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安城外三十里,百姓傾城而出,百萬大軍歸來,本應該是熱熱鬧鬧的時候,但這一刻卻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驚訝地望著柳山,望著這位曾經一手遮天的左相,望著這位宗聖的執道者,望著這位頭髮在逐漸變白的老人。

    柳山的部屬看著他,突然覺得往日那偉岸的身影如山崩塌。

    柳山的敵人看著他,突然覺得那個不可一世的柳相,也不過如此。

    萬千將士長長鬆了一口氣,彷彿將心裡的所有惡氣宣洩出來。

    景國軍士萬萬千,最恨之人不是妖蠻,而是柳山。

    許多人並不清楚具體原因,但大概能猜到一二,軍魂反噬。

    不只有眾聖死後的意念可以存留在天地間,所有人族在死後,同樣留下意念,即使微不足道。

    宗聖聖道之力再強,也無法視軍魂為敵,威能再高,也不可滅景國之國運。

    眾多讀書人望向方運。

    這才明白,方運之前一直沒有出手,不是畏懼柳山或宗聖,而是在一步一步布局,用宗聖都無法阻擋的手段解決柳山。

    當方運作出那首詩的時候,便已經向柳山吹響最後的號角。

    東聖閣特使與敖萱死亡,柳山終於按捺不住,親自上陣,卻沒想到,方運攜大勝之勢回返,以醞釀許久的戰詩斬其國運!

    柳山的臉上的皺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多加深。

    太后突然輕嘆一聲,道:「柳相身體欠佳,來人,送柳相回京城休養,不可再讓他老人家操勞。」

    太後身后的幾個兵將猶豫起來,看向周君虎。

    周君虎身為大將軍管轄京城全軍,怒目一瞪,那幾個侍衛快步走向柳山。

    眼看四個侍衛就要抓住柳山的手臂,一股強大的才氣從他周身爆發,帶動附近的天地元氣,把四個侍衛沖得東倒西歪。

    「本相無恙!」柳山昂起頭顱,直視太后,縱然突然老了二十歲,縱然鬚髮皆白,威嚴依舊不減,雙目炯炯有神,如明燈在夜。

    許多大學士與大儒露出詫異之色,遭受軍魂反噬,被國運拋棄,任何人都會選擇急流勇退,離開景國,至少文位得保,只要宗聖稍稍出力,將來還是能晉陞大儒,無非是一個細作暫時失敗,還能東山再起。

    國運並非半聖威能,無法直接殺死柳山,但是,只要柳山在景國一天,他就會連綿不斷遭遇國運的影響,不斷遇到禍事。

    但是,柳山現在竟然抗爭到底。

    方運心中一想便明白,現在景國搖搖欲墜,蠻族大舉入侵,若是景國被滅,景國國運再也無法影響他,與其現在低頭認錯導致過去多年的努力付之東流,不如等待最終的結果出來再做打算。

    更何況,國運不能發布命令,不能解除柳山的官職。

    柳黨眾人望著柳山,大都面無血色,柳山就算占著左相之位不走也毫無用處,因為只要在景國,他的官印無法連通聖廟,諸如傳書、閱讀論榜等等都做不到。

    不僅如此,所有反對柳山的人,都會得到國運青睞,而支持柳山的人,也會逐漸被國運厭惡,最後甚至可能和柳山一樣被國運徹底拋棄。

    還有少數左相黨人面不改色,古銘舟道:「柳相身體康健,並無疾病,自當繼續留任左相。」

    賽志學問:「柳山得國運敵視,被萬民唾棄,在景國之內無法連通聖廟,豈能再擔任左相?」

    古銘舟義正詞嚴道:「我景國是國運治國、萬民治國,還是國君治國?國君未在,妖蠻虎視,豈能內鬥?方才要嚴懲方虛聖,你們又是何種說法?」

    眾人竟然無法反駁,一開始他們拿寧安危急為理由保護方運,現在古銘舟用出了同樣的手段。

    古銘舟轉向太后,道:「下官方才已經傳書玉陽關,請鷹揚將軍童巒率領五十萬大軍北上,馳援寧安。」

    「你……」

    太后右拳緊握,輕輕顫抖,每個人都感受到她語氣里的憤怒。

    許多人望向方運。

    眾人最擔心的事終於要發生。

    當年方運在秀才試的時候,曾經與童巒的孫子賭碎文宮,后童巒的孫子失敗死亡,童巒要找方運報仇。

    在半路上,李文鷹以自己的瀝血古劍攔截童巒,童巒一氣之下背棄太后,成為左相門人。

    方運任寧安縣令后,成功清洗密州的左相黨人,逼得原鷹揚將軍藍尋古畏罪自殺,於是童巒順利接任鷹揚將軍,執掌玉門關。

    這些年,左相黨人似乎受到詛咒,與柳山越是親近,文位越難突破,那些離開左相黨的人有一部分文位會突破。

    童巒則是個例外,明明只是個翰林,在成為柳山心腹后,反而晉陞為大學士,駐守玉陽關,帶領精銳的鷹揚軍。

    現如今鷹揚軍主力軍已經達五十萬,加上五十萬新軍,童巒掌兵百萬,乃是景國一等一的實權人物。

    一旦寧安城告破,玉陽關便是京城最後的門戶,甚至可以說,現在的童巒是景國軍方最重要的大學士!

    鷹揚軍駐紮在玉陽關,歸屬密州,由柳山經營數十年,全軍將領從上到下幾乎都是左相黨人。

    現在,童巒竟然率領鷹揚軍五十萬精銳前往寧安,這哪裡是在增援,分明是在為柳山搖旗吶喊,告訴所有人,就算現在國運敵視柳山,就算左相黨在朝堂之上已經式微,依舊有一支強大的力量!

    景國搖搖欲墜,每一個士兵尤其是老兵都是珍貴的財富,若現在動柳山,百萬鷹揚軍必然會嘩變,景國根本無法承受這種劇變。

    柳山終於動用真正的殺手鐧。

    太后深吸一口氣,緩緩呼出,道:「古愛卿所言極是,景國內憂外患,寧安城即將遭受蠻族攻打,此時換相實非明智之舉。國運之事也好,方虛聖殺東聖閣特使之事也罷,都暫且放下,待寧安事了,回京處置。」

    「太后聖明!」古銘舟低頭施禮。

    「太后聖明!」文武眾官無奈地接受了現狀。

    太后隨後道:「童巒老將軍鎮守玉陽關,勞苦功高,我看就不必來寧安了。」

    古銘舟看向柳山,方才是柳山傳音讓他如此。

    柳山道:「抵抗妖蠻乃是景國之人的本分,童巒率五十萬大軍而來,對寧安城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太后還是不要拒絕了。」

    「那便如此。」太后的聲音里隱含怒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