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人停止了戰鬥。

    人族不再書寫戰詩,不再彎弓射箭,不再揮動武器。

    妖蠻收斂氣血,收起利爪,收起牙齒。

    所有人與妖蠻都抬頭望向天空。

    望著星壁空間,望著目光透著驕傲的狼戮化身,望著披頭散髮的觀海化身。

    足足過了三息,觀海化身體突然處處開裂,一道道奇特的淺藍色光芒從裂口處向外照射。

    不過眨眼間,光芒耗盡,觀海化身的軀體化為塵埃。

    與此同時,星壁空間碎裂,塵埃四散。

    天空之上,唯有狼戮化身。

    晨光之中,那尊銀色的巨狼宛若蒼天之主,執掌世間。

    「聖威無上!」蠻皇狼原眼中閃爍著前所未有的狂熱,瘋狂大喊。

    「聖威無上!」

    「聖威無上!」

    所有的妖蠻一起跟著大聲吼叫,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排山倒海的聲音彷彿潮水一樣,衝擊著所有人族的心神。

    「怎麼可能……」

    一個年輕的舉人說完,竟然承受不住觀海化身陣亡的結果,文膽開裂。

    數以百計的讀書人目光暗淡,文膽蒙塵。

    他們心中只剩絕望。

    天塌了。

    所有景國讀書人又悲又怒,隨後被深深的無力感包圍。

    陳觀海是景國唯一的支柱,若沒了陳觀海,而且三年內景國沒有半聖,那景國會被人族除名。

    現在陣亡的雖然只是陳觀海的化身,可對方也只是狼戮的化身,這意味著,雙方本體一旦交戰,陳觀海失敗的可能性高達九成。

    所謂化身之戰,無非是兩位半聖在試探對方的真實實力。

    現如今,勝負已分,而且分得如此快。

    所有人都以為兩尊化身的戰鬥至少會持續數個時辰,可實際上從星壁形成到現在,連半個時辰都不到。

    每個人都感到內心有什麼東西在慢慢崩塌。

    半聖化身都輸了,還需要戰鬥嗎?

    接下來,會是兩尊半聖本體戰鬥嗎?

    陳觀海如何才能勝過狼戮?

    在蠻族南侵時,全景國就已經知道,此次戰爭只能由景國自己解決,即便陳觀海戰死,眾聖也不會救援,而是會委派武國與慶國接管景國。

    一些老讀書人仰頭望天,眼中隱隱閃爍著淚光。

    即便是方運,此刻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反倒是以柳山為首的左相黨人的雙目熠熠生輝,彷彿獲得前所未有的勝利,只差高聲歡呼。

    許多前來援助的他國讀書人露出猶豫之色。

    是離開,還是死戰?

    狼戮化身的聲音在天空炸響。

    「陳觀海,本聖給你一刻鐘時間,你本體若不出現,本聖將夷平寧安!」

    狼戮化身說完,依舊懸浮在高空,緊閉雙目,周身星光濃郁,身體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眾多人看著天空那碩大的巨狼,幾乎喘不過氣來。

    每個人在清楚,狼戮化身只要揮一揮爪子,就會殺光全城所有人,無論是普通士兵還是大儒,抑或是地位最高的虛聖。

    方運沉默著。

    柳山輕聲一嘆,但卻使用了才氣,幾乎全城都聽到他的聲音。

    張破岳看向柳山,眼中殺機濃烈。

    蠻族大營中,狼原哈哈一笑,道:「還愣著幹什麼?殺啊!」

    「殺!」

    數以千萬計的蠻族興奮大吼,澎湃的殺意好像凝聚成實質的狂風席捲寧安城。

    戰鬥再度開始。

    普通蠻族繼續攻城。

    失去了觀海化身的力量加持,人族與水族陷入明顯的劣勢。

    即便方運每一個命令都無比完美,也依舊無法彌補絕對力量的差距。

    最致命的是,人族已經喪失了鬥志。

    當自己的精神支柱在眼前崩塌,沒有人可以一如往常。

    妖蠻諸王還沒有動手,水族與人族的傷亡就開始大增。

    蠻王們再度徐徐向前,而大蠻王們則面帶微笑,隨時準備出手。

    天空的狼戮化身,宛如巨石壓在每個人族的心頭。

    「我要殺了你們!」一個青年士兵突然發狂,衝出軍陣,手持長矛瘋狂刺向前方的一頭狼蠻帥。

    「不要!」他的戰友急切地大吼。

    「回來,否則格殺勿論!」領兵的將軍發出威脅。

    那將軍的幾個親兵拉滿長弓,瞄準前沖的士兵,只要將軍示意,他們便可第一時間殺死青年士兵,避免引發更大的騷亂。

    但是,將軍始終沒有下令。

    那些親兵緩緩放下長弓,望著那個發瘋的身影,眼中滿是憤懣與傷感。

    就見那狼蠻帥一側身,兩隻手抓過長矛,從發瘋的士兵手中奪走,隨手摺斷,然後右手持斷掉的長矛,調轉矛頭,直直插進那個青年士兵的右眼之中。

    「啊……」

    青年士兵發出凄厲的慘叫,帶著極度痛苦,倒在地上,身體輕輕抽.搐。

    他的頭歪著,暗紅的血順著被刺穿的眼眶徐徐流出,染紅原本屬於他的長矛。

    看到這一幕的許多人族士兵目露悲色。

    人族士氣,所剩無幾。

    眾多大儒無奈嘆息,不得不口誦振奮詩,甚至還注入天地正氣,壓下所有人族士兵心中的恐懼和絕望。

    但是,將士們心底的恐懼與絕望遲早會爆發。

    凌晨的夜空明明開始越來越明亮,但寧安城上空,卻好像覆蓋著厚厚的烏雲。

    那些救護所的女子,沒有一個逃跑,沒有一個喊叫。

    那些堅強的,默默地照顧傷員;那些不夠堅強的,流著淚,同樣默默地照顧傷員。

    柳山再一次長嘆,道:「方虛聖,突圍撤退吧。我們還有一刻鐘的時間逃跑,狼戮終究貴為半聖,不會親自追殺我等。至於這數百萬的普通士兵和讀書人,我們管不了,他們能跑多遠就跑多遠吧。」

    柳山故意使用舌綻春雷,整座寧安城的氣氛瞬間無比壓抑。

    所有將士心中的絕望幾乎可以讓整座聖元大陸陷入黑暗。

    若不是每個人心中都對柳山有著深深的恨意,人族數百萬大軍將會開始前所未有的大潰逃。

    現在,寧安城大軍離全面潰敗只差半步。

    柳山妄圖在背後狠狠推所有人一把,把全軍推向深淵,把景國推向深淵。

    「老匹夫!」張破岳雙目通紅,睚眥欲裂,幾乎如同野獸一樣在吼叫。

    眾多景國讀書人憤怒地望著柳山,恨不得把所有的怨恨發泄到柳山身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