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聖諭之光消散沒多久,論榜就變得熱鬧起來,而方運與東聖閣之事也傳遍天下。

    這個時候,景國國君還在京城之中,由大元帥陳知虛照顧,而景國太后以及大部分官員已經抵達寧安城。

    寧安城的縣衙成了金鑾殿,太后坐在主位,文武百官列於兩側。

    就在方才,眾官還在為是否要出兵救援方運而吵得不可開交,在聖諭中斷後,縣衙大堂寂靜許久。

    過了數十息,柳山緩緩起身,他面色鐵青,掃視眾官,最後向太后一拱手,道:「方運殺害東聖閣特使,大逆不道,罪近逆種!臣以為,方運已經不適宜擔任兩州總督,應奪其王位,送交聖院!」

    左相柳山,正式出手!

    「臣附議!」吏部尚書古銘舟起身道。

    「臣附議!」

    ……

    左相黨眾官紛紛起身。

    文相姜河川以及其餘官員一時間竟然不知如何是好,呆坐不動。

    直到現在,眾人都不清楚聖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甚至也不清楚方運為什麼要殺東聖閣特使。

    即便姜河川乃是大儒,也一頭霧水。

    太後頭戴鳳冠,有細紗遮面,眾人看不到她的模樣。

    「柳愛卿為何突然彈劾方虛聖?」太后的聲音傳遍縣衙正堂,姜河川等官員立刻清醒,太后明知故問,實則是請眾人出面。

    柳山正色道:「方運犯下彌天大罪,我景國必當將其送交聖院,否則,聖院震怒,我景國將面臨滅頂之災。」

    姜河川坐在太師椅上,道:「柳相此言大謬!若聖院震怒,自會去找方虛聖,與我等何干?更何況……聖院剛剛震怒過一次。」

    姜河川最後一句頗有些意趣,但無人發笑。

    吏部尚書古銘舟道:「此次聖諭之光中斷,不消多說,定然是半聖鬥法。聖諭雖未下,但其中兇險人人皆知,更何況,結局未定。老夫已經聽聞,宗家與方運不共戴天,若景國不懲處方運,恐遭宗家報復。」

    「古尚書只怕宗家,難道不在乎我景國五大半聖世家?」大將軍周君虎問。

    「我景國五大半聖世家不會報復景國,本官無需在乎!」古銘舟道。

    「哦,那尊阻止聖諭之半聖,古尚書也不在乎嘍?您背後有宗家撐腰,我們景國官員可沒有!」周君虎譏諷道。

    一眾左相黨官員面色微變,古銘舟面不改色,道:「朝堂之上,不做口舌之爭,只論家國天下事。本官雖不知半聖如何鬥法,但既然相助方虛聖,自然也會相助景國,我等即便奪方虛聖之官,那尊半聖也不會懲罰我等。」

    「孟子有言,君子可欺以其方。古尚書比孟聖還厲害,用孟子之道,對付半聖,本將佩服得很!」周君虎反擊道。

    柳山輕咳一聲,阻止兩人爭執,道:「太後殿下,微臣乃百官之首,方運行事有違禮法,自當挺身而出,彈劾不法!還請太後代國君下旨,削去方運濟王之爵,收回方運兩周總督之職,如若不然,半聖遷怒,引起民變甚至兵變,何人承擔?」

    姜河川道:「柳相,你認定方虛聖胡亂斬殺特使,而老夫認為事出有因,誰也無法說服誰。現在結局未定,聖院未發布公文,彈劾之事過於倉促。以老夫之見,不如靜觀其變,待聖院發布公文定方虛聖有罪,你再發起彈劾,如何?」

    柳山正色道:「聖院有聖院之法,我景國有景國之法。方運身為兩州總督,遇東聖閣特使殺之,絲毫不顧及景國前途,又為景國引來半聖大敵,無論結局如何,確確實實不適合在景國任職。更何況,東聖閣緝拿牛山王的罪名十分清楚,是方運繞過聖院從奴直部落調兵,已經違背聖院律法,這樣的官員,豈能在景國任職?」

    「既然說景國之法……」

    雙方激烈爭辯,不多時,縣衙變成論戰之地,許多人文位低的人聽得頭昏腦脹。

    左相一黨官員用盡渾身解數要彈劾方運,但其餘官員全力以赴阻撓。

    若是普通官員任免,吏部尚書古銘舟可一言決定,但現在涉及方運,首先要獲得內閣首肯,只要四相中任何一人反對,柳山就無法彈劾成功。

    但是,柳山親自出手,讓支持方運的官員無比警惕,用盡所有力量阻止,生怕一不小心被柳山算計。

    商討許久,柳山突然怒喝道:「方運越權指揮奴直部落,又殺死東聖閣特使,為何視而不見?若不罰方運,天下無可罪之人!老夫一心為景國,甚至惡了宗家家主,既然你們一心如此,老夫不管了!你們自己看看東聖閣剛剛傳書於我的公文!」

    隨後,柳山手持官印,展示東聖閣發來的公文。

    公文中,東聖閣要求景國給東聖閣一個交代,否則東聖閣不惜一切代價制裁景國。

    聖院各殿都做不到制裁一國,唯獨東聖閣能做到。

    東聖閣公文一出,文武百官慌了,他們可不是方運,也不敢對抗東聖閣。

    姜河川冷笑一聲,道:「方虛聖為救景國百萬將士北上南下,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寒心!至於所謂的交代,我大景國子民,何曾怕過慶國世家之人?」

    雙方再一次陷入漫長的爭執。

    在寧安縣衙鬧得不可開交之時,蠻族大軍再次展開追擊。

    敖萱面帶惡毒的笑容,道:「狼原殿下,若我所料不錯,人族為了方運必然陷入內訌,那寧安城定然可以輕易拿下。」

    狼原卻望著方運的背影道:「可惜!若牛山被帶往聖院,本皇無人可擋,直接前往擒拿方運。現在離寧安越來越近,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若不能雄吞這百萬士兵,我族士氣必然有損,而人族必然士氣高漲,對寧安之戰十分不利。諸位,你們誰有計策解決那些人族,一旦採納必有重賞!」

    蠻族諸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個都能想出好計策。

    「暫時和援軍匯合吧!」

    狼原輕嘆一聲,氣血傳音聯繫五妖山與林蠻的援軍。

    不多時,雙方匯聚成一支數量不多但極為恐怖的大軍。

    大蠻王加上大妖王的總數已經超過一百五十頭,蠻王過千。

    雙方一邊交流一邊追趕人族,很快,敖萱道:「狼原殿下,我們不如使用之前商討的策略,派遣二十頭大蠻王駐守此地保護兵將,其餘大蠻王和大妖王跟著您一起追擊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