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柳山卻道:「姜相此言有所欠缺。聖院救與不救,乃是此戰重中之重!若聖院不救,馬上撤退是最佳的選擇。本相問諸位一句,聖院若不救,寧安城拿什麼防守?人命?若諸位都戰死在寧安城,那將來京城陷落也只是時間問題。」

    張破岳道:「若寧安城上下一心,即便聖院並不援助,我等也有取勝的機會。怕就怕,像柳相和古銘舟這樣的人物,被景國國運排斥,不知是否身在景國心在蠻,暗中搗鬼!」

    「張將軍,事態緊急,就不要做無謂的口舌之爭。」

    「那日古銘舟喋喋不休,不斷擾亂方虛聖指揮戰鬥,若沒有阻撓景國之心,本將一萬個不相信。現在本來商討是如何對抗蠻族,你倒好,不僅鼓動我等撤退,竟然還想藉機生事,懲罰我們這些辛辛苦苦指揮戰鬥的兵家之人。反倒你是,只是站在城牆之上,赤口白牙,大言不慚。」

    柳山微笑道:「張將軍何出此言?老夫乃一國左相,本應該坐鎮中樞處理天下政事,現如今來到寧安城讓我做什麼?讓我帶兵還是去訓練民夫?平時出謀劃策,緊急時可出手參戰,才是老夫應做的。現在,還不到老夫出手的時候。」

    「怕就怕真需要你出手的時候,你縮在我們身後,算計著如何撤退!」張破岳譏笑道。

    柳山淡然道:「若有需要,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老夫來到寧安城,並非是看風景的!」

    「既然左相如此說,那到了危難關頭,可不要退縮!」張破岳道。

    「當然。」柳山又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周君虎瞥了柳山一眼,看向方運,道:「不理那些無稽之談,更何況,就算聖院不出手,各世家也不會置之不理。若是寧安城陷入危難,陳聖至少會派化身前來,保護我等離開。」

    「說的對!」張破岳笑道。

    聽到陳觀海的名號,紛亂的心稍稍安靜下來。

    柳山等人聽到陳聖之名,也不敢造次。

    張破岳道:「如果我所料不錯,一旦方虛聖離開城牆休息,蠻族必然會全面攻擊。方虛聖恐怕只能返回城牆,繼續指揮,直到才氣精力耗盡。到了那時,蠻族必然給予最後一擊。所以,請方虛聖一直將才氣維持在一半左右,偶爾休息,不用太久,閉目休息半刻鐘即可支持一天。畢竟……一旦大儒和大學士都參戰,指揮全軍的任務都會落在您的肩頭。」

    方運輕輕點頭。

    其餘讀書人暗暗嘆氣,這種時候,真的只能靠方運,即便大儒都無法精確控制四面城牆數百萬將士,控制一面已經是極限,而且必須是兵家大儒才行,可不是所有兵家大儒的力量都適合指揮大規模戰鬥,有的兵家大儒更像猛將,善於萬軍叢中取敵酋首級。

    許多名將被百姓推崇,勇是極重要的因素,絲毫不下於智。

    田松石道:「對方蠻王妖王的數量遠遠超過我們的大學士,大蠻王和大妖王的數量也遠遠超過我們大儒,這一戰,委實太難了。更何況,我們不能無限借用聖廟才氣,只能在危急時刻使用。妖蠻諸王之下,不足為懼,諸王才是唯一需要我們忌憚的。還有……那位不知道是否出手的狼馳。」

    城牆之上出現短暫的沉默。

    過了一會兒,才有人開口,繼續討論如何針對蠻族。

    自始至終,柳山都微笑聆聽,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在這幾天中,各方的蠻族甚至放棄攻打其他國家,全部向寧安城前進,但武國不依不饒,攔住了部分蠻族,不然寧安城外的蠻族至少會多出兩千萬。

    數千萬的大軍整備需要很長的時間,在它們整備完成之前,人族已經商討好了初步的方案。

    與其說商討好,不如說是使用各國或兩界山慣用的一些手段,沒有任何真正行之有效的計劃,只能隨機應變。

    夜幕降臨,人族再度換防,方運也坐在平步青雲之上,閉目睡覺。

    許多人看著方運,感到心疼。

    嗚……

    號角聲聲,蠻族大軍幾乎傾巢而出,在夜色下猶如一條條黑色的洪流,包圍寧安城。

    今日並未戰鬥的牛山直直飛出城頭,沖向蠻皇狼原。

    狼原露出掩飾不住的厭惡和膩味,好像嘴裡被硬塞了幾百斤的肥肉一樣,但卻毫無辦法,只能向天空飛去。

    讓許多讀書人感到奇怪的是,狼聖軍的領袖、妖族皇者狼馳並沒有出面,一直在那巨大虎皮附近的帳篷中修鍊。

    三十萬狼聖軍全部出動!

    不多時,蠻族大軍分佈在寧安城的四個方向,形成四面妖蠻血旗。

    「殺!」

    「殺!」

    數千萬的蠻族齊聲吼叫,四面妖蠻血旗突然沖高空飛去,最後在竟然融合成一面巨大的妖蠻血旗,豎立在半聖狼戮製造的星辰虛影之上。

    在巨大的妖蠻血旗形成的一瞬間,所有妖蠻感到渾身充滿了力量,而人族則感到少許不適。

    四面八方的蠻族繼續向寧安城發起攻擊,烏壓壓一片。

    失去方運的指揮,城牆之上很快成為混亂的戰場,幸好水族眾多,人族短時間內不至於潰敗。

    一刻鐘后,方運睜開雙目,憑藉永固《正氣歌》的力量,瞬間接管全軍,繼續指揮戰鬥。

    形勢立刻逆轉。

    但是,蠻族並不氣餒,繼續維持高強度的戰鬥。

    可惜,正如柳山所說,人族越來越吃力,妖蠻在相同時間的傷亡越來越少。

    三個小時后,寧安城的四方各飛出一百蠻王。

    真正的攻城正式開始。

    寧安城的大學士一共只有一百餘人,水族妖王倒是不少,但到了妖王層次,很少會拚命,而且它們的實力在陸地上遠遠不如妖蠻。

    不過,人族與水族妖王早就商定好,水族妖王主要負責避免人族大學士被妖蠻諸王近身,而人族大學士則儘可能防止水族妖王被殺。

    四百蠻王飛到寧安城一裡外后,竟然停在半空,然後釋放妖術。

    水火冰雷、聲霧血氣……形形色色的妖術在天空飛舞,如同一一頭頭恐怖的怪獸,成群結隊撲向人族將士。

    看到蠻族的手段,人族大學士心中矛盾,好處是妖蠻的妖術並不強,可以輕鬆用戰詩詞擋下,壞處是,這明顯實在消耗大學士力量。

    人族只能硬著頭皮迎戰,外放各種戰詩詞。

    時間徐徐過去,方運一直沒有出手,一邊指揮數百萬大軍,一邊繼續鑄就武廟文台。

    人族漸露頹勢,即便方運親自指揮,人族將士也開始有了傷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