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驚訝的當屬童巒深厚的眾多將軍,他們看著童巒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但礙于軍令,一起下馬向方運行軍禮。

    隨後,童巒才開始向柳山施禮。

    方運的目光瞬間掃視鷹揚軍的所有將領,與腦海中的資料對比,發現童巒身後所有將領都是柳山嫡系,有的是柳山主政密州時的部屬,有的是柳家的姻親,有的是藍尋古的門生,都是景國皇室著重監控的對象。

    方運微微皺眉,腦海中很快浮現鷹揚軍所有將領的名單,剔除這些柳山嫡系,只回憶那些沒來的將領的資料,目光出現細微的變化。

    見到童巒行禮,柳山只是點點頭,什麼都沒有說,面色有些陰沉,隨後掃視童巒身後的將領。

    幾乎所有將領都直視柳山,目光堅定。

    柳山的表情終於緩和,再度望向童巒。

    童巒面對方運道:「末將接到軍令,即刻率兵前往救援寧安,但恐敵人偷襲玉陽關,所以只帶二十萬精兵前來。自今日起,這二十萬大軍皆聽候方大將軍差遣。」

    方運心中一動,點點頭,道:「鷹揚軍各軍將軍出列!」

    就見二十個封號將軍向前邁步,站成一排。

    景國每萬人設一軍,由四品封號將軍統領。

    方運認出每一個將軍,甚至連他們家眷在近期做了什麼都一清二楚,對他們的了解還在柳山之上。

    方運低聲吩咐,就見身後走出二十個讀書人私兵,分別走到二十個將軍面前。

    方運看向最左面的將軍,道:「俞為民。」

    「末將在!」一個黑鬍子將軍上前一步行軍禮。

    「跟隨你身前之人,率軍前往寧安縣衙領取軍令!」方運道。

    俞為民愣了一下,看向柳山。

    柳山眼中閃過一抹怒色,但終究沒有說話。

    那俞為民輕嘆一聲,道:「末將得令!」

    隨後,方運的私兵帶著俞為民和一萬大軍前往寧安縣縣衙。

    方運看向第二個鷹揚軍將軍,道:「管安!」

    「末將在!」

    「率領全軍前去工殿駐地聽候差遣。」

    那管安看向柳山。

    柳山依舊沉默。

    管安只好道:「下官領命!」說完在方運私兵的帶領下,前往工殿駐地。

    方運不斷下著命令,每個將軍在領命前都看向柳山,但最後全都無奈被方運調離。

    一開始,只有少數人知道方運的意圖,但到了後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方運要把這二十支大軍分別調往寧安城不同的地方,徹底打散了鷹揚軍精兵。

    各軍之間失去聯繫,只要任何一軍有問題,都會被輕易鎮壓。

    鷹揚軍化整為零,已經失去了兵變的可能,因為他們附近至少會有一位大學士或五萬以上的駐軍。

    很快,方運看向最後一個將軍。

    藍尋古之侄,進士藍寞。

    「藍寞,率軍前往農家駐地,聽候差遣。」

    藍尋古被方運逼得畏罪自殺。

    前十九支大軍已經離開。

    藍寞面色冷漠,道:「末將乃是鷹揚軍之人,只知有內閣,不知鎮北大將軍!」

    未等方運說話,童巒厲聲道:「大敵當前,抗命不遵,斬!」

    說完,童巒突然扭頭看向藍寞,口中吐出一把唇槍舌劍,在藍寞有所反應之前,洞穿他的頭顱,眉心留下一點殷紅。

    藍寞的身體徐徐倒下,目光逐漸暗淡。

    血染南城外。

    其餘鷹揚軍人噤若寒蟬。

    此次鷹揚軍之中,除了二十個封號將軍,還有一些進士或翰林將軍,其中幾人怒不可遏,望向柳山,只要柳山一聲令下,他們便會攻向童巒。

    藍尋古在鷹揚軍經營多年,在場的將校大都跟他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但是,柳山一言不發。

    童巒轉回身,向方運一抱拳,道:「下官管教無妨,還望方大將軍寬恕。」

    「小事一樁,無妨。童將軍,玉陽關不可一日無主,請您回返鎮守。」方運道。

    「下官遵命!請方大將軍代末將向太后問安,末將告辭。」童巒又向方運行了一個軍禮,也不理會柳山,轉身率領親衛軍離開。

    最後,二十萬鷹揚軍精兵只剩下十四個沒有兵權的進士或翰林將軍,目光一片茫然。

    到了這種時候,許多人也已經意識到,童巒是故意把柳山的心腹將領帶到寧安城,消除玉陽關最大的隱患。

    所有人腦海中冒出四個字。

    兵不厭詐。

    當年童巒所謂因孫子死亡而投靠柳山,根本就是徹頭徹尾的兵家手段。

    眾多讀書人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那一年,方運連中童生、秀才、舉人和進士,是方運最輝煌的一年,甚至也是人族最輝煌的年代之一。

    沒有人注意到,在方運光芒的之後,有這樣一位兵家人忍辱負重,以孫子死亡為契機,毅然決然投身柳山陣營。

    今日,在景國最需要的時候,童巒完成自己的使命。

    自始至終,童巒都沒有向誰說過。

    太后不知道,景君不知道,姜河川不知道,李文鷹不知道,方運也不知道。

    做完這一切,童巒一句邀功之言都未說,彷彿這一切都那麼尋常。

    這些年背負的罵名,失去親人的悲痛,都無法撼動他的兵家之心。

    眾多景國軍人望著那遠去的背影,默默行禮。

    直到這個時候,眾多兵家讀書人才明白,何為兵家人,何為讀書人!

    方運目送童巒遠去,看向柳山。

    柳山哪怕竭力掩飾,眉目間也流露出憤怒的痕迹。

    連方運都在第一時間發覺鷹揚軍與童巒的異樣,柳山必然也能發現,但在方運下調令試探的時候,柳山一言不發。

    即便是最不精通兵法之人也能猜到,童巒把柳山嫡系帶到這裡,那就是已經做好柳山翻臉的準備,等著柳山舉事兵變。

    一旦鷹揚軍將領抗令不遵,那方運必然會第一時間屠光所有將校,甚至可能屠盡二十萬大軍。

    這樣雖然有損失,但本質上只是減少了二十萬人,對玉陽關和景國的影響微乎其微。

    等慶國收到消息,沒有鷹揚軍舉兵討伐景國的檄文,沒有通令天下,什麼都做不了。

    最終,柳山選擇了等待。

    現在留在玉陽關的將領,沒有一個是柳山心腹,或是童巒的人,或是非左相黨中堅,絕不可能發動兵變。

    這也意味著,柳山失去鷹揚軍這個強大的依仗。

    柳山只能繼續等待,等寧安城失守,等玉陽關失守,等京城失守。

    分佈在寧安城各處的大儒與大學士已經通過官印看到南城門外發生的一切。

    每個人都發現,柳山那如鷹狼一般的目光,終於暗淡了許多。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