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濃厚的聖光之牆衝天而起,厚約百丈,長約十里,高無止境,突破夜空,如一面巨大的木板屹立在聖元大陸之上,連接外太空。

    隨後,一道道星光自天而降,打在聖光之牆上,聖光之牆不斷收縮,最後,所有的聖光收斂。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顆顆半透明的星辰,這些星辰匯聚成一面牆壁。

    星壁。

    在狼戮化身凝聚星壁的時候,觀海化身的目光掃過狼戮身後的所有星辰虛影,身後同樣升起聖光之牆,隨後接引星光,在身後凝聚成一面碩大的星辰牆壁,遮擋寧安城。

    在第二面星壁凝結的一瞬間,兩面牆壁之中,源自相同星辰的星辰虛影同時外放星光,相互連接。

    兩面星壁的所有星辰虛影的星光連接在一起,剎那后,所有星辰開始瘋狂移動。

    星辰虛影瘋狂閃爍,連接成線的星光也瘋狂閃爍移動,數息后,所有的星辰突然停下,兩面星壁之間,赫然形成一處被銀色星光包圍的獨立空間。

    觀海化身與狼戮化身徐徐高升,星壁空間也徐徐升高,最後,雙方離地數千丈。

    一些年輕的讀書人紛紛詢問身邊的老讀書人,但大多數讀書人都說不出所以然,只有那些世家子弟以及文位超過翰林之人,才會解釋。

    那便是傳說中的聖位星壁。

    歷代各族大戰,一旦有聖位插手,必然打得天昏地暗,當年無論是龍族、古妖還是妖蠻爭當萬界之主時,都打碎了數不清的世界,有些甚至比現如今的妖界都更加廣袤,更加富饒。

    孔聖封聖后,橫壓妖界,並自創星壁之法,避免眾聖毀滅一界。

    這星壁是借聖力與周天星力溝通一界意志,開闢暫時空間,星壁之內的雙方看似還在聖元大陸,實則已經處於另一個空間。

    受孔聖影響,萬界眾聖至今遵守一個規矩,在可能危害一界時,盡量凝聚星壁,在星壁中論勝負。

    若有完整的一界意志,星壁異常強大,基本不會外泄聖位力量,但若在沒有完整一界意志的地方,或沒有更強大的聖位相助,星壁會外泄出一些聖位力量。

    星壁之中的狼戮低下頭,看向下方,突然張開口,發出冷酷的笑容。

    「殺!」狼原大吼一聲,所有妖蠻齊齊仰天大吼,各部落快速整軍包圍寧安,再一次開始攻城。

    狼馳一動不動,但狼原則徐徐升高,沖牛山勾了勾爪子。

    狼原臉上浮現殘忍的笑容,道:「本皇將要進入葬聖谷,你出現的很好,正正好好可以當本皇的磨刀石!你們之中,無論誰進入葬聖谷,必死無疑!」

    狼原的目光掠過人族所有大儒。

    牛山冷哼一聲,扭頭看向方運。

    方運輕輕點頭,牛山哈哈一笑,帶著瘋狂之色,殺向狼原。

    奴直部落的許多蠻族看著牛山,目光熱切,但犬析只有羨慕,因為,短短數天內,牛山的妖位竟然已經突破神相大蠻王,晉陞單于大蠻王。

    在《滿江紅》與陳觀海力量的作用下,牛山現在的實力已經高於單于,接近可汗大蠻王。

    與一頭皇者搏命對戰,對於吸收過半聖之血與大聖之血的妖蠻來說,是最好的修鍊方法。

    犬析全身的黃色長毛隨風輕動,眼中戰意熊熊。

    皇者狼馳站在蠻族大營之中,緩緩說出四個字。

    「蠻王參戰!」

    「嗷……」

    數以千計的蠻王興奮地仰天嘶吼,他們等這一刻等太久了,能在狼戮化身之下參戰,即便戰死也是蠻族最高的榮耀。

    數千萬大軍把寧安城團團圍住,展開圍攻。

    這一次蠻族沒有使用密集陣型,而是用正常的陣形攻城,很快與人族廝殺起來。

    四面的蠻王懸浮在半空,緩緩向城牆逼去,最後停在兩里之外。

    人族大學士大部分力量能攻擊到三里,但在兩里時候便會不斷衰減,有許多戰詩甚至無法飛抵兩里。

    寧安城四面各有一百蠻王,而目前寧安城一共也只有百位左右的大學士,不過水族妖王不少。

    方運一邊指揮數百萬將士,一邊掃視北面城牆,道:「除卻張破岳輔助指揮,其餘所有大學士去另外三邊防守。」

    張破岳瞪大眼睛,難以置通道:「方運,你是在考驗我嗎?你指揮百萬雄兵,讓我一人面對一百蠻王?」

    「方虛聖,戰場不是兒戲,不可亂來。」劉宏規勸道。

    「那一百蠻王可不是好相與的,你和張破岳即便聯手也難以應對,更何況,你正分心。」

    「是啊,縱然這裡有陳聖力量在,蠻王不受狼戮聖力作用,也依舊很強大。」

    方運則望著前方懸空的一百蠻王,道:「百多蠻王,一劍足矣。之所以留下張破岳,是防止意外。」

    「方虛聖……」

    眾人還要勸說,方運面色一沉,道:「本將命令已出,違令者斬!」

    眾多大學士無奈,向方運一拱手,飛向各處。

    在飛行的過程中,他們不斷給雲樓上的大儒們使眼色,請大儒們在關鍵時候出手相助。

    張破岳做出擦汗的動作,道:「你悠著點吧,在半聖化身面前別作死!萬一狼戮只想派個化身前來,你把他聖體逼出來,那咱景國就真慘了。」

    「放心,我自有分寸。」方運道。

    張破岳搖搖頭,隨後望向前方的一百蠻王,神色凝重。

    方運張開口,一點金光飛去,攜帶龍吟虎嘯之聲直飛向前,最後停在兩里處,與那些蠻王相距不足三十丈。

    真龍古劍本體閃爍寒光,表面有整整有七道金色龍紋,一條金色的半透明小龍包圍整把劍。

    在真龍古劍下方,懸浮著一把更小的黑色小劍,乃是墨劍。

    在看到真龍古劍那七道龍紋的時候,眾多讀書人露出羨慕之色,左相黨人眼中甚至冒出嫉妒的光芒。

    人族得龍紋最多的是半聖王驚龍的真龍古劍,而即便那把劍也只有七道龍紋而已。

    左相黨人毫不懷疑,現在方運的這把真龍古劍,絕對不弱於那些新晉大儒的唇槍舌劍。

    「近劍者,誅!」

    凜冽的寒意在真龍古劍之上爆發,一百蠻王齊齊後退,因為每頭蠻王都感覺一道寒氣架在自己脖子上。

    至於下方沖向城牆的妖蠻大軍,彷彿被一把巨劍橫而過,位於長一里寬十丈內的蠻族突然全部倒地死亡,數息后,它們的身體分開成數塊。

    方運繼續指揮大軍對抗蠻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