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半刻鐘后,人族與水族開始後撤,因為每一面城牆已經站著超過五十萬蠻族,而且越來越多的蠻族正不斷登城。

    現在人族過半的力量要攻擊城牆上的蠻族,以致於城牆外的蠻族即便排著密集的隊形也不會有較大的傷亡。

    當寧安城頭每一面城牆的蠻族數量超過百萬后,蠻族終於吹響了大衝鋒的號角。

    就見寧安城四面各有超過一千萬蠻族沖向城牆。

    千萬蠻族如巨浪一般奔涌著,氣勢沖霄,殺意瀰漫,彷彿只要它們登上城牆,就會以摧枯拉朽之勢衝垮人族大軍,取得決定性的勝利,而後便會與諸王一同攻城。

    高空之上,牛山在與狼原戰鬥。

    方運繼續指揮,但誰都看得出來,隨著城牆上的蠻族越來越多,人族傷亡越來越慘重,再完美的指揮也無濟於事。

    畢竟,蠻族是用命來製造優勢。

    在蠻族的大衝鋒號角聲中,數以千萬的蠻族猶如螞蟻噬象一樣奔跑,攀爬城牆,登上城頭,攻擊人族……

    寧安城,彷彿即將被蠻族的潮水淹沒。

    突然,方運身後青氣噴涌,一座充滿鐵血氣息與金屬質感的黑鐵色文台升到高空,瘋狂吸收天地元氣。

    所有讀書人以及妖位高於妖將的妖蠻都本能地看了一眼那又黑又亮的奇特文台。

    那文台之上,佇立著一座建築,一座廟堂。

    廟堂的牌匾之上,寫著「武成王廟」。

    武廟文台。

    眾人都被這奇特的文台吸引,本能地向廟內看去。

    武廟大門敞開,一尊老者的雕像立在武廟的最深處,昂然而立,額隆頂高,白須飄然,葛衣著身,腳踏芒鞋。

    蠻族認不得,但眾多讀書人立刻認出,這位便是姜尚姜子牙,人稱太公,獲封武成王。

    姜子牙另有一個封號,兵祖,兵家之祖。

    姜子牙如君王,兩側排列如臣子的雕像。

    兩排的雕像有的面容清晰,有的面容模糊,凡是面容清晰之人,每一個讀書人都能叫出他們的名字。

    韓信、衛青、李廣和李牧等人。

    少數人立刻記起,除了姜子牙,武廟中所有面目清晰之人,皆與方運的作品有關。

    眾人又喜又驚,喜的是,方運竟然鑄就出全新的兵家文台,而且這文台的氣息殺伐無儔,必然能位列最強文台之一;驚的是,現在方運已經凝聚出七座文台,雖然說文台越多越好,但若是無法掌握,七座也遠遠不如一座。

    眾人見武廟之中的兵祖姜子牙眨了一下眼,消失不見。

    隨後,姜子牙的虛影出現在方運身後,胸前浮現一本書,一種無形的力量籠罩整座寧安城。

    全城閃過一抹亮光。

    只有大儒才能發現,姜子牙手中那本書乃是《六韜》,又叫《太公兵法》,而那本書正好翻到《守土》一卷,乃是太公指點文王如何守護國土。

    全寧安城的所有將士都感到自己獲得太后、國君與方運的信任,所有的疲憊與彷徨一掃而空。

    與此同時,寧安城的所有兵器發出一聲輕吟,兵器的威力全部增加!

    一頭蟹妖帥詫異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兩把蟹鉗,不知道怎麼回事,兩把蟹鉗的力量突然大增,原本要消耗大量氣血才能夾死一頭妖帥,可方才竟然輕輕鬆鬆就把一頭妖帥一分為二。

    一個兵家進士突然露出詫異之色,方才自己對一營弓手使用兵法一鼓作氣,能讓弓手在短時間內實力更強,射出更多的箭,可沒想到效果竟然是之前的兩倍!

    一個新晉大學士眨了眨眼,他的大學士防護戰詩明明很弱,可方才竟然承受了整整七道妖術還依舊存在。

    「方虛聖的新文台對所有人都有效!能增強武器,增強水族的身體,還能增加所有兵法!」

    「不僅如此!所有守護防禦的力量也獲得增強,我人族所有的防護戰詩的威力至少提高五成,甚至可能翻倍!」

    「這是什麼文台?可怕!」

    「兵器力量增強,加上兵法增強,再加上防護戰詩增強,我們的實力至少翻一番啊!」

    所有兵家讀書人欣喜若狂,兵家文台多種多樣,但任何一種文台也遠遠無法跟這武廟文台相提並論。

    姜太公虛影突然消失,回到武廟之中。

    獲得姜太公的力量加持,人族越戰越勇。

    眾人繼續戰鬥,但一些人發現,方運身後又出現一個半透明的人影,箭聖李廣。

    武廟之中的李廣雕像則消失不見。

    衛青善攻,李廣善守;衛青善謀,李廣勇武。

    衛青所過之處,蠻族望風而逃;李廣所據之城,蠻族從未攻破。

    兩位同時代的兵家之人,都在各自的領域有著他人不能及的力量。

    當李廣浮現后,人族所有弓弩手的身體、弓弩與箭矢表面都浮現一層淡淡的白光。

    漫天箭矢飛舞。

    噗!噗!噗……

    一個又一個蠻族被箭矢擊中。

    一直記錄戰場的許多兵家人目瞪口呆,因為僅僅北面城牆的一輪射擊,就殺死一萬蠻族,重傷六千。

    隨後,更讓兵家人難以置信的一幕出現了,所有戰詩兵將射出的箭矢,威力同樣增加!

    戰詩兵將本身就帶著光芒,武廟李廣的力量雖然加持在它們身上,但沒有人能看出來。

    方運下達命令,讓更多的讀書人喚出使用弓弩的戰詩兵將。

    接下來,人族漫天箭矢襲向蠻族。

    成片成片的蠻族倒地身亡,甚至是一個部落接一個部落被滅族。

    蠻族諸王愣在空中,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命令大軍後撤三里,並放棄密集陣型攻城。

    因為,就在幾息前,最強的一輪弓手、機關和戰詩兵將的齊射,造成十二萬蠻族陣亡!

    不是受傷,而是陣亡。

    但是,人族並沒有停止射擊。

    撤退的蠻族幾乎成了活靶子。

    待最後一個蠻族撤到三裡外后,寧安城頭響起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妖蠻諸王沒有心思去管人族,而是計算傷亡,得出一個讓它們不寒而慄的數據。

    從武廟文台出現開始,到最後一個蠻族撤退,這短短的時間裡,陣亡的蠻族有六百萬之多!

    平時一個白天也就能死這麼多蠻族而已。

    它們是怎麼死的?

    眾多蠻王望向寧安城,無比後悔,早知如此,就不應該使用密集陣形衝鋒。

    為首的逆種咬牙切齒道:「方運早就鑄就這座新文台,一直在等我們使用密集陣型衝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