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煌看著方運頭上的少許白髮,嘿嘿一笑,道:「不妨事,多補補就好了,我這就讓龍宮送點大補之物。」

    方運點點頭,道:「此事稍後再說,當下應思索如何護住寧安城。」

    「按照老規矩,半聖不會參與攻城,但若狼戮參戰,陳聖必然出手……」張破岳話說到一般便停止。

    每個人都明白頭後面要說什麼。

    陳觀海壽命所剩無幾,又有傷在身,若是參戰定然會敗給狼戮,一旦陳觀海退走,狼戮便會高懸在空,人族士氣會降到最低,寧安城破只是時間問題。

    對方有兩頭皇者,而景國只有牛山勉強算一個。

    「知世先生實力應該在狼馳之上,我看,或許可請知世先生前來。」田松石道。

    南宮冷輕輕搖頭,道:「知世先生在為晉陞半聖做準備,絕不會趟這渾水。」

    「那就只能依靠眾聖世家的半聖衣冠。不過,半聖衣冠消耗的是大儒的壽命,而且境界越高發揮的效果越好。一般來說,若只是一國之爭,非人族存亡之爭,各世家都嚴禁動用半聖衣冠。」

    「話雖如此,但若寧安不保,景國也就完了。景國的五大亞聖世家,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寧安陷落,景國皇室大不了給一些補償。」

    「到這種時候了,還講什麼規矩。」張破岳沒好氣道。

    田松石看了一眼寧安城,道:「若景國上下一心,此事倒也簡單,目前看來,難。」

    周君虎毫不客氣道:「當然都怪柳山那個老殺才!沒有他還好,他坐鎮中樞,一旦禁止使用半聖衣冠,東聖閣必然會趁機插手。這次方虛聖殺了宗家的逆種,柳山和宗家正憋著勁害方虛聖。」

    田松石問:「宗家現在有何異動?」

    周君虎冷笑道:「還能有什麼異動,自然在想方設法報復,甚至會在宗聖面前哭哭啼啼。另外,到底是哪位半聖阻止宗聖的聖諭?」

    「君虎,不可無禮!」姜河川輕喝道。

    周君虎悶哼一聲,不再提宗聖。

    姜河川隨後苦笑道:「方運啊,當時你擒住他們即可,何須下殺手。當時老夫在縣衙議事,並不知他們五人目的,否則定然將他們扣在寧安。」

    「那等貨色,殺就殺了。」方運一臉的風輕雲淡。

    「這才對嘛。」張破岳看熱鬧不怕熱鬧大。

    「等你獲封大儒,找機會向宗聖道個歉吧。」姜河川無奈道。

    方運望著寧安城,閉口不語。

    秋天的北風掠過,青衫輕擺。

    姜河川輕嘆一聲。

    張破岳道:「我看柳山那老東西在寧安城上,咱們不如找個機會做了他!」

    一眾讀書人對張破岳投以白眼。

    田松石苦笑道:「上次咱們去了一回,還不是被宗聖力量鎮封,現在再試也是枉然。執道者,持經人,守居士,咱們哪個也惹不起,個個都是能與皇位爭雄之輩。」

    張破岳道:「此次回寧安城,柳山絕不會輕饒方運,必然先下手為強。」

    「這你倒不用愁,不說我們這些老傢伙,就算虛聖之位也容不得他們撒野。只要寧安聖廟在,除非聖諭降下,否則方虛聖便是天!」姜河川道。

    「執道者的身份非同小可,真要殺柳山,便等於斷宗聖聖道,宗聖必然聖體降臨,掃滅諸敵。」曹德安道。

    「那我們拿柳山毫無辦法嘍?」張破岳問。

    現場一片沉默。

    所有人心知肚明,公布執道者身份的柳山,半聖之下無敵。

    姜河川嘆息道:「在朝堂以軍政之法逼柳山辭官,是我們所能做到的極限。可惜老夫不修雜家之道,在朝堂之上遠非柳山對手。更何況,柳山一路步步高升,從未有任何把柄落在他人手中,堪稱官場完人,我們拿他毫無辦法。」

    「柳山這頭老狐狸……」張破岳露出一副頭疼的模樣。

    曹德安沉默不語。

    周君虎同樣嘆息一聲。

    他國讀書人看到這個場面,全都輕輕搖頭,姜河川是景國文相,張破岳是景國兵法大家之一,曹德安更是景國著名的老油條,周君虎則是軍方虎將,皆是人中翹楚,但即便聯手也拿柳山毫無辦法,可見柳山何等可怕。

    這個時候,寧安城門大開,太后鳳駕出門,柳山跟隨左右。

    百萬將士離寧安城明明至少還有一個時辰的路程!

    方運立在平步青雲之上,靜靜地看著前方,一言不發。

    百萬將士繼續前行,方運等人平步青雲跟在後方,而太后的隊伍持續迎來。

    不止景國官員,寧安城九成九的百姓拖家帶口出城,慢慢向北行走。

    不多時,方運的大軍先與十座怒濤戰台相遇,隨後百萬士兵乘坐怒濤戰台,最後在寧安城三十裡外與太后儀仗隊相遇。

    方運等人這才加速飛行,從隊伍的末端飛到最前面,徐徐下降。

    方運落地,太后與文武百官一起施禮感激。

    大部分官員大都一揖到底,但柳山等人卻只是輕輕一拱手,算是施禮完畢。

    柳山朗聲道:「恭喜方虛聖成功救回百萬將士,本官履行諾言,出城迎接!」

    柳山面色紅潤,神采奕奕,面帶微笑,彷彿真心實意祝賀方運。

    但是,下一剎那,柳山冷哼一聲,道:「方運,本相問你,為何殺害東聖閣特使?」

    「此事回京城再談!」戴著面紗的太后毫不掩飾話語中的不悅。

    柳山聲色俱厲道:「東聖閣特使被殺,聖院必將徹查,關乎我景國安危,豈能置之不理?更何況方運此子野心昭然若揭,不僅殘殺聖院特使,竟然還殺西海龍宮公主!自今日起,方運便是西海龍宮與東聖閣之敵,如何回京再談?若是方運繼續留在朝中,國將不國!」

    「左相大人所言甚是!」

    「下官也以為,濟王之事,當即刻解決!否則,景國危矣!」

    柳山一黨全面出擊,討伐方運。

    換成以前,眾多官員會立刻反駁,但現在,不僅沒有官員反駁,部分官員甚至還露出猶豫之色,而就在不久前,這些人支持方運反對柳山,甚至得到眾殿洗禮。

    他們不是不想幫方運,而是實在找不到理由,甚至覺得方運的做法太過火。

    但是,寧安百姓群情激奮,大罵柳山,若不是被衛兵阻攔,早就衝過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