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此刻的方運,一身青衫,但體內鼓盪著澎湃的才氣。

    在動筆書寫的時候,一輪暗淡的滿月從他背後升起。

    晉陞大儒,才氣之雲化月。

    不過,方運並非真正的大儒,所以這滿月比所有大儒的暗淡。

    方運體內的才氣太過充沛,以致於開始向四周散逸,托起他的衣袍,他的長發。

    狼戮重創牛山後,依舊閉目養神,但是,他突然低頭看向方運。

    看到那七個字,狼戮眉頭緊皺,猶豫片刻,依舊站在天空一動不動,等待陳觀海本體。

    高空之上,狂風怒吼,快速出凝聚成一團淡白色的巨大漩渦。

    許多人已經知道,只有在大儒戰詩詞初次形成的時候,才能喚來這種力量,蒼冥正氣。

    戰詩詞的殺伐之力越強,則蒼冥正氣越濃烈。

    現如今,這恐怖的蒼冥正氣竟然比之前幻魔方運獻祭生命書寫的《零丁洋》更加濃烈。

    讀書人們暗淡的目光稍稍明亮一些,如此濃烈的蒼冥正氣,絕對是一個好兆頭。

    但是,蠻族諸王卻有些慌亂,都意識到這首戰詩詞的不同,一起望向狼原。

    狼原一咬牙,怒吼道:「讓他寫完!不成文豪,休想傷我!」

    狼原話音剛落,天空突然出現一聲巨大的聲音,如鼓如鍾。

    少數文位高的讀書人滿面喜色,驚訝地望向天空,望向京城的方向。

    柳山等左相黨人則面色鐵青,同樣望向京城。

    妖蠻諸王愣了一下,隱約猜到什麼。

    狼原眼中閃過一抹悔意。

    天空狼戮化身的爪子輕輕動了動。

    京城之上,突然衝出一道灰灰白白的氣柱,明明直徑不過數里,在眾人的眼中卻無邊無盡,彷彿容納整座聖元大陸。

    那灰灰白白的奇特氣柱扶搖直上,最後在停在天空與太空的交界處。

    隨後,巨大的氣柱從中裂開。

    露出一把古樸的銅劍。

    看到銅劍,許多原本疑惑的讀書人也恍然大悟。

    那銅劍有千丈之高,與此地相距數千里,本來誰也無法看清,寧安城的每個人偏偏都能看到,在銅劍的劍鍔上,刻著一個字。

    景。

    景國社稷重器,承載國運之物。

    景國開國太祖多年佩戴的一把古劍,相傳是周襄王的佩劍。

    社稷之劍發出一聲穿雲裂石的長吟,隨後長劍遙遙對著寧安城方向斬下。

    所有蠻族與狼戮化身本能後退,生怕被那可怕的社稷之劍斬中。

    這社稷之劍,便是蠻族不敢直撲景國京城的原因,只有一步步蠶食景國國土,一步步削弱景國,才能讓社稷之劍減弱,若最後景國只剩一座京城,則這社稷之劍的力量還不如一位大學士。

    一把無形的國運之劍飛到寧安城上空,飛到詩頁的上空,徐徐進入詩頁。

    剎那之後,這詩頁散發著一種奇特的氣息,莊嚴肅穆,宏大厚重,那好像不是一張紙,而是一座城。

    方運落筆書寫正文。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國隨太后,親射虎,看孫郎。」

    上闋寫完,所有人輕輕點頭,許多人也面露喜色。

    方運此刻並不老,但因為有文界張龍象的經歷,一路上又因為力竭而頭生白髮,自覺心態老成,所以寫今日要恢復少年的輕狂,倒也正常。

    前幾句就是在寫方運率領數千私兵北上救援張破岳,之後為了報答全國與太后之恩,要學習吳國君王孫權,如射擊老虎一樣親自攻擊妖蠻。

    眾人高興的是,這首詞竟然提及孫權,那可是三國時期一國國君,也是東吳的開國君王,登基稱帝,而任何涉及開國君王的君王戰詩都無比強大。

    當年孫權的草船借箭名動三國,但最後由於諸葛亮封聖名氣更大,一些小說家便把孫權草船借箭之事移花接木,成為諸葛亮的計謀,讓人小看了孫權的智與勇。

    有關孫權最出名的評價,便是一代梟雄曹操的話。

    生子當如孫仲謀!

    那些清楚孫權非同一般的人,流露出擔憂之色。

    三國時期乃是人族最混亂也是最傳奇的時期之一,而孫權在三國時期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這首戰詞既然提到孫權,若配不上孫權的地位,就會被蒼冥正氣拋棄,導致失敗。

    所有人等著方運的下半闕。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在方運寫完「射天狼」三個字后,全城讀書人為之轟動。

    「好!」

    一聲聲的好,竟然比億萬妖蠻的喊殺聲更加響亮。

    許多讀書人面色通紅,細細品讀下闋:當年魏尚殺敵勇猛,僅僅多報了六個殺敵之數,被重罰削職,馮唐上書漢文帝,最後帶著符節前往雲中郡赦免魏尚。方運殺了東聖閣特使和龍族公主,宗家與東聖閣必將追究,那什麼時候聖院會派人赦免?現在酒意上涌,胸懷更加廣闊,膽氣更加豪邁,即便兩鬢生出白髮,即便被宗家陷害,又能怎麼樣?

    今日,便學那一代英豪孫權,挽弓如滿月,瞄準妖蠻最強大的天狼星,瞄準妖聖狼戮,瞄準所有北方的蠻族,一箭射殺它們!

    西北望,射天狼!

    寧安城全軍上下心潮湧動,這是何等的大氣概,表面是針對狼蠻,是針對狼聖狼戮,實則是要射滅全妖界!

    狼戮化身眼中迸現殺機。

    天空無窮無盡的蒼冥正氣化為自下而上的龍捲風,瘋狂注入詩頁之中。

    現在,詩頁之中不僅蘊含龐大的聖廟才氣,蘊含景國國運,還蘊含大量的浩然正氣。

    但是,詩頁並沒有升起燃燒,覆蓋了一層層的寶光后並沒有任何變化。

    此詞完成,狼原無比驚駭,想要求助狼戮化身,可現在看詩頁不變,突然期待這首詩失敗。

    剎那后,一道道狂風吹過的呼呼聲響起。

    方運身後,多出一條黑煙組成的披風,那披風迎風飄蕩,突然猛地漲大到方圓千里,黑壓壓的籠罩小半個密州。

    黑煙之中,是無數將士虛影。

    因為這首雄壯之詞,因為社稷之劍,景國軍魂斬掉柳山國運之後,再度出現!

    天地震動。

    方運筆下一首詞,元氣震蕩三萬里!

    蠻皇狼原驚慌失措地抬頭望向狼戮化身,大叫道:「陛下,請您出手,不能再等了,這首詞,將會成為人族第一大儒殺詩!我……擋不住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