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原點點頭,留下二十頭大蠻王保護蠻侯蠻帥,然後徐徐升空,上百大妖王與大蠻王緊跟其後,兩千餘妖王蠻王在最後升空跟隨。

    妖蠻諸王攜帶巨大的轟鳴之聲,自天空俯衝向人族大軍。

    人族大軍一片慌亂,立刻停止逃跑,轉身戰備,或架設機關,或排兵布陣,或詠誦喚兵戰詩詞。

    幾乎所有人都心生絕望,雙方的差距太過懸殊,牛山是可以對抗蠻皇,但那幾位大儒根本無力抗衡過百大妖王和大蠻王,大儒之下更無法抗衡數以千計的妖王蠻王。

    按照兩族的舊例,大妖王與大蠻王不會對大儒之下的人族動手,可一旦蠻族殺光人族大儒,剩下的人只能投降,倘若反擊,大妖王與大蠻王便可出手。

    不過,每一個人族都清楚,與其投降妖蠻后慘遭虐待,不如拚死而戰。

    妖蠻飛近,方運下令道:「牛山,攔截蠻皇。」

    「那您……」牛山遲疑地看著方運。

    「我自有手段。」方運道。

    「好……」牛山立刻高飛,直衝狼原。

    牛山這一次激發龍威戰體更強大的力量,就見鎧甲的頸部生出一層層的龍鱗,很快覆蓋全身,讓牛山全身都被強大的龍鱗包裹,同時周身聖位氣息籠罩,大妖王之下只要被這氣息掃到必然化為飛灰。

    牛山怒吼一聲,盤旋在身上的氣血之龍直上天空,隨後氣血之龍翻身下墜,落進牛山的身體。

    牛山的身體迅速膨脹,最後竟然變成五十丈高下,如同巨人一樣,揮拳擊向狼原。

    嗷……

    牛山右臂化為一條血色巨龍,拳出裂天。

    「全部遠離!」

    狼原大怒,牛山竟然一開始就動用龍威戰體的強大威能,絲毫不下於神相之擊,表面上只是為了攻擊狼原,實則是想把狼原附近的其餘妖蠻全部卷進來。

    皇者之間全力戰鬥的餘波,足以滅殺十里內所有妖王蠻王,連大妖王大蠻王也會受創。

    「你找死!」

    狼原展現出草蠻領袖之姿,一步邁出,跨越數里,雙手將黃金巨斧橫在胸前,注入無窮氣血,迎向牛山的血色龍拳。

    巨斧如一顆小太陽照耀天地。

    轟!

    拳擊巨斧,恐怖力量對撞形成奇特的血色風暴,籠罩十里,高過萬丈,如血色高山拔地而起。

    就見狼原口中噴著鮮血,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倒飛出血色風暴。

    附近的妖蠻諸王心有餘悸,即便有狼原提前出動且承受大部分衝擊,還是有十餘蠻王避之不及,被血色風暴絞成肉泥。

    血色風暴附近的諸王都受到輕傷。

    人族一方早有準備,並無傷亡。

    「你們從兩側繞行,本皇攔住牛山!」狼原擦掉嘴角的血跡,氣勢不減,雙腳一踩地面,百丈地面塌陷開裂,而他則如同機關巨弩一樣,飛射向牛山。

    牛山與狼原在半空展開激斗。

    成百上千的妖蠻諸王兵分兩路,在半空繞過牛山,如同一把大剪刀直撲人族。

    人族百萬士兵心中冒出前所未有的絕望。

    在三連戰堡,有城牆保護,面對的也只有草蠻一方,無論如何心中仍然有一絲希望。

    可現在,聖元大陸三蠻和五妖山竟然全都派遣諸王前來,幾乎等於讓景國以一己之力對抗聖元大陸所有妖蠻。

    不止景國做不到,任何一個國家都做不到。

    所有人看著方運的背影,但即便是這位虛聖也無法鼓舞他們。

    方運終究只是大學士,除非方運燃燒壽命葬劍,否則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攔諸王。

    之前的風雪與野草,只能阻止諸王之下的妖蠻。

    在場的幾位大儒竟然沒有提筆書寫阻敵詩。

    在如此強大的力量面前,任何阻敵詩都會被聯手擊潰,白白浪費聖頁而已。

    但是,只要方運沒退,就無人會逃跑。

    虛聖在前,豈能惜命!

    突然,一個進士舌綻春雷響起:「諸位同袍,再堅持片刻,寧安城的大儒們馬上就要抵達!」

    眾人紛紛回頭望去。

    一朵朵平步青雲從寧安城方向升起,一位位大儒與大學士踏白雲而來。

    文相姜河川、右相曹德安、大將軍周君虎、谷國大儒楊玄業、武國大儒南宮冷、笨大儒田松石、新晉大儒花君老人……

    小小的寧安城中,在這一刻竟然匯聚了近三十位大儒。

    百萬將士的臉上浮現驚喜之色,如此多的大儒雖然無法擊敗妖蠻諸王,但絕對能夠把所有人帶回寧安城!

    一些老將士恍然大悟,之前人族大儒之所以遲遲不出手,是無法確定妖蠻的實力,若是貿然出擊導致中計,很可能全軍覆沒,而且萬一蠻族聲東擊西,趁他們離開之時攻擊寧安,後果不堪設想。現在三蠻與五妖山的諸王齊聚於此,至少寧安城不會遭遇偷襲,所以大儒們幾乎傾巢而出。

    敖萱冰冷的聖院傳遍全軍上空。

    「真是可笑,人族大儒抵達這裡至少需要半刻鐘!半刻鐘后,他們只能來這裡收屍!」

    「敖萱,你身為人族盟友,卻勾結妖蠻,殺害人族,罪大惡極!」劉宏憤怒呵斥。

    敖萱冷笑道:「本宮來這裡是與蠻族進行一筆尋常的交易,與這場戰事無關,沒有證據,少血口噴人!更何況,本宮的夫君被方運殺死的時候,你們在做什麼?只要你們殺死方運,本宮馬上離開!方運只要束手就擒,就可以救你們百萬人的性命,但他遲遲不做,為何?因為在他的眼裡,你們百萬將士根本不重要,你們不配他捨身相救!」

    「賤婢!」張破岳怒吼道,「方運若瞧不起我等,豈會帶千騎北上?若瞧不起我等,豈會殺東聖閣特使?若瞧不起我等,豈會捨得聖頁聖血!不過,有一句你說對了,對景國來說,和方運相比,我們百萬將士並不重要!對人族來說,和方運相比,我們百萬將士同樣不重要!但,在方運眼裡,即便我們的一根頭髮,都比你們重要!」

    「你罵我什麼?」敖萱幾乎氣炸了肺,堂堂龍族公主何曾被區區大學士如此辱罵。

    「張將軍罵得好!」

    「這對夫妻,死的不要臉,活著的更不要臉!」

    敖萱咬牙切齒吼道:「所有妖蠻聽令,殺光前面人族!一定要活捉張破岳,本宮要活剮了他!」

    就在這時,方運卻下令道:「大學士與大儒留下,其餘將士全部撤退,違令者斬!」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