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高空看去,三連戰堡一字排開立在蒼茫的大地之上,彷彿成為草原與焦土的分界線。

    百萬人族大軍正在向正南方急行。

    人族大軍的所有重要之物都被車馬拉走,所有的士兵都背著乾糧與兵器負重奔跑,速度幾乎相當於普通人族全力衝刺。

    在《滿江紅》的力量下,即便是再普通的士兵的身體也相當於妖兵。

    在三連戰堡的東西兩側,兩支總數量超過千萬的蠻族大軍沖向人族,如同兩把利刃直刺而去。

    三連戰堡上,青衣獨立。

    三連戰堡北面三里處,蠻皇狼原與大蠻王牛山持續激斗。

    正北面的大營之中,蠻族大軍一分為二,從兩側繞過三連戰堡,不知是想包圍方運,還是去追隨東西兩支大軍。

    這兩支繞過三連戰堡的大軍中,有整整四頭大蠻王以及五十餘蠻王,其餘將帥不計其數。

    牛山吼道:「月皇陛下,犬析在後方接應,您先離開。」

    方運舌綻春雷道:「不急。現在人族已經走遠,你可以試試更強的力量。」

    狼原突然面色一變,就見牛山身後浮現一根高達千丈的巨型牛角,牛角之上螺紋盤旋,猶如山路,上面居住著密密麻麻的牛族生靈。

    聖相之擊!

    牛山毫不猶豫高舉右手,明明只是揮拳砸向狼原,卻如同拖曳一片青天落向狼原。

    聖相牛角與龍形聖威全部融入這一拳之中,還未等擊中狼原,百丈之內便劇烈爆炸,在爆炸的中心,一個巨大的蠻牛之拳,燃燒著氣血之火,沖向狼原。

    狼原怒吼一聲,身後浮現一頭碩大的狼頭,他同樣用出聖相之力,一拳出,黃金凶焰滔天。

    轟!

    就見兩人拳頭對撞,先是形成一個小小的充斥著金色與血色的光球,剎那后,光球瞬間膨脹到千丈之大,淹沒兩人,攜帶無盡的氣血之力炸裂。

    恐怖的環狀力量橫掃數十里,就見三連戰堡如同被巨劍從中橫切,整個上半部分被強大的力量掀飛,大部分都化為粉塵四散,少部分如同加速拋石機拋出的亂石,飛向東南西三個方向。

    人族走遠,密密麻麻的亂石轟擊蠻族大隊,每一塊石頭都堪比妖侯全力一擊。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站在高空,青衣處處撕裂,但身體毫髮未傷。

    兩側的以及北方的蠻族,凡是位於二十里內,妖侯之下盡數死亡。

    數息間,百萬妖蠻橫屍當場。

    這就是各族之間為何在大規模戰爭中禁止大儒、大妖王或皇者對普通將士出手的原因,妖王也好,大學士也罷,力量最多只能作用於很小的區域,殺傷百丈方圓,但更高層次的戰鬥,不要說是主動出手,就算是餘波的殺傷力也超大學士或妖王。

    即便百億普通蠻族聚集在一起,大儒也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殺光。

    雙方戰鬥多時,牛山突然出手實屬正常,並沒有壞了規矩,要怪就怪蠻族太過大意。

    「堂堂虛聖,用這種卑鄙手段殺我族蠻族,可不要怪本皇用同樣的手段滅你百萬人族!」狼原憤怒至極。

    方運卻問牛山:「怎麼樣?」

    牛山思索片刻,回答道:「這龍威戰體果然厲害,狼原拿俺毫無辦法,不過俺也奈何不了他。他的手段很高明,俺學到了一些。」

    牛山的聲音憨厚,和當年一樣,若是只聽他的聲音,根本想不到他現在已經是叱吒一方的大蠻王。

    「嗯,回來吧,我心中有數了。」方運道。

    牛山快速回返,狼原卻被方運的語氣激怒,方運話里的意思很明顯,已經不把堂堂狼蠻皇者視為威脅。

    「方運,本皇必將你懸屍大旗上,以頭顱為酒壺,一路攻到景國京城,滅你全族!」狼原瘋狂怒吼,雙眼如血。

    「你敢!」牛山怒瞪狼原,全身的氣血在龍威戰體中激蕩,竟然化為一頭赤血真龍,盤在牛山身上,讓牛山猶如一尊邪神,凶壓一界。

    方運的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依舊無比平靜,淡然道:「本聖北上,與蠻皇殿下一見如故,如今要回返,心中不舍,特留詩一首,贈與你。」

    方運提筆,向聖頁之中彈入聖血,隨後,霧蝶圍著方運飛舞,漸漸變大,尤其兩面雪花之翼,美不勝收,牛山眼中滿是驚艷,而對面的狼原則死死盯著霧蝶,眼中浮現警惕之色。

    狼原正要向前沖,但本能感到一種似曾相識的大恐怖襲來,要後退,可一族之皇的自尊讓他邁不開腳步。

    霧蝶圍著方運轉了一圈后,萬里氣溫驟降,猶如冬季來臨。

    無論是人族還是蠻族,無論是童生還是蠻皇,都本能地縮了縮身子。

    隨後,一頭冰霜巨猿浮現在方運身後。

    冰霜巨猿彷彿是這片天地的化身,是這方世界的主人,鎮壓萬妖。

    妖祖星位,力量顯現。

    經歷了眾殿洗禮的妖祖星位,力量更進一步,甫一出現,天地間的氣溫再度下降。

    狼原全身的金色氣血與妖煞熊熊燃燒,後背微微拱起,猶如遇到強敵的凶狼。

    「去吧。」

    方運一聲令下,霧蝶竟然興奮地扇動翅膀,一口吞下方運身後的妖祖虛影。

    狼原嚇得後退一步,而遠處看到這一幕的妖蠻幾乎嚇傻。

    妖蠻都知道妖祖的傳說,雖然與現在的妖界決裂,但也是稱祖大人物,立於萬界巔峰,縱然方運借用的只是他的力量,也不容被褻瀆。

    霧蝶是強大,可至少要封聖后的霧蝶才能做到這種程度,現在是如何做到的?

    所有蠻族心中升起不詳的預感。

    連硯龜都露出一副驚駭的模樣,隨後用力點頭,彷彿在說,牛!

    霧蝶吞下妖祖虛影后,落在聖頁上,冰封聖頁一角,如同簽章。

    方運提筆書寫。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蠻族角弓不得控,狼兵鐵衣冷難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戰堡南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