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寧安城上,鷹滄等人族馴化的鷹妖在盤旋,偵查。

    寧安城裡,人心浮動。

    每一個人都很清楚,當皇者降臨,則皇者決定勝負;當半聖化身降臨,則半聖化身決定勝負。

    寧安城之戰,人族已經輸了一半。

    因為觀海化身敗了。

    現在,若陳觀海本尊不出現,那便意味著陳觀海放棄寧安,這樣,景國還有一線生機。

    若陳觀海本體腳踏定世星盤降臨,狼戮本體也必將降臨,到那時候,陳觀海一旦戰敗,則景國亡國。

    柳山向眾聖立下誓言后,微笑看向方運,道:「狼蠻南下,所求便是你的性命。陳聖若不至,寧安必敗,這寧安上下百萬人族千萬水族,就要仰仗方虛聖您了。」

    許多人看著柳山咬牙切齒,卻無法反駁,因為柳山說出了事實,只有方運自殺或投降,這寧安與景國才能保住。

    就在此時,牛山突然低吼一聲,道:「月皇陛下稍安勿躁,讓俺老牛會一會這狼戮化身!」

    牛山說著衝天而起,周身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空爆聲后,以超過兩鳴的速度殺向高空的狼戮化身。

    「回來!」方運下令。

    牛山這一次置若罔聞。

    一旁的妖王犬析走過來,嘆息道:「陛下,讓他去吧。」

    方運看了看犬析,輕嘆一聲,沒有再阻攔。

    妖蠻諸王看到這一幕,不僅沒有憤怒,反而個個面帶嘲諷之色。

    萬界各族,只有最頂尖的少數皇者才可能對抗半聖化身,諸如妖皇、敖雨薇或衣知世等不超過二十之數。

    若是真正的皇者穿上龍威戰體,也足以對抗現在的狼戮化身,但,牛山現在只是單于大蠻王,離皇者有一段非常遙遠的距離。

    狼戮化身睜開眼,看著衝到近處的牛山,輕蔑一笑,輕輕抬起右前爪,然後輕輕向牛山一拍。

    狼戮化身的動作無比尋常,彷彿只是普通的野狼揮動了一下爪子,但牛山身前突然浮現一隻十丈方圓的巨爪,狠狠拍在他的身上。

    砰!

    牛山被巨大狼爪從天空拍下。

    轟!

    牛山整個身體被巨爪拍進泥土裡。

    牛山深陷幾十丈的泥土深處,而附近的地面則塌陷,形成一個巨大的爪印。

    牛山口中吐著血,掙扎著從泥土中爬上來,身體輕晃,站立不穩。

    牛山抬頭望著天空,眼中不屈之火熊熊燃燒。

    「再來!」牛山大吼一聲,身體微微一蹲,隨後起跳,腳下大地炸裂,塵土飛揚,他則帶著突破音障的尖嘯聲殺向狼戮化身。

    狼戮化身的雙目冷漠,再一次輕輕拍下右前爪。

    這一次,牛山早有準備,但,狼戮化身太強。

    牛山再一次被拍入地里。

    如此往複七次,牛山又一次從深深的泥土中爬上地面。

    龍威戰體完好無損,但他的身體到處都是傷口,鮮血不斷從龍威戰體的縫隙中向外溢出。

    牛山的兩根牛角全部斷掉,一隻眼睛被打瞎,傷口勉強癒合,但短時間無法血肉重生。

    他僅僅站立了一息,身體便一晃傾倒,在最後的一刻,他雙手按在地上支撐著身體,半蹲在地上,隨時可能倒下。

    牛山身體劇烈顫動,始終無法完全站起來。

    犬析汪地一聲輕叫,飛出城牆,把牛山馱在背後,救回來。

    牛山躺在地上,

    「我……還可以戰鬥!」

    牛山低聲說著,他的雙目中映照星空,還有方運的面龐。

    方運輕輕點頭,道:「你暫且歇息,之後再與他們戰鬥。」

    牛山緩緩閉上眼,這些天一直沒有睡覺的他終於進入夢鄉。

    許多讀書人看著牛山,心中冰涼。

    若陳觀海不來,牛山是寧安城最強的力量,現在,人族已經無法抵擋蠻皇狼原。

    「哈哈哈……」

    狼原狂笑不止,緩緩向寧安城飛來。

    「時辰一到,即便狼聖陛下不出手,本皇也能誅滅全城!」

    狼原盡顯皇者霸氣,周身氣血涌動外放,牽引周天星力,仿若眾星之主。

    恐怖的皇者威壓向人族壓下去,如狂風過境,所有低於大學士的人族或水族紛紛倒地,亂作一團。

    眾人無比驚駭,這才明白牛山為人族抵擋了多麼可怕的勁敵,這才明白為何皇者遠遠強於大妖王大蠻王。

    人族之中,除了衣知世,恐怕只有少數文宗能勉強與狼原抗衡。

    方運坐在桌案之後,拿出工家釀製的美酒,然後在硯龜上徐徐研墨龍血墨錠,道:「狼原,前些日子,本聖送你兩首詩,今日,便送你第三首。此時此刻,當浮一大白!」

    狐璃立刻為方運倒酒,方運一飲而盡。

    狼原眼中閃過忌憚之色,因為無論是「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白雪歌送蠻皇》,還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賦得古原草二送蠻皇》,都非常強大,若沒有半聖葬寶焚天爐和龍聖相助,蠻族根本無法跟上方運。

    下一剎那,狼原面色恢復平靜,因為頭頂之上有妖聖!

    「好啊,本皇這就等你的第三首詩,說不定從今日開始,本皇便能名揚人族,畢竟,本皇是諸天萬界唯一一個被方虛聖贈送三首詩詞的妖蠻。當然,這第三首,或許價值遠在所有詩詞之上,畢竟,是虛聖絕唱!」

    人族出現細微的騷動,虛聖絕唱四個字如同針尖兒扎在所有人的心裡,刺得人生疼。

    方運只是看著狼原,臉上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淡定從容。

    文曲星光的照耀下,方運頭髮中的白髮格外清晰。

    狼原大聲喊道:「兒郎們,都停手,等方運寫完這首詩,再殺進寧安,生擒方虛聖!」

    眾多蠻族大聲發出狼嘯,四面環城,讓寧安城好似變成狼窩。

    方運手持官印,朗聲道:「借才氣一用。」

    隨後,聖廟輕震,一道粗大的橙色才氣自天而降,落在方運與面前聖頁之上。

    方運的文位瞬間由大學士變為半日大儒。

    曾經在玉海城任職的人見過這一幕。

    當年蛟王雨鎖全城,方運便借用聖廟力量,強行提升文位。

    狼原微微眯起眼,按理說,借用聖廟提升力量,最多只能到新晉大儒,但方運周身的氣息濃厚,彷彿直接越過修齊治平四重境界,直達文宗,離文豪只有一步之遙。

    方運蘸足硯龜墨池中的墨汁,提筆在聖頁之上書寫。

    江城子,三送蠻皇。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