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到了這一步,柳山絕對要付極大的責任。

    即便柳山死一百遍,也不會有人同情他。

    現在每個人都想殺柳山,可每個人都意識到遲了。

    因為,每個人心中都響起相同的聲音。

    景國,完了……

    柳山這話不僅僅是在說方運,更像是在說陳觀海。

    陳觀海只要放棄景國,只要把景國送給武國與慶國,便可在聖院之中安度晚年,直到壽終正寢。若是強行與狼戮本體死戰,那結果幾乎已經註定。

    狼戮太強,而陳觀海太老。

    連景國的普通人都知道,陳觀海已經活不了幾年。

    千夫所指,柳山面不改色,看著方運道:「方虛聖,現在不走,莫非你想憑藉一己之力扭轉戰局?你,終究敗了!」

    柳山臉上浮現淺淺的微笑,如同在宣布自己的勝利。

    方運雙目中突然閃過一抹凶意,如臨十寒,誅殺冰帝。

    天空十里飄雪,大地如墜寒冬。

    柳山嚇得後退半步,平舉右手。

    他的右手外放出淡淡的金光,蘊含濃郁的聖道氣息,甚至超過觀海化身!

    執道者,身負半聖之力。

    柳山身後的左相黨人受到驚嚇后,全都驕傲地抬起頭,輕蔑地看著方運。

    半聖之下,柳山無敵。

    遠處的狼原焦急地傳音:「諸王後撤!」

    所有蠻王與大蠻王急急忙忙後退,生怕被柳山的力量殺死。

    方運看了一眼柳山的右手,臉上的寒意突然融化,笑了笑,眼中閃過一抹戲謔,問:「柳相這是做什麼,怕了?」

    柳山眼中閃過一抹惱色,放下右臂,彈了彈衣袍,道:「老夫欲以手搔頭。」

    「本聖有一事不明,柳相口口聲聲說一心為景國人族,可屬實?」方運態度和氣,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只是在酒桌上與柳山交談。

    「自然。」柳山道。

    方運道:「之前柳相曾經說,只要景國有所需要,你必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可是實話?」

    柳山昂然道:「只要老夫力所能及,自然會全力以赴。」

    「很好,那你把右手對準億萬妖蠻,立於城頭,掩護我們撤退,如何?」方運道。

    明明是戰場之上,許多人已經心煩意亂,可聽到方運這個提議還是哭笑不得。

    柳山冷聲道:「方虛聖真會說笑,老夫乃宗聖執道者,宗聖之力,不能亂用。」

    「哦,那本官以鎮北大將軍之身下令,左相柳山,為全軍斷後!」方運毫不客氣道。

    柳山哈哈一笑,道:「如此荒謬的軍令,老夫豈能聽從?不要忘了,老夫乃是景國左相,除非皇室、內閣與大元帥三方下令,否則無人可命令本相。」

    方運冷笑道:「你這也不做,那也不做,是根本不想為景國出力,還是學某頭半聖亂放狗屁?」

    一些人族與蠻族感到頭皮發麻,這方運膽子太大了,竟然敢反覆罵半聖。

    「戰場之上,休得胡言亂語!方運,你若讓老夫做力所能及之事,老夫定然遵命,否則,老夫這就送太后離開,這寧安,已經守不住!」

    方運卻緩緩坐下,從吞海貝中取出桌案,將文房四寶置於其上,然後把右腿緩緩伸出。

    「柳山,大敵當前,你這也不做,那也不做,從頭至尾只是使用了幾首簡簡單單的防護戰詩。這樣吧,本聖指揮大軍多日,腰酸腿疼,你過來捶捶腿,順便把本聖的靴子脫了吧。」方運道。

    柳山眼中的火騰地冒了出來,但又緩緩熄滅,但臉上的怒色卻沒有消褪。

    那些讀書人立刻聽懂,什麼人會給別人捶腿脫鞋?自然是丫鬟婢女,而就在前不久,張破岳還大罵柳山是丫鬟生的。

    張破岳臉上浮現一抹笑意,帶著嘲諷之色看著柳山,還不忘對身邊的親衛道:「以後學著點,方虛聖這才叫毒!」

    方運面色一黑,道:「怎麼,大事你不做,如此小事也不做?抵達寧安之後,所有人都奮勇殺敵,唯獨你寸功未立,本聖不得不懷疑你與妖蠻勾結,來這裡是為亂我軍心!」

    柳山沉聲道:「方虛聖,你可不要血口噴人!若是做理所應當之事,老夫斷然不會推辭,你讓老夫捶腿脫靴,除了羞辱老夫,於寧安於景國有何益處?」

    方運詫異道:「當然大有益處!只有你幫我捶腿脫靴,化解身體的疲憊,本聖定然能寫出一首好戰詩詞,殺退千萬蠻族!」

    「哈哈哈……」柳山大笑道,「方虛聖當真是狂妄至極,你若真能寫出一首殺退千萬蠻族的戰詩詞,本相就算為你捶腿脫靴又何妨?」

    「哦?柳相莫非已經答應幫我捶腿脫靴?」

    「當然,不過你要先殺退蠻族!」柳山微笑道。

    「好,你可敢向諸聖立誓?」方運問。

    柳山大笑道:「方運,本相執掌這密州時,你還未出生,安敢戲弄本相?你若殺退千萬蠻族,本相就給你捶腿脫靴,你若失敗,那又如何?給本相捶腿脫靴嗎?」

    方運上下打量了一眼柳山,道:「你配讓本聖捶腿脫靴嗎?」

    「你……」柳山微怒。

    「本聖若敗,後果你會不知?」方運反問柳山。

    所有人都從這個聲音中聽出前所未有的悲壯。

    柳山一愣,臉上的怒色消失。

    但是,眾多讀書人急了。

    姜河川阻攔道:「方虛聖,萬萬不可!」

    「方運,你可別中了柳賊奸計!」

    「方虛聖,您可要三思啊!」

    「方運,你書中曾言『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為何如此執拗?」

    眾人越發焦急,因為每個人都明白方運的意圖。

    與景國共存亡。

    方運卻仿若未聞,看著柳山道:「怎麼,不敢了?不敢就恭恭敬敬給本聖磕個頭,然後滾出寧安!」

    柳山大笑一聲,道:「好一個方虛聖,你既然如此說,本相豈能退縮!本相請眾聖見證,只要方虛聖能殺退千萬蠻族,學生自當捶腿脫靴,如奴如婢!」

    「唉……」

    城牆之上,處處是嘆息聲。

    大儒們立於天空的雲樓之上,大學士們腳踏平步青雲分散在四面城牆上,四面城牆之中,便是偌大的寧安城。

    寧安城中人,向北望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