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蠻族大營一直沒有動靜,依舊是從三面包圍,給人族留下一條充滿希望與絕望的道路。

    一夜無事。

    清晨,炊煙裊裊,兵將吃飽喝足之後,開始進行最後的準備。

    將校層層上報,在一切準備就緒后,方運再一次走上城牆。

    八月的北方雖是秋天,但已有寒意。

    放眼望去,三連戰堡以北是一片焦土,但其餘方向則有綠意,南方更是野草茂密。

    在遙遠的東方,隱約可見蒼茫的山脈,如在天上。

    戰堡之下,蠻族如蟻。

    張破岳被綁在旗杆之上,身體多處烏黑壞死,昨日的新傷口還未癒合,衣衫更加破爛,但竟然呼呼大睡,鼾聲震天。

    方運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其餘讀書人則無奈搖頭,哭笑不得,萬界的人族都算上,恐怕也只有張破岳能做出這種事。

    「這張破岳果然是個渾人,比我們蠻族都更耐操弄!方虛聖,我應該說一路順風嗎?」蠻皇狼原拖著巨斧,緩緩從大帳里走出來,望著城牆上的方運。

    秋風吹過,張破岳爛掉的衣服輕飄,或許因為昨天被折磨得厲害,還在呼呼大睡。

    「蠻族的鼻子很靈。」方運沒有絲毫掩飾。

    狼原微笑著,露出兩排狼牙,一邊拖著巨大的黃金戰斧走,一邊道:「你以為狼聖軍未到,你們就可以逃離此地?也太不把我狼原放在眼裡!」

    「我若說盡滅蠻族於此,那是大話,但我若要走,你們留不住!」方運目光如秋風一樣,看似平和,卻帶著冬天才有的寒意。

    「哈哈哈哈……」狼原放聲大笑,眾多蠻族也跟著大笑。

    方運的目光掠過蠻族大營,和昨日一樣,出現的大蠻王並不多。

    方運並不多話,只是靜靜地站在城頭之上,連己方的將領都不清楚方運要做什麼。城下的軍士已經在南門列陣,隨時可以出城撤退。

    大笑之後,狼原道:「方虛聖,不如我們做個遊戲,叫一命換一命。拿你的命,換張破岳的命,怎麼樣?」

    劉宏生怕方運答應,舌綻春雷道:「那就請蠻皇殿下先把張破岳家交到我們手上,然後我們再考慮方虛聖何時前往蠻族。」

    「人族詭計多端,豈能相信?」狼原道。

    「蠻族禽獸不如,鬼話連篇。」劉宏道。

    狼原眼中凶光大盛,蠻族大營中驟然生出狂風,隨後數十里內狂風大作,飛沙走石,一些蠻族營帳被掀飛,張破岳頭頂上的蠻族大旗獵獵作響。

    眾人無不駭然,皇者果然不凡,情緒稍有波動,就能引發天地異變。

    「從現在起,只要你們有一人出城,本皇就先殺張破岳,然後全力攻城!」狼原怒喝一聲,震得大地顫抖。

    他附近的幾座營帳被無形的力量拔起,向各處亂飛。

    方運突然開口道:「狼原,你也知道我想救張破岳,開個條件吧。我滅了蛟聖傳承,得到不少好東西。」

    狼原輕蔑一笑,道:「哪位半聖不把好東西隨身攜帶?你得到的無非是臭魚爛蝦。不過,那觀天鏡投影算是不錯。雖然現在北海龍宮切斷觀天鏡本體與投影的聯繫,但那畢竟是至寶投影,還是能調動本體一部分力量。只要你願意把觀天鏡投影交出來,我便把張破岳還給你們人族。」

    「好,你先交出張破岳,我便把觀天鏡投影交給你!」方運道。

    狼原冷哼一聲,道:「當本皇是傻子嗎?一個大學士在本皇眼裡無足輕重,但觀天鏡投影至關重要,本皇絕不會食言。」

    「容我考慮片刻。」方運道。

    「好,我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考慮!本皇的耐心有限。」

    方運站在城頭,一言不發,無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時間慢慢過去,一刻鐘后,方運抬起頭,手中浮現一面雙龍銅鏡。

    「不可……」眾多將領與讀書人急忙阻攔,但是方運突然把雙龍銅鏡用力拋出。

    狼原大喜,猛地跳向空中,伸手去抓觀天鏡,眼中閃爍貪婪的光華。這觀天鏡對蠻族不重要,但若是跟北海龍宮交易,能獲得巨大的好處。

    突然,觀天鏡投影停下,隨後外放無量量的金色光芒。

    「不好!救我!」

    狼原以為方運要調動觀天鏡最強的力量,削他妖位,立刻後退,隨後就見軍營中飛出一片火光,牢牢包圍狼原,阻擋觀天鏡的光芒。

    觀天鏡猶如一顆太陽懸浮在半空,所有人眼前都一片金燦燦,無法看到一丈之外的景象。

    「殺了張破岳!」一個人族的聲音從蠻族大營中響起。

    所有蠻族將領立刻向旗杆的方向外放妖術。

    即便那些蠻族看不到張破岳的具體位置,也有大量的妖術會擊中目標。

    方運與張破岳相距五里之遠,根本來不及救助。

    城頭之上,嘆息聲此起彼伏。

    轟!轟!轟!

    震耳欲聾的聲音接連不斷從張破岳所在的地方響起,一開始眾人以為是張破岳被殺死,但隨後感覺不對,豐富的戰鬥經驗告訴他們,蠻族的妖術明顯是被強大的力量阻擋。

    天空的觀天鏡投影收斂光華,快速飛回方運。

    沒有人去看那觀天鏡投影,敵我雙方所有人族蠻族的目光都落在張破岳所在。

    張破岳正睡眼朦朧,被一頭兩丈高的巨大牛頭人扛在肩上。

    牛頭人身的大蠻王背對城牆,面朝蠻族,如山嶽於前方,頂天立地。

    讓雙方都震驚的是,這頭牛族大蠻王的身上,穿著奇特的金甲,金甲由一片片龍鱗組成,那龍鱗一層壓著一層,彷彿歷經無數戰鬥與歲月的洗禮,多處破損,但即便如此,也散發著磅礴的氣息。

    那氣息濃郁到讓所有人以為這天地被海水淹沒,如水一樣的強大氣息充斥世間。

    那是龍聖的氣息,純正無暇的龍聖氣息。

    就見那牛族大蠻王輕輕一躍,在高空向後翻滾,自天而降,重重落在城頭,面朝方運。

    他左腿跪地右腿彎曲,一手托著張破岳,一手扶在右膝蓋上,朗聲道:「月衛牛山,拜見月皇殿下!」

    方運面帶微笑,道:「起身吧。」

    牛山站起,他身高兩丈,但所有人都感覺他在仰視方運。

    所有人瞪大眼睛,難以想象,這不是奴直部落的新晉大蠻王嗎?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為何身穿氣息如此恐怖的鎧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