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朔方城早就被一個蠻族大部落佔據,在這裡繁衍生息,整個部落總數量超過百萬。

    但是,現在整座城市都被夷平,到處坑坑窪窪,那是大儒層次才有的破壞力。

    「蠻族真不是東西,竟然派出大蠻王破壞這裡,真不是人。」敖煌在方運身邊大聲嚷嚷。

    「意料之中。」方運道。

    十數萬大軍踏著乾枯的草地,來到朔方城近處,就見附近數十里的地下都被破壞,在原地築成的難度太大。

    方運抬頭望向前方的陰山。

    陰山一線長城曾經是人族的邊境線,但早就被蠻族奪走多年。

    「既然蠻族毀壞朔方城,那我等便前往陰山,在陰山關卡處重新選址築成,有勞諸位工家文友!」

    眾多工家讀書人紛紛表示無妨。

    於是,大軍再度北上,最終抵達陰山,選擇一處合適的地方,將橫著的山峰斷開,在兩截山之間建造要塞,在要塞之後建立朔方城。

    即便是有工家大儒與大學士在,建立一座完整的城市也需要漫長的時間,更何況這座城市按照方運的一些理念建造,工家聞所未聞。尤其是石料木料等方面,最耗時耗力,而石料最難。

    但是,這支大軍之中,除了十萬人族騎兵,還是奴直部落的蠻族!

    有這些蠻族在,對人類來說最麻煩的石料木料已經不算什麼。

    所有人中,功勞最大的便是牛山,他身穿龍威戰鎧,運動氣血后,力大無窮,可以輕鬆解決石料開採。

    牛山曾經拔起一座兩百丈的山峰,然後舉著抵達朔方城外,氣血一震,所有的大樹落在一邊,所有的泥土落在另一邊,而通體岩石的山體在當中。

    有了木料和石料,再加上蠻族當搬運工,工家讀書人完全可以解決其他所有問題。

    在魯班尺的作用下,工家讀書人建造城市和房屋就如同堆積木一樣簡單。

    就見一位位大學士或大儒懸浮在半空,在魯班尺光芒的照耀下,大量的木頭或石頭被分割成所需的大小,形成不同的部分。

    那些石頭有的落在城牆之上,有的成石板鋪在地上,有的壘疊成房屋,那些木頭則形成更複雜的部件,漫天飛舞之後,在魯班尺灑下的清光中,組合成完整的房屋或桌椅等用具。

    幾日後,張衡世家的大量子弟抵達,把新的朔方城當成他們的修鍊之地。

    之後,超過五十萬大軍從寧安城前來朔方城。

    九月初一,聖廟已經完成,朔方城城牆、主幹道、主要建築等等也已經完全建造完畢,接下來就是填充和細處,已經不需要方運等高文位讀書人在這裡。

    一部分將士留在這裡,而方運則帶領一些讀書人向京城進發。

    除了牛山,奴直部落所有蠻族都留在朔方。

    敖煌並沒有跟隨方運,因為他現在的主要使命是帶領水族開闢出一條從寧安到朔方城的運河。

    修建寧朔大運河是一項浩大的攻城,不是在兩城之間挖一條直直的河道便算完成,這涉及到沿路的所有水系,涉及地質環境和動植物生態等等,問題非常多,比如修建運河後分割兩地阻撓動物遷徙便是大問題,更不用說其它事項。

    若無半聖出手,這種規模的大運河必須由龍族和人族聯合,無論是人族還是龍族若是單獨修建,消耗的時間必然要大增。

    敖煌很喜歡嘗試未曾經歷過的事物,所以對新的使命盡心儘力,不過最近有些膨脹,說自己三過寧安城門而不入裡面吃美食,是當代大禹,必然名留史冊。

    方運使用平步青雲南下,一路上不苟言笑,立在平步青雲上沉思,其餘人也不發一言。

    在朔方聖廟建立好可以使用傳書後,就得到一個不好的消息,柳山糾結其黨人展開全方面的反撲,並與抵達京城的東聖閣人明目張胆勾結,要剝奪趙紅妝的官進士之位,也要奪方運的爵位和官位。

    方運這次沒有帶趙紅妝回京,而是讓趙紅妝留在朔方,臨走前,宣布趙紅妝由軍轉政,連降兩級,由正七品降為正八品,轉任朔方縣縣丞。

    縣丞便是縣令之下第一人,可以說是副縣令,一般由當地的豪強望族認定一個舉人或秀才擔任,若是縣令家世不強或天賦不夠高,即便是進士,也可能會被縣丞聯合當地豪強望族架空。

    趙紅妝與方運本來就是全人族目前最大的話題,論榜發布消息后,立刻引發新的熱議。

    在對文官體系了解不多的人看來,趙紅妝連降兩級是方運妥協之舉,是一場巨大的勝利,完全可以宣布方運這次敗了。

    但是,在雜家等一些經驗豐富的讀書人眼裡,讓趙紅妝擔任縣丞,其性質遠遠比擔任鎮軍主事更加嚴重。

    在人族的軍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一軍主將至少兼修兵法。趙紅妝雖然也學過兵書,對兵家眾聖的經典背得滾瓜爛熟。而且軍方是一個相對獨立的環境,趙紅妝的最終成就有限,甚至會被蠻族殺死。

    可縣丞不一樣,不僅安全,而且在這個位置上能了解一縣的方方面面,給趙紅妝打下堅實的基礎。

    一旦趙紅妝徹底了解一個縣,那便有機會向一府進發,一步一步上升。

    許多人寧可讓趙紅妝得到一個品級更高的虛銜,也不想讓趙紅妝成為一個真正的人族官員。

    成長后的趙紅妝,對聖元大陸所有女人有著巨大的影響,必然會威脅到男人至上的社會。

    論榜之上,批判方運與趙紅妝再次成為主流。

    隊伍抵達京城,立刻聽到一個無法用好或壞只能用不幸來形容的一件事。

    柳山的母親正式死亡。

    外人以為只是巧合,但方運心知肚明,自從以「十萬旌旗斬閻羅」斬滅柳山的國運后,與柳山所有有關的人都會陸續遭遇不幸。

    得到這個消息,方運身後有幾個讀書人竟然忍不住眉開眼笑,被人發現后才急忙收斂。

    母親去世,柳山現在必須要離開京城為母親守孝,也就是丁憂。

    一次丁憂,要待足二十七個月,若是柳山離開,那方運便可以徹底掃清柳黨餘孽,即便柳山丁憂歸來,也只能嘆息大勢已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