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白雪歌送蠻皇》和《賦得古原草二送蠻皇》的力量下,方運整整拖延了蠻族六個小時。

    人族將士得到《滿江紅》的增強,持續奔跑,每小時甚至能跑四十餘里。

    現在,人族竟然已經遙遙看到寧安城的輪廓。

    敖煌親自率領十座怒濤戰台迎向方運。

    若是從高空看去,便會發現在西方,有整整六支大軍正在急速向方運疾馳。

    五支妖族大軍和一支蠻族大軍正漸漸匯成一支大軍。

    這六支大軍從數量上來說,算不上「大」,但論整體力量,遠遠超過千萬大軍。

    六支大軍,大妖王過百!

    即便是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也很少有過百大妖王正式參戰,往往數個月才能出現一次。

    加上人族或明或暗的大儒,接下來的戰鬥中,敵我雙方大儒層次的強者將超過兩百!

    聖元大陸內部,除卻周文王出手的牧野之戰,除卻滅秦的咸陽之戰,這是第三次出現大儒層次強者數量過兩百的戰鬥。

    在益水河沿岸,一支總人數達五十萬的武國大軍正在自西向東進發,這五十萬大軍雖然穿著武國的軍服,但沒有任何旗幟,軍服上的所有武國標誌也都被撕掉。

    五個大學士腳踏平步青雲,飛過玉陽關,飛過寧安城,飛過敖煌率領的水妖大軍,飛過被焚天爐火燒過的草原,飛近方運。

    這五個人,全都參與岳陽樓文會,全都承受萬目睚眥的詛咒。

    三個宗家人,兩個雷家人。

    為首一人乃是宗家大學士宗訶。

    此人兩鬢微白,雙目如冰。

    在文曲星異動之後,宗訶是公認五年內最可能晉陞大儒的宗家人之一,但就在他即將晉陞大儒之前,去了一趟岳陽樓,遭受萬目睚眥,以致於文膽蒙塵,徹底斷送晉陞大儒的可能。

    此刻,他冰冷的雙目之中,竟然隱含一種快意和舒爽,

    雙方相距十里之時,宗訶便昂首挺胸,舌綻春雷。

    「東聖閣有旨,奴直部落首領牛山,目無律法,未得聖院允許私下領軍出戰,即刻押解回聖院待審!其餘蠻族盡數回返奴直部落,不得有誤。」

    人族撤退的大軍減慢少許,百萬人目瞪口呆。

    蠻族追擊的大軍也隨之減慢速度,眾多蠻族臉上浮現難以置信的笑容。

    狼原大笑道:「全軍減速,慢慢走,一起觀看人族內訌的大戲!」

    狼原的聲音傳到人族之中,眾多讀書人悲憤莫名。

    張破岳怒髮衝冠,舌綻春雷發問:「宗大學士,方虛聖身在危機之中,唯有牛山與蠻皇有一戰之力,若牛山不在,則蠻皇必定悍然出擊,無人能擋!捉拿牛山王,便是殺方運!」

    宗訶目光冰冷,但卻用一副無奈的口氣道:「還請諸位不要為難宗某,宗某也只是聽命行事。宗某畢竟也是人族,也想牛山留在此地,但宗某隻是一介大學士,無能為力。」

    「聖院命令?我看是宗甘雨那老匹夫的命令吧!」張破岳毫不客氣地揭露。

    宗訶面色一沉,陰著臉道:「放肆!區區大學士,竟敢污衊聖院閣老,罪大惡極!念現在是戰時,宗某不與你計較,此戰結束后,馬上去聖院刑殿自請重罰,否則無論是辱及大儒、閣老還是世家家主,都能讓你聖道盡毀!」

    「放你娘的屁!老子從未罵過大儒、閣老或世家家主,老子罵的是獨夫賊子!一個老雜種!」張破岳立刻以孟子之言回擊,毫不畏懼宗訶的威脅。

    宗訶譏笑道:「怪不得被蠻族生擒,你張破岳也只會做口舌之爭而已。今天有要事在身,宗某不與你計較,此戰之後,宗某定然讓你知道辱及宗家的代價!牛山王,請雖在下前去聖院,若您執意不從,那宗某隻能用強。」

    「用強,你們拿什麼對付我?」牛山無比憤怒,但眼中卻充滿忌憚之色。

    宗訶輕蔑一笑,望向方運,道:「方虛聖,我等此來,必然帶牛山返回聖院,還請您下達命令,如若不然,壞了和氣,委實不美。」

    「大敵當前,東聖閣派人謀奪人族大將,意欲何為?」方運昂然而立,展現虛聖之威。

    那宗訶五人的氣勢瞬間被無形的力量壓下。

    宗訶毫不在意,微笑道:「方虛聖,您這話可不中聽啊,我等代表聖院而來,何談圖謀?自當是按照聖院律法做事。」

    宗訶身後的大學士雷甫琤朗聲道:「方虛聖夠膽氣!去年對抗刑殿,今日莫非要對抗聖院?縱然你多次害我雷家,在下依舊要規勸您一句,這聖元大陸的天下,終究聖院最大。您只是虛聖,還不是半聖!」

    宗訶隨後笑道:「方虛聖,既然您不想勸說牛山,您就不要管了,由我們將牛山緝拿歸案。另外,我勸您別衝動,對抗聖院的代價您知道,莫說您的虛聖封號,就算您這一身的修為與聖道,也可能付之東流!牛山,你若想害方虛聖聖道無望,那就繼續站在那裡!」

    牛山愣在原地,一時間進退不得,只好看著方運。

    方運冷哼一聲,道:「廢話說完了嗎?你們冒天下之大不韙前來,定然是有所準備,宗甘雨那老狐狸不會只讓你帶著一張嘴而來。拿出你們的憑仗吧!」

    「好!」宗訶稱讚道,「不愧是方虛聖,一針見血!既然您如此直接,那在下也不用藏著掖著。牛山,接聖諭!」

    「聖諭」兩字一出,百萬人族齊齊變色,甚至連蠻族都為之驚駭。

    就見宗訶伸手摸向東聖閣的飲江貝。

    在飲江貝打開的一瞬間,一線金光自方運口中飛出,如雷電破空,掠過宗訶頸部。

    飲江貝合攏,宗訶的頭顱從頸部掉落,與身子一起從半空向下掉。

    「你……」

    後面的四個大學士未等開口,頸部皆有一道金光閃過。

    人頭落地,血染青衣。

    東聖閣五個大學士,皆死於方運劍下。

    方運淡然道:「大敵當前,五人卻與妖蠻勾結,偽造東聖閣諭令,罪同逆種,本聖未雨綢繆,誅於劍下,諸位當謹記,不可被逆種欺瞞!」

    「謹諾!」

    無論是大儒還是大學士,無論是讀書人還是普通士兵,全都本能地點頭,心神彷彿被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征服。

    「真夠狠的……」蠻皇狼原望著方運喃喃自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