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與此同時,方運落筆,先寫詩題

    賦得古原草二送蠻皇。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雄城。

    又送蠻皇去,萋萋滿別情。

    一揮而就,瞬間成詩。

    四條文心魚從學海中躍出,落到聖頁之上,形成四種罕見的文心力量。

    度日如年,讓詩詞的持續時間大增。

    故技重施,讓詩詞在消失后可以再度出現,只是威力稍差。

    雪上加霜,以消耗兩倍才氣的代價,讓詩詞的威力大增。

    鑿壁偷光,只要詩詞攻擊到敵人,自身的才氣便能源源不斷增加。

    隨後,鎮罪文台上的鎮罪偏殿大門打開,罪龜並沒有出現,但是無數的鎖鏈從中飛出,猶如無數條長蛇密密麻麻湧入詩頁。

    真龍文台上的真龍與毒攻文台上的毒蛇一起飛舞,不斷把自身力量送入聖頁。

    霧蝶站在方運的肩頭,猛吸一口氣,然後用力吐出。

    無窮的弱水與奇風奔湧入聖頁之中。

    龍族統攝四海,但弱水不在其中。

    噴吐完弱水奇風,霧蝶一閉眼,陷入沉睡。

    吸收完大量力量的阻敵詩,表面寶光一重又一重,那硯龜嗷嗚一聲,噴出一口濃墨,均勻落在方運所寫的每一個字上。

    方運的書法原本是三境字墨成骨,而現在,竟然暫時提升一境,達到四境筆走龍蛇。

    真龍文台與毒攻文台並非是詩詞文台,不能像學海文台那樣力量完全被詩頁吸收,但現在,字化龍蛇,與真龍和毒攻文台上的毒蛇成為同宗,快速吸收真龍與毒蛇的力量。

    詩頁高高飛起,東海龍聖的星位力量化作一條青龍投入聖頁之中。

    最終,詩頁燃燒,化為無數的光芒,落在地上。

    化虛為實!

    以方運為中心,草原的野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生長,瞬間遍布百里,進入烈火之中。

    一開始,野草很快被燒成灰燼,但野草好像永生不滅,不斷吸收天地元氣,繼續湧入烈火之中,維持時間越來越長。

    方運前方的野草瘋狂成長,很快猶如無數繩索捆向所有蠻族。

    這些野草繩索瞬間把蠻侯捆得結結實實,蠻侯需要很大的力量才能掙開一條野草繩索,但在這個期間,身上已經多了三條野草繩索。至於近九萬的蠻帥更加不堪,全部被包裹成了粽子。

    蠻王則好一些,可它們已經無法飛行,走一步停一下,根本做不到追擊。

    最讓它們無奈的是,這些野草之中還蘊含劇毒、弱水與奇風的力量,防不勝防。

    最弱的一些蠻帥甚至已經被殺死!

    唯獨大蠻王和狼原所受影響最低,他們只要外放氣血與妖煞的力量,就能粉碎所有的野草繩索。

    所有大蠻王停下來,看向狼原,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蠻皇看到這個場面,眉頭緊皺。

    方運抓住了妖蠻的缺點。

    蠻皇能夠一拳粉碎山峰,一拳擊沉一座島嶼,現在一拳下去,也能粉碎十數里的野草,但問題是,再強大的皇者也做不到在解決野草的同時不傷到其他蠻族。

    妖蠻只懂如何用最強的力量殺人,從來不會考慮壓制力量去救誰。

    「用妖術試試!」

    一些精通妖術的蠻族立刻出手,但方運的阻敵詩太過強大,所有的野草就如同瘋了一樣,就算妖術偶爾起效,新的野草繩索也會立刻補充上來。

    蠻族高層一籌莫展,這首詩已經達到大儒戰詩詞的境界,除非聖位妖蠻來,否則沒有任何皇者能解決,倒是有一些半聖寶物可以直接滅殺野草,但那些寶物都在妖界。

    狼原看著高懸天空的焚天爐,恨不得讓那些火焰一把燒掉所有野草,但那也會燒死九萬多最精銳的蠻族。

    不要說蠻帥,就算是蠻王沾上一點焚天爐的火星,身體都會瞬間化為灰燼。

    「不好!」敖萱又急又怒,看向人族。

    狼原急忙看過去,就見在熊熊的烈火之中,如同詩中所言,出現了一條寬闊的道路,一直連接到天地盡頭,好像真的可以連接到寧安城。

    一路青綠分火海,宛若神跡。

    赤紅的世界,壓不住詩詞所化的生機!

    人族的希望,縱然是聖位的火焰都無法阻斷!

    「前進!」

    張破岳深吸一口氣,大吼一聲,目光明亮如月,那是希望的光芒。

    烈火焚燒的焦枯味道中,夾雜著野草的芳香。

    烈火夾道,綠草鋪地,人族全力奔跑。

    「該死的方運!」

    狼原看了一眼遠去的方運,又看了一眼九萬多被野草繩索折磨甚至殺死的蠻族,恨不得用焚天爐直接燒死方運,但他很清楚,在火焰碰到方運之前,聖院便會出手,殺光所有草蠻。

    這首詩為了面積和持續時間而導致力量分散,那些蠻王或許只會傷而不死,但若不救那些蠻帥蠻侯,九萬多精英必將全部陣亡。

    這終究是一首達到大儒層次的阻敵詩。

    那些被困住的蠻帥蠻侯中,有許多是狼原的子孫後代。

    他們,都是未來的蠻王或大蠻王,都是狼蠻一族真正的儲備力量。

    「先想辦法救他們!」

    狼原立刻帶著眾多大蠻王出手,壓制自己力量,用它們根本不曾用過的方式,如同機關人刺繡一樣笨拙,不斷以外力粉碎野草,利用氣血救助那些蠻侯蠻帥。

    眾多大蠻王一邊救治一邊罵罵咧咧,他們寧可面對一百首大儒戰詩詞,也不願意麵對一首大儒阻敵詩。

    敖萱一看蠻族如此笨拙,無奈嘆了口氣,蠻族的智慧跟人族比相差太遠,只得親自上場救助,龍族對力量精妙的運用遠在妖蠻之上,所以她實力不如蠻皇,解救的蠻族數量還要多於蠻皇。

    蠻族之中一片混亂,人族則從容撤離。

    大軍之中,數不清的人大喊著感謝方運。

    但方運坐在平步青雲上,跟在隊伍的後面,一言不發。

    只有那些高文位的讀書人才清楚,方運這一次和上一次一樣,為了發揮詩詞最大的威力,一次耗盡全部才氣,若非此刻有「鑿壁偷光文心」的力量讓他獲得一部分才氣,早就已經昏過去。

    用一百首戰詩詞耗盡才氣只會疲憊,但一次耗盡,會傷身。

    許多讀書人發現方運的面色不對,於是陸續有人使用《泉園觀水》這首回氣詩幫助方運。

    但是,很快便被叫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