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些人發現,幕簾之後的太后,似乎正在輕輕顫抖,不知道是不是在發笑。

    柳山遲遲不說話。

    等眾人笑夠了,方運才道:「柳相既然有自知之明,那本王便不追究了。破岳,你說說你的看法。」

    眾人收斂笑意,知道這是要談正事。

    張破岳思考數息,道:「是否考慮半聖降臨?」

    「半聖降臨,與我等無關。」方運道。

    眾人默然,的確,半聖之下考慮這個問題毫無用處。

    「既然如此,那末將認為有三處是當務之急。第一,當加派工家讀書人,加固寧安北城牆,那裡將是蠻族主攻之處;第二,當準備充足的補給軍械,此戰恐怕耗時極久;第三,便是撤走部分老幼百姓,只留青壯。至於其他事項,可稍後再說。」張破岳道。

    方運點點頭,道:「張將軍所言極是。劉大學士,你在三連戰堡堅守多日,說說你的看法。」

    劉宏思索片刻,很快表達自己的看法。

    很快,眾多讀書人陸續發言,有的著重人族一方,有的著重妖蠻一方。

    此刻的寧安文院群賢畢至、人才濟濟,任何有問題的謀划都會被他人發現,即便有爭論,也會很快分出結果。

    不多時,方運便把眾人智慧的結晶整理出來,然後向眾人宣布命令初稿,一條一條討論,若有異議再經過反覆討論,最終方運確定了最後的方案。

    很快,這份涉及政務、軍事、民生、後勤、治安等等方方面的命令開始下發,不同官員負責不同的事項。

    所有左相黨人只接到一條命令,準備前往北城牆參戰。

    連柳山都被訓成孫子不敢反駁,其餘人也無話可說,只要不讓他們送死便不會在這種時候反對如日中天的方運。

    在大議結束前,太后宣布方運為江州、象州兼密州總督,主管三州區域一切事宜,並加封方運為鎮北大將軍,京城以北所有大軍包括鷹揚軍在內,名義上都由方運管轄。

    至此,方運不僅有文官的身份,也正式多了一個軍方的身份,可名正言順領兵。

    大議結束,整座寧安城便熱鬧起來。

    有的人護送老弱病殘離開寧安,有的人開始幫助加固城牆等防禦工事,有的人加緊操練,有的人修葺兵器……

    寧安城的所有工坊都在全力運轉,全都製造人族將士能用得上的物品。

    敖煌則成了空運之龍,借來天地貝,拿著聖旨去景國各地的庫房調集糧倉軍械,保證寧安城沒有後顧之憂。

    寧安城本來就是工家的試點地區,工殿立刻以試點需要為由,出動多位大儒和大學士開始擴建寧安,而且是直接從聖廟調集屬於景國的才氣,建造速度非常快速,簡直就跟搭積木一樣。

    農殿以秋季需要為由,將半聖文寶雲樓的投影向北移動,籠罩全城,徹底解決了焚天爐的威脅,所有水族在寧安城附近中將不受炎熱天氣的影響。

    醫殿則打著研究醫學的幌子派遣並號召醫家人前往寧安縣,能讓足夠的傷員獲得救治。

    戰殿打著觀摩戰事的旗號派人來此,實則調派一些經驗豐富的將軍幫助景國練兵,關鍵時刻也會參與戰鬥。

    隨後,一些國家和眾聖世家也宣布派人觀摩戰事,實則派人來寧安助戰。

    在全城動員的時候,景國的讀書人本來都已經寫好遺書,全城彷彿被陰霾籠罩,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各種消息傳來,景國的讀書人這才發現,原來不是只有景國人在戰鬥,聖院以及各國各世家都已經伸出援手。

    寧安城壓抑的氣氛得到緩解,而所有景國將士對方運更加感激。

    再笨的人也清楚,各國各世家和聖院之所以伸出援手,完全是看方運的面子,完全是認可方運對人族的貢獻。

    在那些人眼裡,全景國幾億人加一起,也不如方運一個重要。

    益水河東流入海,入海口處,整整二十座怒濤戰台逆流而上,在水面向寧安城方向疾馳。

    東海龍宮再度派遣兩千萬大軍助戰,而且吸取之前的教訓,全都是可以進行水陸兩棲作戰的水族。

    整個寧安城已經變成聖元大陸的漩渦,不斷吸取各地的人才和物資。

    到了中午,全人族都知道寧安有難各方支援,於是,許多景國讀書人放棄科舉,開始北上。

    其他各國雖然沒有像武國一樣派遣大軍,但除了慶國和谷國,所有國家開始對五妖山、林蠻或沙蠻主動發起攻擊,既是警告這些妖蠻在接下來的第二次兩界山大戰中不要插手,也為了避免它們派兵援助草蠻。

    寧安城北方,蠻族主力大軍以正常的速度前行,遠遠比之前方運預料得晚,至少要到明日才能抵達。

    這是一個好消息,因為給了寧安城更充足的準備。

    不過,方運很快得到一個不好的消息,童巒率兵支援寧安城,馬上就要抵達南門。

    方運親自率領一些官員前往南門。

    其餘大儒與大學士都在忙碌,方運只帶了幾位翰林和一些進士。

    柳山以及左相黨人已經早早站在門外,只不過他們的臉色有些不對。

    方運手持官印,神念升空,俯視南方。

    在遼闊的草原之上,有一條寬敞的官道,官道之上有一支大軍正在慢慢接近。

    旗號是鷹揚軍,而為首之人是大學士童巒,柳山心腹,方運仇敵。

    方運很快發現,柳山與古銘舟之前說童巒會帶領五十萬鷹揚軍前來,但前方的大軍只有二十萬。

    方運心中思索,不解其意,但至少可以明白柳山一黨為何個個面色有異。

    很快,城中的將領得知鷹揚軍的消息,張破岳傳書道:「我感覺鷹揚軍不對,你一定要小心,官印千萬不要離手,也不要遠離寧安城,一旦發現不對,就直接動用聖廟力量,不要猶豫!」

    方運回復張破岳表示知道。

    不多時,童巒率領二十萬大軍抵達近處。

    方運看向童巒,這是一位飽經風霜的老將軍,鬚髮如雪,皮膚粗糙黝黑,目光堅定,文位服外穿著厚重的金甲,只看相貌,萬萬想不到他會是柳山的走狗。

    童巒翻身下馬,向方運行了一個莊重的軍禮,朗聲道:「末將童巒,拜見鎮北大將軍!」

    「老將軍辛苦了。」方運輕輕點頭。

    左相黨人面露詫異之色,柳山和方運幾乎撕破臉皮,童巒應該首先向柳山施禮然後再向方運施禮,莫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