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泉園觀水》終究只是進士詩詞,對翰林有些用,但對方運這種巔峰大學士來說,作用並不大。

    至少要三境《泉園觀水》才可能給予方運足夠的才氣,這首詩出現區區數年,每使用一次就要耗盡自身的才氣,根本無法練習,至今都沒人達到二境。

    在景國大軍撤退的時候,遠在倒峰山的聖院各殿閣召開緊急會議,會議由戰殿與工殿同時發起,按照慣例,由東聖閣主持。

    在一座恢宏的議事廳中,東聖閣閣老、宗家家主宗甘雨坐於首席,其餘各殿閣的閣老分坐各處。

    「不知戰殿與工殿發起此次會議有何緣由?」宗甘雨目光淡然,彷彿神遊天外,並不在意此次會議。

    戰殿閣老夜鴻羽道:「方虛聖北上解救張破岳,率兵回返,蠻族緊追不捨,聖院理當施以援手。」

    宗甘雨面無表情,不疾不徐道:「十國立國時,眾聖與各國太祖曾做出承諾,以三蠻和水族為磨刀石,砥礪人族大軍,以免人族失去銳氣,步入古妖一族後塵。若有外界妖蠻作亂,則各國聯手,若僅僅是蠻族出手,則各國當獨立解決。若無法解決,或割地求助鄰國,或皇室退位,將人族國土讓與鄰國。能者上,不能者下,天下無不可更替之國。」

    「當年眾聖與各國太祖是有此等口頭協議,但前提是十國昌盛,兩界山無妖界威脅。現如今外有妖界,內有三蠻,當年的協議不能完全適用於今日。若景國破滅、虛聖被擒,則人族士氣大損,對接下來的兩界山大戰極為不利。為抗擊妖界,必然要更正當年協議,救下景國!」

    「祖宗法,不可廢。」宗甘雨淡然道。

    「哦?您這是在譏諷我們法殿亂改祖宗律法,還是在嘲笑禮殿無能導致祖宗之法屢屢變遷?」法殿大儒高默開口。

    禮殿眾閣老不悅地掃了一眼高默,但並沒有聲援宗甘雨。

    宗甘雨道:「若諸位真要改十國之法,老夫無權阻止,那就請按照聖院規矩,先開殿閣議事制定草案,其後開眾議,若有爭議,請眾聖定奪。」

    「非常之時,當行非常之事。」高默道。

    「一州得失,豈可算非常之時?」

    「虛聖生死,十萬火急。」

    宗甘雨道:「聖院已然在暗中保護方虛聖,即便妖聖暗中偷襲,也未必能成功。更何況,方虛聖非一般人,自然能避開所有劫難。」

    「若是尋常之時,老夫自然不會如此,但現如今,三蠻異動頻繁,水族暗流涌動,南海龍宮甚至在這種時刻封寶,以我之見,方虛聖的回返之路危險重重。」

    宗甘雨雄辯道:「虛聖之身,重於景國百萬軍士,他明知危險卻不回返,便是自尋死路,怨不得別人。」

    「與妖界作戰,是自尋死路?解救好友於水火,是自尋死路?信守當年承諾,也是自尋死路?方運救張破岳,便是行大義;救百萬士兵,便是行大仁,此乃儒家聖道!若方運不救,豈配讀聖賢書,安敢得封虛聖?」高默怒視宗甘雨。

    眾多重義大儒齊齊望向宗甘雨,尤其是禮殿大儒,眼中甚至閃過一絲殺機。

    捨生取義。

    「不自量力,便是自尋死路!百萬景國軍士重要,還是人族重要?方運若是不辨輕重,便死如鴻毛,不值得救援!」宗甘雨掃視禮殿大儒,眼中浮現戒備之色。

    「虛聖乃人族重器,不可不救。」禮殿閣老巫九道。

    「若我聖院破例出手,那之前兩族遵守的規矩便會全面瓦解,到時候,大蠻王可以奔襲萬里,屠殺億萬人族,甚至於半聖也會直接出手,屠滅數州!這個責任,老夫擔不起,在座的所有人也擔不起!」

    「狼聖軍已出,那我聖院為何不能出手相助方運?」

    「只要妖蠻半聖沒有攻擊方運,我聖院就不得出手!」宗甘雨道。

    高默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怒火,道:「沙蠻與林蠻已經暗中派遣諸王前去北方,意圖昭然若揭,要與草蠻聯手破寧安,壞方運聖道,甚至妄圖殺死方運。聖院是保護方運,但現在他已是大學士,護佑他的大儒已經撤離,僅僅是現如今的力量,不足以讓方虛聖高枕無憂。若蠻族利用強大寶物截斷聖院力量,只需要一息,便可殺死方虛聖!」

    「老夫並非蠻族,不知蠻族如何謀划,但老夫可以確認一點,奴直部落首領牛山,未經戰殿與東聖閣首肯,私自率兵出城,將人族之軍化為方運私兵,按律當斬!至於方運,未得聖院諭令,指揮牛山,極可能葬送奴直部落,毀掉人族千年馴化蠻族大計,疑似逆種,待他回返寧安城,必將拿下詢問!」宗甘雨的語氣充滿森森殺機。

    高默拍案而起,怒道:「宗甘雨,你做了什麼?」

    眾多大儒齊齊變色。

    宗甘雨面不改色,緩緩道:「老夫依律派遣東聖閣大學士,持東聖諭令,擒拿牛山!」

    「你……」

    高默指著宗甘雨,氣得說不出話來。

    眾多大儒難以置信望著宗甘雨。

    宗聖偶爾會無法兼顧聖院,為了避免意外,四聖閣的半聖都會留下一張簽了姓名的空白聖諭,在緊急時刻,四聖閣閣老便可代替半聖書寫具體內容。

    一旦用出,此等聖諭與東聖親書聖諭毫無二致!

    人族歷史上曾出現過兩次這等聖諭,一次出現在漢末,以聖諭阻止董卓火燒洛陽,一次在十國前期,武國欲屠慶國一城。

    這是人族第三次使用空白聖諭,卻是為了斬斷一代虛聖的左膀右臂!

    「宗甘雨,你為一己之欲,陷人族虛聖於險境,當誅!」高默鬚髮怒張,長袍鼓動,殺意彌天。

    禮殿眾閣老無比憤怒,但卻全都面露無力之色。

    禮殿最重規矩,而宗甘雨不阻方運,只以聖諭擒大蠻王牛山,手段堂堂正正,乃是光明正大的陽謀,即便禮殿也無力阻攔。

    宗甘雨神色淡然,道:「高閣老,您莫要激動,方虛聖吉人自有天相,不會出事的。至於牛山,這次棄聖院嚴令於不顧私下出兵幫助方運,那下一次,就敢投奔妖蠻。這種不正之風,定要遏止!」

    「在下奉勸您一句,請馬上收回聖諭,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高默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宗甘雨高高在上,毫不在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