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每一把昆吾劍落地都會如同一顆流星墜地,炸開一個巨坑。

    漫天劍墜如流星雨下,方運前方的上空瞬間變成利劍與火焰的世界,而下方則是無數塵土飛揚,強大的衝擊力量不斷擴散。

    那火焰燃燒的不是空氣,而是天地正氣。

    在億萬昆吾劍落下的一瞬間,蠻皇狼原不顧一切大吼:「撤退!全部撤退!保護妖王蠻王!一切損失由我草蠻承擔!」

    兩千餘妖王蠻王還未反應過來,就有五百餘被昆吾劍擊中,瞬間被天地正氣燒成灰燼,之後,陸續有蠻王妖王死亡。

    九成的大妖王與大蠻王第一時間轉身逃竄,並使用各種寶物或天賦或抵擋或躲避。

    天地正氣本就是人族最獨特的力量,妖蠻諸王的許多手段都對天地正氣無效,躲不過,避不及,各種幻術更是毫無用處,只有硬抗,別無他法。

    一些大妖王或大蠻王在逃跑的過程中,順手救助一些妖王蠻王,可一旦危及自己生命便會立刻放手。

    人族百萬將士明明在撤退,卻都扭頭看著後方,無法相信方才還不可一世的妖蠻諸王,竟然在這一刻如喪家之犬。

    但是,還有少數幾個大蠻王悍不畏死,依舊沖向方運。

    「蠻族無懼!」

    一頭狼族大蠻王大聲吼完,燃燒壽命,激發狼族的天賦,飛行速度超過三速,但下一剎那,一柄昆吾劍正好落在它的後背之上。

    十鳴的速度,能讓一支普通的箭矢在妖王身上炸開一個大洞,更何況,昆吾劍是蘊含天地正氣的戰詩之劍,每一劍在此刻都不遜於大學士的唇槍舌劍。

    那大蠻王慘叫一聲,後背炸裂,被昆吾劍攜帶的力量撞到地上,還未等爬起逃跑,又被第二支昆吾劍擊中。

    潔白的天地元氣瞬間包裹它的身體,燃燒它的血肉與氣血,燃燒一切屬於它的力量。

    這頭大蠻王即便面對真正大儒的戰詩也不至於如此,但,《昆吾劍》現在蘊含的天地正氣遠遠超過正常大儒的大儒戰詩。

    這一次《過零丁洋》引發的天地正氣太過充沛。

    「本王!不退!」這頭狼族大蠻王任憑接連而至的昆吾劍落在身上,如同逆風而行之人,妄圖去殺方運。

    十一位大儒聯袂而出,擋在方運身前。

    「可恨啊!」那頭狼族大蠻王終於知道無法接近方運,轉身逃竄。

    一頭大妖王一邊逃跑一邊怒吼:「敖萱,你說清楚!你說幻魔之身只有大儒的力量,可新晉大儒是大儒,文豪也是大儒!龍族的臭娘們,你根本就是與方運聯手算計我們!」

    「即便是文豪衣知世駕臨使用碧血丹心,引發的天地正氣大概也只有這麼多!敖萱,你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你們龍族果然和人族穿一條褲子!」

    「賤婢!你和方運演的一出好戲!」

    「怪不得他在出手前你讓我們前進,你自己卻後退!」

    敖萱之前明明是為了防止方運偷襲,現在卻成了勾結的罪證。

    「你們不要含血噴人!」敖萱氣得全身鱗片炸起,恨不得生撕了那些污衊她的妖蠻諸王。

    敖萱又恨又驚地看著方運,那《昆吾劍》本身的力量就是普通大儒戰詩的層次,本來不會對大妖王或大蠻王有真正的威脅,可那幻魔之身獻祭生命換來的天地正氣太多了,若是集中的一處,足以活活殺死一頭蠻皇!

    那顆幻魔果蘊含的力量,本身就超過普通皇者!

    敖萱的面色突然一變,因為她看到,幻魔方運張開口。

    幻魔方運幾乎與方運本體一模一樣。

    包括真龍古劍。

    一點金光自幻魔方運口中閃現,並不明亮,也並不浩大,只是在以極快的速度飛向敖萱。

    在飛行的過程中,大量天地正氣湧入其中。

    在看到真龍古劍的一瞬間,敖萱意識到方運的目的和手段。

    「你敢!」敖萱大叫一聲,身體極速後退,同時外放出所有的寶物和防護力量。

    幻魔真龍古劍一直在加速。

    幻魔方運擁有文豪般的力量!

    「蠻皇,救我!」作為新晉的大龍王,敖萱眼中充滿絕望。

    蘊含文豪正氣的幻魔真龍古劍,任何新晉大龍王都接不住!

    狼原冷笑道:「無非是一把唇槍舌劍而已……」

    狼原話未說完,就見那幻魔真龍古劍竟然已經突破十鳴,達到十二鳴之速!

    一息可飛八里!

    狼原突然意識到敖萱恐懼的源頭,大吼道:「等等……」

    敖萱也帶著無盡的驚恐之色大叫:「不……」

    方運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

    幻魔方運之前沒有燃燒全部的壽命,就是為了這一刻。

    幻魔方運的身體自下而上緩緩消散,但真龍古劍卻爆發出無盡的光芒,甚至掩蓋了昆吾劍的漫天火光,剎那間抵達敖萱身前。

    悲鳴葬劍。

    這一劍,如一代文豪燃盡壽命,為舌劍送葬。

    幻魔真龍古劍瞬間炸裂,每一個細微的碎片都形成一把新的真龍小劍,如同化為萬劍之源,向四面八方激射。

    每一劍都超過昆吾劍形成的分身。

    每一劍都蘊含無盡的天地元氣與天地正氣。

    敖萱瞬間被數以萬計的真龍小劍洞穿,打成篩子,不等她血肉重生,身體便被龐大的天地正氣燒成灰燼。

    她的身體中飛出一點真靈,欲往西海龍宮飛去,通過龍魂樹復活。

    但是,方運張口發出龍族敕令。

    「龍族名萱者,勾結外族,謀殺文星龍爵,罪大惡極,生當誅,死不歸龍魂樹!」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傳遍千里,隨後,敖萱的最後的魂魄消散,徹底死亡。

    「我們走!」

    方運轉身,向寧安城方向飛去,十一位大儒護送著離開。

    在後方的上空,昆吾劍雨繼續下落。

    足足過了半刻鐘,昆吾劍雨才停下。

    至此,八百蠻王被殺,上百大妖王或大蠻王遭受重創,其餘大妖王與大蠻王在全力驅散天地正氣,無法繼續戰鬥。

    妖蠻無力追擊。

    牛山繼續對蠻皇狼原展開狂風驟雨般的攻擊,把狼原氣得暴跳如雷,但又無可奈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