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是,在他眼睛的深處,依舊有不屈的火焰在燃燒。

    「老夫告辭。」

    柳山說完,登上馬車,回到寧安城中。

    一眾左相黨人愁眉苦臉跟著離開,包括從玉陽關趕來的鷹揚軍將領。

    方運遠望南方,看著越來越小的鷹揚軍隊伍,輕輕鬆了口氣,轉身進入馬車。

    玉陽關的地位至關重要,連接寧安與京城,一旦玉陽關被攻破,那景國就會成為十國歷史上被蠻族包圍京城的國家,遺臭萬年。

    馬車的車輪碾壓地面,骨碌碌響著,方運則陷入沉思。

    蠻族明天便可兵臨城下,接下來會是一場堪比畢參之戰的戰鬥,在某些程度上甚至猶有過之,畢竟畢參之戰的大妖王與皇者並沒有親自參戰。

    不多時,張破岳發來傳書。

    「我剛才問了問童巒,你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嗎?」張破岳。

    「你說說看。」方運道。

    「呦!你地位高了,連『不知道』或『請賜教』都不肯痛痛快快說出來!」

    「嗯。」

    方運心思全都在作戰上,哪有心思說笑,一個字氣得張破岳差點翻白眼。

    「算了,不跟你計較。他說,自己的孫子死了,又不能找你報仇,不能就這麼白死了,必須要讓自己孫子死得其所,於是,他便以此為契機投靠柳山。童老哥真是厲害啊,我剛剛問了一圈,上到太後下到我,沒一個人知道!」

    「他的孫子被左相黨人挑撥才針對我,他找柳山也算是報仇。」方運道。

    「仔細一想,五年了!他隱忍五年,在景國最危險的時候拔掉玉陽關的所有釘子,令人佩服啊。這份大功,足以讓他官位爵位再進一步。唉……距我離開玉海城,也五年了。你送我『映日荷花別樣紅』,我贈你鷹滄,你又信守諾言北上救我,時光如梭,五年前,誰會想到會是這般光景。」

    「五年時光,未曾虛度。」

    方運嘴角浮現一彎弧度,隨後恢復正常。

    玉陽關與鷹揚軍之危解除,寧安城便沒了後顧之憂,全軍運轉更加順暢。

    日升月落,新的一天到來,方運在午間登上擴建后的北城牆,與眾多讀書人和將士望向前方。

    藍天之下,蠻族如蟻,遮蓋草原。

    一面數百丈長寬的巨大妖蠻血旗在天空飄蕩,那妖蠻血旗散發著無窮的力量,氣息甚至超越皇者,直逼半聖。

    那是數量過億的妖蠻才能凝聚的妖蠻血旗,這種層次的血旗可以為妖蠻帶來無窮無盡的力量。

    只要有這種層次的血旗支撐,任何妖蠻皇者都能不死不滅,只要有一滴血殘留,皇者便可迅速重生,所受的傷害都會均勻分攤到上億妖蠻身上。

    一旦妖蠻數量超過十億,妖蠻血氣便相當於一件半聖寶物!

    妖蠻血旗,是妖界稱雄萬界的根源之一。

    一蠻一妖兩頭皇者在最前方,狼聖軍緊跟其後,再之後就是蠻族各部落以及其餘各處的妖蠻援軍。

    「你們看大軍中心。」張破岳的聲音有些異樣。

    方運的目光早就落在那裡,因為那裡有一張虎皮。

    那張虎皮長達千丈!

    無數妖蠻舉著半聖虎皮,不斷向前移動。

    那虎皮,是妖族半聖狼戮的聖座。

    巨大的虎皮彷彿有著恐怖的威能,所有看到的人族都心神一震,就見一頭半透明的巨虎徐徐從虎皮之上站起,沖寧安城長嘯。

    城將裂,天欲崩。

    方運輕輕一眨眼,那巨虎虛影消散。

    叮叮噹噹……

    城牆之上,到處都是武器落地的聲音。

    眾多士兵面色發白,甚至有新兵嚇得昏死過去,屎尿齊流。

    「哈哈哈哈……」眾多妖蠻放聲大笑,一些大蠻王甚至還故意把聲音傳到寧安城上空。

    「人奴果然都是廢物!」

    「見到我們連兵器都拿不穩,真動起手來只能跪下!」

    「這些小雜種,還不夠老子一口吞的!」

    眾多妖蠻開始罵陣,打擊人族士氣。

    但是,大多數讀書人不為所動,許多普通士兵又氣又惱,心裡憋著一股勁要殺妖滅蠻。

    方運只是稍稍示意,一道道命令便傳遍全軍,讓全軍安定下來。

    接著,人族一方派人用妖語罵陣,很快張破岳閑著沒事也開始大罵。

    人族讀書人終究更懂如何罵人,眾多妖蠻氣得雙眼通紅,恨不得立刻攻城。

    雙方相距甚遠,等蠻族安營紮寨必然到晚上,按照慣例會在明天攻城,所以方運並不特別在意今日。

    在看清妖蠻軍容后,方運便囑咐值守大學士,正要下城牆,卻收到一封重要的傳書。

    左相柳山的母親病危,隨時可能去世。

    柳山自小流落街頭,後來被同城同宗柳家之人收養。柳家雖非望族,也算大戶,其母也不曾虧待了柳山,在發現柳山天資聰穎后,盡心栽培,許多待遇甚至好過柳家親子,在柳城傳為美談。

    柳山有了功名后,對母親非常孝敬,雖然無法經常回柳城侍奉,但經常會寫家書或郵寄各種物品,過年過節更是禮盒盈門。柳父去世后,柳山對母親更加用心,全柳城百姓交口稱讚。

    由於柳母不願意離開柳城,便一直沒有前往京城,本來身體好好的,但越來越多的人指責柳山,導致柳母抑鬱寡歡。

    柳山本來已經想盡辦法阻止柳母探聽外界消息,但柳母今日還是聽到寧安城發生的事,得知柳山與方運撕破臉皮,又得知柳山被張破岳罵「爾母婢也」,一向好強的柳母大罵一聲「枉為人子」便吐血昏迷。

    方運抬頭看向城牆上的柳山,發現越來越多的人一起看過去。

    柳山竟然面不改色,依舊遠眺前方,彷彿絲毫不知此事。

    方運抬頭看了一眼天空。

    景國國運的影響開始顯現。

    與柳山越親近之人,受到的傷害越大。

    張破岳看了柳山一樣,冷哼一聲,繼續舌綻春雷大罵妖蠻。

    方運思索片刻,道:「柳相,方才得知令堂病危,寧安城雖危機四伏,但一個大學士並不能影響戰局。你若牽挂母親病情,可回鄉省親。」

    終究是對方母親遭難,方運沒有落井下石,而是以同僚的身份做應該做的事。

    張破岳等人同樣沒有在這種時候攻擊柳山。

    柳山緩緩道:「方虛聖的好意本相心領了。自古忠孝難兩全,景國陷於危難,老夫一心報國,只能舍大國而棄小家。更何況,本相已經遣人用最好的藥物治療,也請了最好的大夫,即便回去也於事無補,只能聽天由命。」

    「也罷。」方運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