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人族與蠻族繼續罵陣,但一方不出城,一方不攻城,很快停止。

    上億蠻族大軍開始安營紮寨,妖蠻諸王懸浮在上空,數量超過兩千,明明什麼都沒做,卻充滿龐大的壓迫力。

    蠻族大營的中心置放著千丈虎皮,附近一里內都沒有蠻族,成為億萬妖蠻之中的一塊空地。

    蠻族安營,今日不會有戰事,城牆的讀書人陸續離開,只有值守將士以及一些景國大學士遲遲沒有離開。

    張破岳站在城頭,皺眉道:「那張虎皮,到底僅僅是震懾,還是狼戮真的會降臨寧安城?」

    「他們若能攻破寧安城自然只是震懾,若攻不破,那狼戮必然降臨。」

    「陳家……有什麼消息?」

    「本國的半聖世家已經全部動員起來,不過他們的重心放在京城,目前寧安城只是各派一位大儒,那些多年前晉陞大儒之人都未來寧安。」

    「也就是說,眾聖世家放棄寧安了?」

    「那可未必,兩界講究階位對等,一旦狼戮降臨,陳聖定然也會駕到。」

    「唉,真不希望陳聖參戰。」

    「沒有辦法,十國當年爭得厲害,若要請他國半聖,必須要交出國土。對人族來說不算壞事,但對弱國來說卻難以決斷。」

    「此次蠻族南下,打了如此多年,寧安城堅守幾年不成問題。」

    「不,正是因為這場戰爭打了太久,蠻族已經不想再耗下去,所以此次蠻族入侵必然會在一年內見分曉。祭出半聖坐席,是大決戰的訊號。」

    「如果說畢參之戰是第二次兩界山大戰的序幕,那這一戰便是兩界山大戰的號角,無論孰勝孰負,必然會引發兩界山大戰。」

    「幸好有方虛聖,不僅貢獻多首強大的傳世戰詩詞,更給聖院帶去血芒界、十寒古地和蛟聖宮的大量物資,僅僅他提供的物資,就可以供全人族打四五年高強度的消耗戰。方虛聖之功,已經真真正正等同半聖。」

    「是啊,自從方虛聖橫空出世,人族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進步,以前閉關修習三四年也不會發覺人族有大變化,現在哪怕閉關一個月,都會發現自己落伍,必須要學習新興事物,尤其是醫家、工家和農家,發展之快遠超其他各家。」

    「方虛聖為我們工家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即便墨子再世,大概也會虛心承認在『工技之術』方面不如方虛聖。我們工家之人最清楚,方虛聖在寧安擔任縣令的那年就拓寬工家聖道,對人族的貢獻已經堪比半聖。」

    「每每看到方虛聖在戰場,即便再絕望,也都有一絲不滅的希望。」

    「所以,方虛聖乃是中興之主!」

    人族在城牆談論,外面的妖蠻繼續安營紮寨。

    半夜,方運得到一個消息,帶人離開住處,抵達南城門外。

    就見一支長長的隊伍已經到達,接受士兵的盤查。

    組成這支隊伍的馬車牛車連綿不絕,沒有明確的旗號,也沒有閃亮的軍械,抬眼望去,皆是女子,鶯鶯燕燕,群雌粥粥。

    和普遍穿裙裝的女子不同,這些女子都身穿在外行走的勁裝長褲,少有較弱之氣。

    為首之人,一身紅色勁裝,手持黑鞘軍刀,面若桃花,美目流離,但又帶著普通女子不具備的英氣。

    景國公主趙紅妝率領巾幗書院各地的女子抵達寧安城。

    「紅妝見過方虛聖!」

    趙紅妝不行女子之禮,而是學男子向方運一拱手。

    附近的讀書人眉頭緊皺,若對方不是景國公主,一些老人定然會不客氣呵斥。

    方運點點頭,道:「你們其中一些人已經參與救死扶傷,甚得軍民喜愛,此次再增人手,實乃寧安之福。趙紅妝!」

    「在!」趙紅妝立刻挺直身體,如赳赳鷹狼。

    「自今日起,在寧安城新設『戰時救護所』,隸屬太醫院『軍醫司』。戰時救護所設『金瘡醫』一人,主管救護所一應事務。巾幗書院所有女子加入救護所,職同輔兵,位同戰兵,賞罰等同,一切依軍令而行!若不願從軍者,可暫住寧安城,待明日離開。」

    趙紅妝正色道:「我等不遠萬里前來寧安,早已視死如歸,更何況軍令!」

    方運望向車隊中的其餘女子,無一人反對。

    方運點點頭,道:「好。軍醫司乃五品衙門,戰時救護所暫定為七品衙門,金瘡醫為七品,另需八品醫官若干。今日封趙紅妝為救護所八品醫官,賜官印。」

    戰時一切從簡,就見方運的隨從捧著官印和官冊,遞到趙紅妝面前。

    趙紅妝愣在原地,她身後的所有女子也愣在原地,如此雷厲風行的軍令不算什麼,但竟然當眾給女子封官、賜予官印,舉世罕見。

    人族歷來重男輕女,宮中一直有女官,后妃、公主或郡主等等都有品級,但無論是女官還是公主的印璽,都與正常的官印有所不同。

    在人族之中,讀書人手中的官印才是真正的官印,即便是太后的印璽也無權下達政令軍令,只能在宮中發令。

    無論是漢朝時期大權在握的呂后還是現如今景國太后,下達政令軍令都蓋國君玉璽,而非太后之印。

    男女同印,只此一例。

    在場的讀書人難以置信地望著方運,一些讀書人恨不能以性命要挾方運收回成命,但是,現如今方運的地位已經是半聖之下第一人。

    文豪封號與虛聖等同,但文豪僅是一種獨特的文位,用以衡量一個讀書人的實力。

    現如今的方運,在成為血芒、十寒與長江三主后,真實地位已經超過衣知世。

    除了大儒和方運好友,沒有人敢當面反對方運,大學士都沒有資格!

    連東聖閣特使說殺就殺,何人敢違逆虛聖!

    趙紅妝望著方運,突然想起當年方運在巾幗書院前說過的那些話。

    「革新,不是請客吃飯!」

    「住在倒峰山的人,一言滅妖蠻,一字誅妖聖,你們,至少有不遜於他們的力量,才有資格平起平坐!」

    「革新成功前犧牲的戰士們,永遠享受不到勝利的果實,所以,你們可有死於黎明前的覺悟?沒有的話,就不要大言不慚,滾回家讀你們的《女誡》,學你們的三從四德!這個時代,只有鮮血才能鑄就上升的階梯!」

    趙紅妝望著方運,回憶著方運說過的話,突然淚如湧泉,淹沒眼前的世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