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隊伍很快抵達寧安城,太后在縣文院召集群臣,召開大議。

    除卻景國文武百官,各國大儒、大學士與翰林皆可列坐、。

    此刻已經是深夜,諸多燈籠懸挂文院之上,加上文曲星光,此地並不昏暗。

    縣文院聖廟前的廣場上,太后坐於主座之上,身前有一張幕簾,幕簾前是一張朱紅桌案,桌案上有一方以明黃色綢布包裹的玉璽。

    景國百官分列兩側,眾官之後便是各國前來援助的讀書人,甚至還有聖院各殿院之人。

    方運位於左手第一位,景國大儒依次坐下,百官之首柳山則坐在景國眾大儒之後。

    柳山原本只是有少許白髮,面相不過五十齣頭,而現在鬚髮如霜,滿面皺紋,好似年過八十的老者。

    各國讀書人不斷看向柳山,神色各有不同,有的充滿鄙夷,有的面帶冷笑,有的咬牙切齒,還有的充滿厭惡之色。

    柳山污名,已然傳遍天下。

    當年柳山無論做了什麼,必然有人在論榜為他開脫,但現如今滿論榜無一人幫柳山說話。

    由於《滿江紅》和《過零丁洋》兩首全面增強人族的戰詩出現,方運在人族的聲望達到新的高峰,甚至已經蓋過文豪衣知世。

    待眾人落座,太后道:「哀家是個婦道人家,不通軍國大事,此次寧安大議,由方虛聖主持。」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方運身上。

    一身青衣綉雲服的方運在一眾平均年齡超過四十的官員之中,顯得格外年輕,但在所有人心中,他比最年長的田松石都更受人敬重。

    顏域空一直在寧安擔任縣丞,他看著方運稚嫩的面相卻又滄桑的目光,心中無比感慨。

    方運微微點了一下頭,隨後掃視眾人,緩緩道:「蠻族主力已向寧安進發,之後各方蠻族會陸續抵達。諸位有何良策,不如當眾說出,群策群力。柳相,你有何話要說?」

    眾人一愣,都沒想到方運會第一時間找柳山,立刻意識到,從現在起,方運應該會用一切手段對窮追猛打,因為方運乃是景國虛聖,一舉一動都會引動國運,任何行為都會加重影響到柳山。

    柳山面色沉穩,目光不像普通老人一般渾濁,反而如同夜裡最明亮的燈火。

    柳山道:「本相主司政事,此次寧安之戰乃是軍務,老夫有自知之明,不便多說。」

    方運面色一變,張口呵斥道:「身為百官之首,理當允文允武!你所提拔的門生故吏,或自裁,或入獄,或辭官,或恩斷義絕,你還有何顏面自稱主司政事?至於軍務,你已承認一竅不通。身為左相,文不成武不就,如何面對百姓殷殷期盼,如何面對國君賜印之恩,如何面對千百同僚?尸位素餐,令天下人恥笑!我看,你不如辭官致仕,告老還鄉!」

    左相黨人猶如被冷水澆頭,毛髮直立,又驚又怒。

    其餘景國官員也目瞪口呆。

    這哪裡對一國左相說的話?這口氣簡直就是一國宰相在訓斥低品的小官吏,而且是那種舉人秀才,對待進士都很少如此。

    柳山可是宗聖的執道者,半聖若是未撕破臉皮,也不會對柳山用如此口氣說話。

    「舒坦!」張破岳低聲道。

    聲音雖低,可在這些讀書人耳中無比清晰。

    左相黨人面色不斷在黑和綠之間轉換,實在無法承受這種程度的羞辱,幾個人甚至想拍案而起。

    但是,一些反駁的借口還不能用,論官位,方運是濟王;論文位,方運是大學士;論整體地位,方運是虛聖,豪門之家的家主,說這種話都不算違禮。

    古銘舟怒道:「方虛聖,即便你地位再高,也應當敬老尊老!你乳臭未乾,豈能對老者用如此口氣說話?本官必當上奏禮殿,嚴懲你這個目無長輩之人!」

    「有志不在年高,無謀空活百歲。柳山正如孔聖所言,長而無述,老而不死是為賊!罵賊豈分長幼?」方運泰然自若。

    古銘舟張口結舌,雖然孔聖當時說這話的態度有爭議,有人認為是教訓批評故人,有人認為是與故人開玩笑,但內容沒有變化,就是在說那個故人年輕時品行不端,長大了還是這樣毫無建樹,這麼老了還沒死就成了禍害。

    一眾讀書人用可憐的眼神看著古銘舟,古銘舟要是不說話,事情可能也就過去了,這一說話倒好,柳山被方運借孔子之話定性為柳賊,這個污名馬上就會傳遍論榜。

    「所以說永遠不要跟方運爭論,你們就是不聽!」田松石一臉老好人的模樣。

    眾多讀書人紛紛點頭,甚至懷疑方運其實知道左相黨人只能拿長幼來攻擊自己,所以提前設下圈套。

    敖煌笑嘻嘻道:「我也可以罵柳賊吧?」

    柳山只是呼吸稍有急促,但僅僅一息后便恢復正常,左相黨人則如坐針氈,既無法忍受這種羞辱,也不敢反駁,更不敢掀桌子走人。

    一些老謀深算之人望向方運,投以讚許的目光,這遠遠比剪除柳山羽翼輕鬆,而且效果也更好。

    方運帶頭說這些話,會在景國形成一種可怕的氛圍,人人不僅可以在心裡攻擊柳山,甚至可以拿到檯面上來指責,這對左相黨人的心志和文膽是莫大的打擊。

    當排斥柳山成為景國讀書人的正義之選,景國國運和民心對柳山的懲罰會更加劇烈。

    左相黨人感覺到這種後果,所以古銘舟才憤而反擊,可惜卻未成功。

    張破岳突然收斂笑意,語重心長道:「柳相,方虛聖所說乃是老成之言,都是為了你好,本將看你似乎不服氣,這就不對了,不可有怨言!」

    柳山額頭青筋暴起,又很快恢復正常。

    方運強忍笑意看了張破岳一眼,自己可真說不出「都是為了你好」這種話,張破岳簡直是在說,柳山,長輩在教訓你,你要好好聽著,不服氣?憋著!

    一眾讀書人突然低下頭,許多人差點失聲大笑,可敖煌努力憋了一息后,終究沒忍住,哈哈大笑。

    「放肆!」古銘舟氣炸了肺,所有左相黨人憤怒看著張破岳。

    張破岳露出一臉無辜的樣子,好像根本不知道左相黨人為什麼生氣。

    他國讀書人一邊笑一邊同情左相黨人,一個方運就夠難纏了,加上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張破岳,還有個煽風點火的敖煌,那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