🏡
PTT小說網
x
    方運邁步向前,慢慢來到城頭。

    放眼望去,天空澄凈,湛藍透明,但在美麗的藍天之下,則完全是令人難以容忍的世界。

    藍天之下,大地龜裂,滿目焦黑,寸草不生。

    蠻族對抗破水族,利用焚天爐焚燒萬里,逼得水族全線撤退。

    焦土之上,一座座蠻族大營緊密排列,遠遠望去猶如一塊塊平整的磚石。

    在五里之外,蠻族大營的旗杆之上,綁著一個衣衫破爛、全身髒兮兮的中年人,這人歪著頭,身上到處都是傷口,許多傷口化膿,甚至有蛆蟲在蠕動。

    這人閉著眼睛,氣息微弱,隨時可能死掉。

    這人的鬍子不知多久沒有打理,竟然垂到胸口。

    「張將軍,北邊八月,風光如何?」方運舌綻春雷的聲音在天空炸響。

    這是方運曾在傳書中對張破岳說過的話。

    旗杆上的張破岳緩緩抬起頭,睜開眼,雙目原本昏暗無光,但卻如黎明的天際,徐徐變得明亮。

    張破岳的雙眼,倒映晴空,咧嘴大笑。

    牙齒俱在,已無舌頭。

    張破岳仿若不知,慢慢說出八個字,無人能聽清。

    方運能讀出唇語。

    「天清地闊,碧草如席。」

    一聲悲憤的鷹啼在天空響起,鷹妖侯鷹滄不斷在天空盤旋。

    方運身後的讀書人看到這一幕,沉默不語。

    「若你死在北疆,我便讓億萬蠻族為你殉葬!」方運盯著張破岳的雙目道。

    「值了!」張破岳滿面笑容。

    就在此時,一個雷鳴之聲自蠻族大營中響起,蔓延百里。

    「久仰方虛聖大名,今日一見,更勝聞名。」

    方運抬眼望去,就見一頭狼頭人身的蠻人正說著字正腔圓的人族語。

    這頭狼蠻格外高大,全身的狼毛宛若黃金,在太陽之下熠熠發光,如同天之驕子、一界中心。

    方運認出這頭狼蠻。

    蠻狼族之主,主帳部落君王,黃金蠻族領袖,草蠻的「天與地的執掌者」。

    傳說,它降生時,雙眼之中有一片布滿星空的草原。

    去年,它妖位晉陞,僅次於妖聖狼戮。

    黃金狼蠻皇,狼原。

    普通狼族大蠻王身高可達兩丈,而蠻皇狼原有三丈之高,明明是在微笑,卻散發著無盡凶威,煌煌如大日。

    無數蠻族向狼原跪倒。

    一些普通士兵身體輕輕顫抖。

    「蠻皇之名,如雷貫耳。方某隻是有一事不明,這小小的三連戰堡,似乎並不值得尊駕親征。」方運舌綻春雷。

    此刻方運並無任何外放力量,但所有人都感到,只要方運站在這裡,那三連戰堡便永世不倒。

    縱然對面站著一頭強大的蠻皇。

    狼原咧嘴一笑,握住一把黃金巨斧,緩緩向前。

    巨斧著地,被狼原拖著前行,在地面犁開深深的溝壑,土石翻卷,發出輕微的聲音。

    「當然是為你而來!」狼原眼中浮現熊熊戰火,咧著嘴笑起來,上下牙齒交錯,周身突然冒出黃金的火焰。

    黃金狼蠻,氣血如金。

    許多人族士兵本能地後退半步,兵器掉了一地。

    「哦?那請蠻皇賜教。」方運毫不畏懼,周身青衣鼓盪。

    「蠻皇殿下好威風!以皇位之身,殺大學士,即便是最卑劣的妖蠻,也做不出這種事!」劉宏的聲音在天空回蕩。

    狼原停在原地,臉上的凶意徐徐消散,突出的狼嘴也緩緩合上,掩蓋鋒利的牙齒。

    「本皇倒是忘了,你只是大學士,本皇無法與你單獨對戰。不過……」狼原掃視城頭眾人道,「待攻破三連戰堡,本皇定要親手擒拿你,然後當著眾聖的面,把你頭顱當西瓜踩碎,然後剁成肉醬!哈哈哈哈……」

    狼原仰天大笑,凜冽的寒意掠過三連戰堡。

    「妖皇尚且殺我不死,更何況區區一個你,大言不慚!若要攻城,少說廢話,若不動手,就滾回你的營帳縮著,少在那裡學慶國犬吠。」方運道。

    蠻族大營之中,怒號連連,一雙雙清澈的眼睛變得血紅。

    一面一里之長的巨大妖蠻軍旗凝聚在高空之上,分出無數的血色絲線,連接每一頭蠻族。

    狼原露出冷冷的笑意,道:「方虛聖連日趕路,必然疲憊不堪,本皇豈會趁虛而入?對了,聽說你與張破岳是多年老友?」

    方運不答話,一身青衣,立於黑石城頭,遠望金色蠻皇。

    「張破岳也算是人族大好男兒,可惜,他冥頑不靈,明知必敗還不投降,即便被抓依舊不停大罵,讓我等煩躁。所以,他被剁了舌頭。既然你與他是好友,看在你的面子上,本皇便幫幫他。他的左腿傷口已經化膿長蛆,苦不堪言,必須要救治了。」

    說完,狼原猛地拋出黃金大斧,就見大斧飛近張破岳,圍著張破岳轉了一個圈,又飛回狼原的手裡。

    張破岳的左腿突然向下掉落,傷口處鮮血飛濺。

    就見張破岳死死咬著牙,面容扭曲,鼻中發出沉重的聲音,腦後頂著旗杆,身體劇烈顫抖,猶如觸電。

    此刻他才氣被封禁,只不過是強壯一點的普通人。

    城頭之上所有人咬牙切齒,但卻無可奈何。

    劉宏低聲道:「方虛聖,狼原好像得到逆種指點,這是在擾亂您心緒,逼您出城營救,千萬不要中計。」

    方運望著張破岳,道:「一千萬蠻族夠不夠?」

    張破岳突然看著方運放聲大笑,用力點頭,因為失去舌頭,他的聲音格外古怪,但很多人都知道他要說什麼。

    夠了!

    「張將軍好像很痛苦的樣子,那我再幫幫他!」

    狼原說完,再度投擲巨斧,切斷張破岳的右腿。

    張破岳慘叫一聲,隨後瘋狂大笑。

    「兩千萬。」方運平靜地說道。

    狼原見方運如此平靜,竟然再度投擲巨斧。

    「我幫你加兩千萬!」

    在狼原的吼叫聲中,張破岳的雙臂齊肩而斷,向地面掉落。

    方運什麼都沒說,但千里碧空瞬間烏雲密布,雷聲轟鳴,電光閃爍,但下一剎那,一道紅光從蠻族大帳中飛出,驅散烏雲,並留火焰遍布高空,烏雲無法再度凝聚。

    「哈哈哈哈……方虛聖,怎麼樣?這個人棍削得如何?」

    方運淡然道:「砍下他的頭才叫人棍,你連人棍都做不好,怪不得妖界都稱你們是廢物犬蠻。」

    「放肆!」狼原正要再度投擲黃金巨斧但立刻停止,大聲道,「想騙本皇殺張破岳讓他長痛不如短痛?愚蠢!來人,給張破岳的傷口撒點鹽,別讓他死了!張破岳喜歡罵本皇,那就讓他眼睜睜看著本皇如何殺死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