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超過皇位層次的戰鬥,在天空展開。

    狼戮以二十鳴之速發起攻擊,星壁之中,到處都是他的殘影,無論是方運還是所有大儒,都無法捕捉到化身真實所在。

    觀海化身之後同樣浮現一顆星辰虛影,不過那顆星辰不是夜空的星辰,而是一顆暗淡的太陽。

    半聖才氣,演化烈陽。

    觀海化身開始不斷移動,同時一道道戰詩詞飛舞。

    所有人還發現觀海化身還有一種奇特的力量,他的周身一里內,彷彿有一個碩大的球形空間,仿若獨立的一界,每當狼戮靠近,那球形立場必然會爆發出一種強大的力量,把狼戮擊飛。

    在眾人的眼中,狼戮化身不斷攻擊那奇特空間的邊緣,每一次攻擊必然會形成強烈的力量爆發,如同一顆小太陽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狼戮化身的攻擊越來越猛烈,速度越來越快,星壁之中光芒越來越多,很快,同一時間有數百道顏色各異的光芒從球星空間邊緣噴發,星壁之內瞬間變成一片無比眩目的閃亮世界。

    所有人再也看不清裡面的狀況。

    蠻族發起前所未有的攻擊。

    寧安城的每一面城牆外,都出現五百頭蠻王!

    這已經是絕對的碾壓。

    而且,每一頭蠻王受到孤星伴月光照,變得格外強大。

    牛山與狼原在天空激斗,狼族皇者狼馳一動不動,但,所有大蠻王全部出動!

    東南西三面的城牆外,各有二十頭大蠻王,而方運所在的北城牆外有整整五十二頭大蠻王!

    每一頭大蠻王,都有滅城之能。

    「前進!」

    「前進!」

    蠻族大軍喊著響亮的口號,開始以密集隊形快速沖向寧安城。

    人族的弓箭手、機關和水族的妖術與以前一樣展開攻擊,但所有的攻擊都會被前方數以百計的蠻王以妖術攔截。

    現在,方運的指揮起不到作用,因為蠻王太多,任何一面城牆的攻擊都無法突破五百蠻王妖術交織出來的天幕。

    在蠻王靠近時,方運那巨大的真龍古劍再次橫斬。

    但是,整整十頭大蠻王出現,將真龍古劍逼走。

    雲樓之上,眾多人族大儒出手殺那十頭大蠻王,但四面八方的所有大蠻王大妖王向雲樓發起攻擊,就見漫天妖術的光華淹沒雲樓中的大儒。

    下一剎那,一道道奇光外放,文台、家國天下、唇槍舌劍、防護戰詩詞出現,完全阻擋住大蠻王們的妖術。

    人族大儒正要反擊,所有大蠻王或大妖王全力出手。

    一道道氣血長河,一件件氣血兵器,一道道天相之擊夾雜著聖相之擊,再一次淹沒雲樓。

    普通蠻王只能用妖術攻擊到遠處,但大妖王大蠻王們不一樣。

    在絕對的數量優勢下,雲樓上的人族大儒只能被動防守。

    方運不得不收回真龍古劍。

    真龍古劍遭遇多頭大蠻王的攻擊,力量消耗極大,若是持續戰鬥將會碎裂。

    依舊站在北城牆頭的左相一黨平靜地看著戰鬥,只是偶爾使用一些戰詩詞,並沒有真正出力。

    柳山立於城頭,身體高高挺直,彷彿他才是寧安城的主人。

    「方虛聖,之前老夫所言如何?事到如今,你還不承認自己犯下彌天大錯嗎?」柳山問道。

    方運看了柳山一眼,當年的柳山,矍鑠清瘦,神態儒雅,而現在,更加削瘦,面色發暗,目光中彷彿總有一層淡淡的黑霧籠罩,在夜晚顯得格外陰沉。

    方運道:「勝敗乃兵家常事,更何況,這一戰的勝負,本來就由不得你我。」

    柳山道:「這一戰的確由不得你我,但老夫認為此城無法守住,不如提前撤退,你卻一意孤行,即將葬送景國百萬大好男兒!即便你活著回到京城,老夫也必將參你一本!」

    「哦?聽柳相的意思,若我們守住寧安,你便辭去官位告老還鄉?」方運問。

    柳山眼中閃過遲疑之色,隨後堅定地道:「老夫並未對景國造成損失,並未讓大量將士死於戰場,何罪之有?」

    「本聖敢承擔百萬將士陣亡與破城之罪,你為何不敢承擔?」方運問。

    「因為老夫並沒有導致百萬將士陣亡。」柳山道。

    「那麼現在本聖導致了嗎?」方運問。

    「即將導致!」柳山道。

    「若寧安城保住,你又當如何?」

    「本相自當祝賀全軍上下眾志成城,守住寧安。」柳山道。

    「當年權傾朝野的柳公左相,今日卻淪為一隻養不熟的白眼狼。」方運的語氣中透著若有若無的惋惜。

    「方虛聖,您位高權重,不可學張破岳逞口舌之利。」柳山道。

    「不願作戰就滾出寧安城,別逼本聖在萬敵之前,斬你於城頭!」方運雙目如星,映照天空。

    「哦?方虛聖這是明知即將戰敗,拿老夫泄憤嗎?」柳山毫不畏懼。

    方運眼中殺機迸現。

    就在此時,天空高處星壁之中的光芒突然急速閃爍。

    戰場忽明忽暗,妖蠻諸王與人族大學士大儒停止戰鬥,抬頭望向天空,只有普通的妖蠻繼續衝鋒,不管不顧。

    方運仰望星壁之間,觀海化身與狼戮化身戰鬥不足一刻鐘,按理說不應該出什麼變化,可現在卻能隱約感覺,觀海化身的氣息在急速減少。

    寧安城所有人族與水族本來都被觀海化身的力量籠罩,現在這種力量正在快速消退。

    此消彼長,蠻族的力量卻因此在不斷增強。

    「牛山回來!」方運傳音出去。

    牛山立刻快速向寧安城頭飛回。

    蠻皇狼原看到這一幕,輕蔑一笑,也不阻攔,繼續望著忽明忽暗的星壁空間。

    數十息后,星壁空間恢復正常,所有的光芒全部散去。

    觀海化身與狼戮化身相隔十數里。

    狼戮化身全身是傷,正在慢慢癒合,而它的右前爪抓著一顆正在跳動的心臟,徐徐捏碎,肉醬緩緩低落。

    狼戮化身的對面,觀海化身微微低著頭,兩臂自然下垂,帽子消失,一頭雪白的頭髮擋在胸口。

    滴答,滴答,滴答……

    觀海化身的衣衫破碎,身上傷口並不多,但血液止不住地流淌,最後他的腳緩緩滴落。

    那聲音明明無比細小,但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