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多時,寧安城前來的所有大儒與大學士和方運匯合,敖煌也加入隊伍。

    不等眾人問候,方運掃視眾人,平靜地問:「諸位可敢與本聖反攻妖蠻?」

    方運的雙目如夜空中的明月。

    眾人皆驚,即便是最好戰的張破岳也不敢有這種想法,但聽到方運這麼說,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內心被點燃。

    這才是虛聖該說的話!

    這才是虛聖應該做的事!

    「殺!」敖煌嗷嗷大叫,興奮至極。

    張破岳忍不住笑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掩飾不住洶洶的戰意。

    「有何不可!」姜河川回應道。

    「走!」方運說完轉身。

    眾多大儒與大學士腳踏白雲,向妖蠻所在的方向疾馳。

    人族百萬將士先是一愣,然後齊齊呼喊。

    「人族必勝!」

    「人族必勝!」

    人族的士氣,在這一刻達到巔峰。

    遙遠的寧安城人看到這一幕,全城沸騰!

    城牆之上,包括太后在內的文武百官全都跟著高呼「人族必勝」。

    唯獨左相黨人如喪考妣。

    那些在原地休息的妖蠻諸王呆若木雞。

    舊傷未愈,新敵便至,如何是好?

    不等狼原下令,妖蠻諸王撒腿就跑。

    天地正氣造成的創傷,至少要一天一夜才能完全恢復。

    狼原怒急攻心,一不留神又被牛山打中,半個身體崩滅,長嘆一聲,道:「全軍撤退!」

    妖蠻諸王全力逃跑,速度還在人族平步青雲之上,雙方相距越來越遠,只有牛山對蠻皇緊追不捨。

    突然,在遙遠的地平線上,出現一面金狼大旗。

    大旗之下,赫然站著一頭皇者,不過不是狼蠻皇者,而是一頭狼妖皇。

    這頭狼妖皇周身無一絲氣血或妖煞,只是眉心有一道裂縫。

    狼聖軍駕臨。

    方運冷哼一聲,伸手示意停止追擊。

    「牛山,回來吧。」

    牛山放棄蠻皇狼原,原路返回,附近的妖蠻諸王看到牛山就像小魚群遇到鯊魚一樣,迅速散開,生怕遭到牛山報復。

    狼原看到狼聖軍抵達,立刻停下逃跑,轉身望向方運,放聲大笑。

    「方運,寧安城下,待本皇取你項上人頭!」

    方運甚至不看狼原一眼,帶領眾人轉身回返。

    敖煌跟在方運身邊搖頭晃尾巴,問:「咱們就沒有一戰之力?」

    張破岳白了敖煌一眼,道:「你真不知道那頭狼妖皇的來歷?」

    「你這話我不愛聽,來頭還能比本龍大?」敖煌驕傲地昂起頭。

    附近一眾大儒與大學士笑起來,這敖煌果真就是滾刀肉。

    張破岳笑道:「那是祖神一族的皇者狼馳。」

    敖煌撇撇嘴,道:「聽說過,在妖界是很厲害,可那也是仗著比我大,我要是和他一樣大,也是龍皇了!不過……諸皇時代算是開啟了,唉,本龍還以為等我成龍皇才算正式開啟。」

    「諸皇時代」蘊含的信息太過龐大,眾多讀書人相互看了看,陷入沉思。

    牛山飛近后,低頭道:「卑職無能,無法擊敗狼原。」

    「無妨,你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不錯了。」方運道。

    敖煌飛到牛山身邊,用爪子拍拍牛山的肩膀,老氣橫秋道:「不錯,聽說你在聖墟幫了方運不少忙,可惜你實力太差,才剛剛突破新晉大蠻王,只是神相大蠻王,離單于大蠻王還有很長的道路要走,更不用說可汗和大可汗。不過你放心,在你晉陞單于前,本龍應該已經成為大龍王了,那時候應該和你差不多。」

    牛山眨了眨眼,面無表情看了敖煌一眼,又看向方運,好像在問方運怎麼跟這個自來熟的傢伙相處。

    「你不用理他。鷹滄,下來休息吧。犬析,說說奴直部落的現狀。」方運道。

    就見在高空飛行的鷹滄緩緩下落,犬析也飛到方運身邊,暗中傳音稟報奴直部落的情況。

    方運身後,白雲朵朵,眾多大儒與大學士站在平步青雲之上,不斷討論。

    「若僅僅若是狼蠻皇狼原,這寧安城還有機會守住,再加上一個狼馳,我看……早做打算為妙。」谷國大將楊玄業道。

    周君虎嘆了一口氣,道:「怕就怕草蠻志不在寧安。」

    「志在方虛聖?」張破岳問。

    周君虎沒有回答,但所有人立刻明白,周君虎是指景國半聖陳觀海。

    「狼戮的目標,可能包括所有。」田松石道。

    「寧安之戰的結局,定然會影響第二次兩界山大戰。」曹德安道。

    「景國諸位,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們景國有幾成的把握守下寧安?」楊玄業問。

    眾人沉默。

    過了好一陣,張破岳道:「那要看狼戮半聖是否親來。」

    「有方虛聖在,草蠻絕無法攻破寧安城,否則五妖山與另外兩大蠻族不會急不可耐派遣諸王前來援助。不出意外,狼戮會踏聖雲而來。」

    全場鴉雀無聲,在場不是大儒就是大學士,已經料到這個可能,只是不想說出口。

    姜河川長嘆一聲,道:「算了,此事回寧安城后從長計議。」

    許多人輕輕點頭,這個話題實在太沉重。

    田松石突然問:「方虛聖,你那首《昆吾劍》的確是好詩,但那首《過零丁洋》,即便不是戰詩,也有傳天下之風啊!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首詩之雄壯豪邁,之洒脫坦然,曠古絕今。」

    「論悲壯,與《滿江紅》不分伯仲。」

    「這正氣詩既然是幻魔之身完成,到底是大儒戰詩,還是大學士戰詩?」姜河川問出了關鍵問題。

    所有人都不知道答案,看向方運。

    方運道:「凡有才氣,皆可使用。」

    「什麼?」

    眾多讀書人驚呼,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眼中充滿喜色。

    即便是那些大儒也喜不自勝,花君老人笑得跟個孩子似的,露出兩排假牙。

    「如此說來,這首詩完全代替了碧血丹心?」張破岳喜出望外。

    方運點點頭,道:「這首詩本身就源自碧血丹心,效果又勝過碧血丹心,自然可將其代替。」

    「不過,你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田松石望著方運輕嘆。

    方運的頭上,有絲絲銀髮。

    姜河川同樣輕嘆一聲,道:「你以大學士之身,在一天之內連作《白雪歌送蠻皇》《賦得古原草二送蠻皇》和《昆吾劍》,而這首《過零丁洋》雖是藉助幻魔果的力量,但終究跟你有關係,消耗太大,不只是才氣,還有精力。等戰事了結,吃一顆延壽果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