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安城外,遍布妖蠻屍首。

    除了一些強大的蠻族屍體被帶走,其餘屍體都鋪在地上,密密麻麻。

    一架架機關從城牆落下,在蠻族的屍體中挑挑撿撿尋找蠻將或妖位更高的屍體。

    人族將士興奮至極,同時又小心翼翼戒備,避免蠻族突然反擊。

    天空之上,牛山回返寧安城,狼原喘著粗氣落回大營之中,召集諸王議事。

    人還未齊,一頭大蠻王就道:「不知諸位有沒有發現,人族這些年的實力增長太快,尤其是諸王以下的力量,隱隱有壓制我蠻族的趨勢,我們不能再利用妖海戰術去圍攻!以我之見,不如向人族發起『十王戰』,利用十王戰決定寧安城的歸屬。」

    「十王戰要雙方各出十人,寧安城中大都是晉陞不久的大儒,他們連四個平境大儒都湊不齊,反觀我們蠻族養精蓄銳多年,巔峰大蠻王已經超過十頭,他們絕不會答應十王戰。」

    「那就進行蠻王與大學士的小十王戰。」

    「小十王戰?誰對付方運?」

    全場鴉雀無聲。

    「人族十分狡猾,若不能把他們逼到絕境,根本不會答應十王戰。」

    「現在的人族哪裡比得上當年兩界山前的人族,當年只要我們挑戰,人族就敢迎戰,甚至有大儒連續參與三十四場十王戰,有勝有敗,最後活活累死,為了表達對他的敬意,妖界暫停十王戰,這才給了人族喘息之機。」

    「現在這些人族只會龜縮在城市中,接受聖廟的庇護,遠不如當年的人族。」

    眾多蠻王不斷攻擊人族,全然忘了不敢跟方運進行小十王戰的事。

    諸王議事商討的時候,眾多人族也匯聚在一起,商討軍務。

    和之前的戰場相比,寧安城的城牆之上多了一些美麗的倩影,不斷有精通醫術的女子帶著醫藥箱前來為受輕傷的士兵進行簡單的治療包紮。

    在這寧靜的時刻,許許多多士兵默默望著那些女子,一旦被人發現則扭頭看向它處,面龐微紅。

    在一些營隊中,這些女醫生成了熱點話題,一些老兵認為女人上戰場不吉利,純粹是在瞎胡鬧,但一些年輕的新兵則相反,認為她們總會幫得上忙,引發爭論。

    無論如何,一部分士兵默認了一點,這些女大夫和自己站在相同的戰場,是真真正正的戰友和同袍。

    一些高文位的讀書人發現人族士兵對女人態度的轉變,微微皺起眉頭,但隨後看了看方運,沉默不語。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高文位的人都圍繞在方運周圍,想要了解武廟文台。

    在得知方運曾想建立一座供奉兵家所有先賢的廟宇后,兵家人十分高興,但其餘各家人卻沉默不語。

    人族之中,兵家的的確確擔負著最重要的守御和進攻的任務,但是,其餘各家也付出巨大的努力,缺少任何一家,人族都不可能走到今天。

    更何況,幾乎各家都警惕兵家,因為在戰國、秦末漢初、漢末等等戰亂時期,都是兵家空前壯大的時候,可一旦兵家完全得勢,必然會窮兵黷武,兵家執政的勢力往往最先崩塌,因為兵家只適合攻伐和防禦,並不適合治國。

    西漢初期,農家曾經得勢,農家人提出休養生息,形成了著名的文景之治,但事後有大儒總結,所謂的文景之治,不過是戰亂平息之後國家的紅利,只要皇帝不亂來,戰亂過後都會進入這種自然的時期,因為所有人都厭倦了戰亂,都想獲得安寧,並非是真正的盛世。

    在文景之治后,農家不通政事與人心的缺點便顯現出來,農家講究心態閑適、取自自然,但任何智慧生靈都有慾望,農家的治國之道與秦時的法家一樣,只適合在無欲無求的完美世界中實行。

    可惜的是,無論是聖元大陸、妖界還是萬界,都是無比殘酷的世界,無數的族群被淘汰,更何況落後的治國之道。

    農家的無爭太過天真,法家的嚴苛泯滅人性,工家則是把人當機關,墨家的種種是空中樓閣,而人有太多的需要,有物質與精神的雙重需求。

    唯有儒家的思想能滿足人族的雙重需求。

    漢武帝在年輕時期就明白一個道理,漢朝需要的是能在充滿泥濘、腐臭、骯髒、血腥、殘酷、紛亂的世界中奮力前行的治國之道,而不是只能在理想世界中實行的治國之道。

    漢朝需要披荊斬棘的武器和鎧甲。

    在確定法家與農家無法帶領漢朝走向真正的盛世后,漢武帝尋遍朝野發現,儒家並不完美,但提倡的種種思想最符合人族理念,也能在各家之中遊刃有餘。

    如果說兵家是身體的盔甲與武器,那儒家便是精神的盔甲與武器,能教化後代傳承學問,能讓人心凝聚族群牢固,能鞏固皇權穩定階級,不是完美無缺,但卻是最適合治國的聖道思想。

    儒家沒有選擇漢朝與武帝,而是漢武帝選擇了儒家武裝漢朝的精神,選擇法家武裝漢朝的制度,選擇兵家武裝漢朝的軀體。

    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大一統聖道根基,徹底整合人族,吸取秦朝的經驗教訓,讓皇權更加集中,讓政體更加穩固。

    如果說秦朝在名義上讓人族統一,那漢武帝則做到人族在精神與信仰統一,以致於在十國紛亂時期,人族政體分裂但信念並未分裂,依舊聚集在以聖院為核心的人族力量周圍,保持精神上高度統一。

    至於儒家的缺點,漢武帝捨棄不用,而並非完全否定儒家。

    不過,眾人的警惕很快消散,因為現在不是人族內鬥的時候,而是一致對外的時刻,現在的兵家越強越好,一旦戰勝妖界,各家自然會聯手打壓兵家。

    兵家繼續提升力量,方運身為儒家虛聖,並沒有保留,詳細講述自己鑄就武廟文台的細節。

    未鑄就文台的讀書人聽得格外仔細,一些兵家人甚至面露激動之色,方運現在口含天言,親自講的每一個字都會深深烙印在他們心中,對他們將來鑄就兵家文台作用極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