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紅妝徐徐下蹲,最後半跪在地,捧著醫官官印,用盡全身的力氣喊道:「下官趙紅妝,謝方虛聖為天下女子鑄就聖道根基!」

    眾多女子一愣,全都想起當年方運說過的話,因為在巾幗書院,除了《十三經》,唯有方運所著詩詞文章和語錄是必學書籍,其餘眾聖經典都只是選學。

    巾幗書院有一本《虛聖家語》,記載方運的一些言行事迹,但許多女子卻稱這本書為《方子》。

    她們每個人都記得方運那句話,只有鮮血才能鑄就上升的階梯!

    但是,在現如今的聖元大陸,女子即便想犧牲、想與妖蠻戰鬥也沒有機會。

    人族眾聖,億萬男子,無數讀書人,封鎖了女子上升的階梯!

    而現在,方運站在眾聖與所有讀書人的對面,親手打破那道封鎖,鑄成女子封聖的根基,打造第一階階梯。

    方運撕開夜空,迎來屬於女子的第一束天光!

    眾多女子淚眼婆娑,紛紛跪倒在地。

    以軍士之身,謝萬軍之主!

    「進了這道門,你們便會被視為士兵,不會得到任何優待!同樣,你們每一個人都有機會獲得官職!你們,踏著無數女子的血淚走到這裡,總有一天,會有更多的女子踏著你們的血淚向上攀登!」

    無數女子仰望方運,如仰望雲端之聖,如見垂天之門,門后聖道隱沒,大放光明。

    與此同時,文曲星光似有閃爍,隨後,一道道強大的神念在聖元大陸高空激蕩,不知在尋找什麼。

    方運文宮之中,萬民文台的城市裡,多了一個女官。

    方運拿出這些天制定的救護所章程,讓軍醫司立刻照辦。

    醫家讀書人即便有萬般不願,此刻也不敢有絲毫違逆,戰時對抗方運命令,必死無疑。

    三州總督、鎮北大將軍,實際是景國皇室給方運的一把利劍,一把不帶鞘的利劍。

    傳書不斷,涉及寧安城各種事務,方運沒時間跟趙紅妝敘舊,很快離開。

    在東方浮現魚肚白時,寧安城的部分軍營已經開始生火做飯。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在寧安城牆的時候,方運以及眾多高文位讀書人再次來到寧安城的北城牆上。

    寧安城頭,機關林立,士兵整齊,同時還有大量的海族站立在人族士兵之前,構成第一道防線。

    寧安城外,營帳如海。

    形形色色的蠻族營帳密密麻麻地分佈在前方,即便十人住一處營帳,也有千萬之多。

    大部分蠻族剛剛起來,但已經有部分蠻族早就吃了一頓飽飯,在營地最前方排列成軍陣。

    百萬狼蠻望向寧安,周身氣血升騰,雙眼通紅。

    皇者狼馳並未出現,但蠻皇狼原站在百萬狼蠻之後,在太陽的照耀下,全身的毛髮金光燦燦,他手中的金斧不見,在與牛山的戰鬥中打碎。

    狼原微微一笑,露出兩排上下交錯的利齒,大聲道:「不要急,先等等,我有一份厚禮相贈。」

    說完,狼原站在原地等候,而蠻族侍從送上一盤盤帶著血絲的烤羊腿,它一口一條羊腿,如同咀嚼脆骨一樣,讓人族士兵大為驚訝。

    不多時,西方飛來一團濃密的雲朵,雲朵邊緣偶爾可見龍爪龍鱗,皆是白色。

    不多時,那雲朵飛到蠻族大營與寧安城之間,雲朵散去,露出三頭白龍。

    為首白龍眼中金光流動,體長超過三十丈,散發著厚重的龍威,寧安城上所有的水族不得不低頭行禮,戰戰兢兢。

    這是一頭尊貴的龍皇。

    敖煌就在方運身邊,面露驚色,低聲道:「方運,看來西海龍宮早早就發布命令召集眾龍。這是敖潮,千年前的大龍王,天賦驚世,之後便遊歷星空,顯然是遇到大機遇。不知道西海龍宮還隱藏著幾頭這樣的龍皇,你一定要小心。」

    方運輕輕點頭,敖潮之名曾經聽過,活動在戰國與春秋之間,是各國諸侯的座上賓,甚至拜見過孔子,請教過人族聖道。

    論輩分,人族半聖見到他都要稱一聲師兄。

    那敖潮面無表情,見到方運后微微低頭,道:「龍皇敖潮,見過文星龍爵殿下。」

    「免禮。」方運並無絲毫禮讓。

    敖潮眼中閃過一抹不悅之色,輕哼一聲,道:「文星龍爵好大的架子,當年本皇與孔聖論道時,天下還無虛聖!」

    眾聖世家的大儒看到這一幕,微微皺眉,這位龍皇的資歷太老,萬一拿出當年先祖的遺物或說過的話,眾聖世家只能陪笑。

    「孔聖弟子未有千年不曾封聖者,更遑論與他論道之人。無非是螢蟲見光,妄稱與日月同輝;青蛙入河,妄稱與海洋同壽!」

    「本皇見《論語》原本時,你祖宗還不曾認字!」敖潮道。

    「倚老賣老,假以時日,必叩爾脛!」方運處之泰然,絲毫沒有被敖潮影響情緒。

    當年孔子笑罵同鄉人「老而不死是為賊」后,便以手杖敲打同鄉之人的小腿。

    眾多讀書人輕笑,一些人甚至看向柳山,沒想到隔了幾日,方運又罵一賊。

    敖潮臉上浮現怒色,隨後扭頭看向敖煌。

    「敖煌,你身為真龍,為何與人族糾纏?本皇回來三日,聽到的到處都是你與敖雨薇吃裡扒外的傳言!」

    敖煌不屑地冷哼道:「本龍是東海龍宮真龍,你們西海龍宮的爪子伸不過來!本龍除了龍位不如你,其他地位和方運一樣,遠在你之上!你雖遊歷萬界,但不過空活千年,現如今,萬界變化最大之處便是這聖元大陸!若在幾十年前回來,你或可耀武揚威,但現在回來,本龍勸你虛心學習,你已經落後現如今的人族與龍族,連入方運門牆聽講的資格都沒有!」

    「可笑至極!聖元大陸如一口枯井,豈能與萬界星空相提並論?」

    「你身在萬界,其心如井;方運身在井中,心見萬界!可笑你堂堂龍皇,卻固步自封,見識連我這個幼龍都不如!」敖煌老氣橫秋道。

    一眾讀書人差點翻白眼,敖煌雖然連十歲都不到,可畢竟是真龍,得到的傳承太多,除了性格孩子氣,其他方面都遠遠超過活了百年的妖王。

    敖潮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輕嘆一聲,道:「當年本皇就擔心我龍族會被人族欺騙,以致於迷失,現如今已成事實。敖煌,與我回西海龍宮,我將這些年的經歷傳承給你,讓你明白何為龍族!」

    敖煌卻用憐憫的目光看著敖潮。

    「你所知的龍族,早就失敗了!」

    眾多讀書人心中暗驚,沒想到敖煌竟然已經懂如此道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