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戮眼中精芒一閃,道:「你以為本聖會給你進入葬聖谷阻撓妖皇的機會?」

    方運道:「哦,看來我推測的不錯,你之所以南下侵略景國,不僅為了殺我,也為了阻撓人族一些大儒前往葬聖谷。」

    「你可以如此想。」狼戮道。

    「所以你堂堂半聖說話如同放狗屁?」方運毫不客氣嘲諷。

    億萬妖蠻再次憤怒,即便是當年兩界山交戰之時,人族聖位之下也沒有人敢如此攻擊半聖。

    眾多讀書人紛紛翻白眼,還有幾個差點跑過去求方運少說點,對方可是實打實的半聖!

    大學士嘲諷半聖,全妖界都會震怒,換做在妖界,不等眾聖出手,妖界意志都可能直接出手誅殺。

    狼戮的面色終於出現較大的變化,沉聲道:「方運小兒,本聖不想殺你,不代表你可以侮辱本聖!」

    「要麼我去葬聖谷你退兵,要麼你承認自己放屁,你自己選一個吧。」方運道。

    狼戮微微張開嘴,露出兩排慘白的狼牙,眼中的血色更加濃厚。

    「待本聖破城,看你是否還敢如此!陳觀海,出來吧,本聖的耐心已經消失殆盡!」

    狼戮說完,右爪重重一拍地面。

    方圓萬里的大地輕輕一顫,以狼戮為中心,方圓十里內,一道道青中帶血的氣息扶搖直上,包圍狼戮。

    大量的灰石泥土被血青之氣帶著從地面緩緩升起,彷彿天空有巨大的吸力。

    所有蠻族都在緩緩上升的泥土之中,一動不敢動。

    待最上層的泥土沙石飛到百丈之高,所有砂石泥土開始向寧安城方向移動,越來越快,當沙石離開蠻族大營之後,竟然形成漫天的沙塵暴,橫亘千里,如大潮拍向寧安城。

    在漫天沙塵暴中,浮現狼戮的面部。

    所有人抬頭望天,望著那由沙塵凝聚的聖力風暴。

    彷彿天地都被這土黃奪走顏色。

    眾多大儒立刻出手,一道道有滅城之威的大儒戰詩在天空形成,呼嘯而過,攻擊聖力風暴。

    但是,所有的大儒戰詩在聖力風暴前都如同是大風中小小的紙片,不能阻撓分毫。

    「狼戮老友,何須如此?」

    聲音起時,天地湛藍,一界澄清,土黃色的聖力風暴停在原地,任由風暴之中狼戮面孔如何咆哮,也一動不動。

    天空生雲,潔白刺目,長雲如梯,跨越千里,落在寧安城外。

    一人踏雲梯,拾階而下。

    寧安城中,千萬水族與百萬人族望向雲梯之人,紛紛施禮。

    「見過陳聖。」

    「見過倚梅先生。」一些年紀大的大儒則稱陳觀海的齋號。

    方運深深作揖,禮數備至。

    陳聖化身面帶笑容,輕輕點頭,所有人明明都低著頭,可都感到陳觀海的目光看向自己。

    陳觀海化身作藍衣文士打扮,藍衣之上有數朵梅花,頭頂黑色玉帶進賢冠,銀髮叢中僅僅有數縷黑髮,臉上有細微的皺紋。他的目光溫潤至極,雙眼宛若天地間最澄清的寶石,不摻一絲雜質,卻又好像能包容世間萬物。

    那囂張跋扈的聖力風暴竟然如落塵徐徐消散,回歸大地。

    漫天沙塵暴彷彿因為看到陳觀海化身而自慚形穢,不忍以污濁入清池,主動放棄侵擾世間。

    萬里碧波鎮山川,一襲藍袍下寧安,持卷醉倚梅花上,半是書生半是賢。

    方運與眾人陸續抬頭,就見陳觀已經下了雲梯,站在寧安城外,明明只是尋常高,卻如一座山嶽立在山外,讓人仰望方得觀其背影全貌。

    眾多景國將士熱淚盈眶,多日的壓抑與得見半聖化身的榮耀在胸口激蕩,恨不能嚎啕大哭一場來宣洩。

    各處救護所的女子們則拚命跑向北面城牆,如花痴般望著陳觀海,只看一眼,立刻被陳觀海散發的奇特氣息吸引,沉醉其中,迷戀不已,同時喃喃自語,說一些痴話傻話。

    方運很是無奈地看了一眼那些女子。

    方運總覺得缺了什麼,仔細一看才明白。

    半聖降臨,不染塵世,腳下必有所踏之物,當年孔聖駕列國車,文王踏八卦圖,諸葛亮坐武侯車,蛟聖宮中黃金羊毛,皆稱聖座。

    那狼戮化身先聲奪人,以半聖妖虎之皮為聖座,而觀海化身並未帶傳說中的定世星盤,傳說那物乃是孔聖早年間所遇奇星,畫好星路,留給後人。後來人族半聖陸續前往,唯有陳觀海得之,煉化定世星盤,為聖座踏足,一旦正式出戰,必然踏之行天下。

    方運望著陳觀海的背影,心中卻有一絲涼意。

    陳觀海為人清雅,不喜排場,除卻兩界山大戰,很少踏定世星盤而出,但在狼戮已經祭出聖虎皮的情況下依舊不出定世星盤,恐怕還有另一種可能。

    定世星盤會加重自身的負擔,不如不帶。

    陳觀海周身十里內,漸漸有淺藍水光上升,卻不帶絲毫泥土,隨後充斥天地間。

    身在淺藍清光之內,所有人族只覺心神舒暢,心中所有焦慮憂愁全都消失殆盡,自身的傷口快速癒合,身體內彷彿多出一種異力,讓自己暫時變強。

    那狼戮的血青之光一旦觸及淺藍水光,自然後退,最後退避三里,讓部分蠻族暴露在淺藍水光之中。

    「不好……」狼原大吼。

    也不見陳觀海有任何動作,那些蠻族便頭頂生血梅,隨後身體化水滲入地下,血梅也隨之消散。

    超過四百萬妖蠻就這麼不明不白死亡,甚至還包括兩頭大蠻王。

    不僅蠻族,連人族也不寒而慄,那些蠻族臨死前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即將死亡。

    眾人暗嘆半聖力量果然可怕,怪不得說半聖化身無敵天下,唯皇位有反抗之力。

    方運瞪大眼睛,仔細觀察每一處細節,僅僅是半聖化身,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也會對自己將來觸摸聖道有極大的作用。

    數百萬妖蠻死亡,狼戮竟然毫不在乎,咧嘴一笑,道:「觀海小子,知道我早討厭你什麼嗎?整日風輕雲淡的樣子,每次跟我對戰就跟吃飯似的,即便被老子打得吐血,也跟菜掉到地上似的滿不在乎。」

    「菜掉到地上老朽會心疼。」陳觀海的聲音如玉相擊,長鳴不休。

    方運敏銳地觀察到,狼戮現在的語氣態度與之前有極大的變化,之前的狼戮似乎還有點端著架子,可現在更加隨性,明顯是一部分聖道力量被陳觀海驅離,讓狼戮恢複本來性情。

    「廢話少說,今兒個本聖定將打殺你!」狼戮說完,身後聖光升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