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這種力量並不穩定,不像是強大的戰詩只要使用完畢,必然可喚出先賢殘留在天地間的意念。

    此時,天空中並未凝聚真正的曾子意念,更像是呼喚曾子遺留在聖元大陸殘存力量,而且目前還呼喚成功。

    即便如此,一些大儒也面露喜色,方運這一招太高明了,不管後面寫什麼詩文,這第一首就祭出亞聖曾子,除非宗聖不惜一些代價力保柳山,否則絕不會出手。

    宗聖若是干預,曾子世家、子思子世家以及孟子世家等三大亞聖世家會聯合出手鎮壓宗聖!

    能喚出曾子任何力量,對曾家都有莫大的好處,用高尚的說法便是曾子蔭庇子孫後代,用通俗的說法就是老祖宗顯靈保佑,用功利的說法是曾家從先祖手裡討要些好處。

    若是宗聖現在出手阻撓,便是要滅曾子顯靈,等同挖曾家祖墳,曾子世家全族上下必然怒火衝天,而子思子是曾子的學生,子思子世家也會出手。孟子則是子思子的徒孫,也算是曾子一脈,孟子世家也必然會幫助曾子世家。

    一些大儒心道方運簡直算盡一切,現在方運應該比誰都盼著宗聖出手阻止,而曾子、子思子和孟子三大世家的家主估計都在苦笑,要說不滿方運借刀殺人,可方運實實在在呼喚曾子力量,對曾家有利;說滿意方運相助,可方運在利用他們抵擋宗聖,而且他們明明處於漩渦中心,偏偏身不由己,只能被方運牽著鼻子走。

    一眾大儒們相互看了看,都從對方的目光中看到喜色,但無人提醒柳山。

    「這首詩,你敢收?」方運抬起頭,冷冷地望著柳山。

    所有人都望向柳山,許多人臉上面帶戲謔的笑意。

    柳山若不收,那便是推翻之前自己所說,必然會面臨文武百官更猛烈的攻勢,可若是收下,那就等於與方運正式交手,之後一首接一首,直到他收不動或方運寫不動為止,便完成朱公殺子。

    柳山一咬牙,緩緩抬高下巴,向方運一拱手,道:「謝方虛聖贈詩!」

    方運伸手一彈,詩頁飛向柳山。

    詩頁明明飛行得很快,但所有人都感覺其實很慢,因為那不單單是一張紙,更像是一座山峰。

    這座山峰,將開啟方運與柳山最激烈的一戰!

    這一戰,雙方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眾人死死盯著詩頁,直到詩頁落在柳山手中。

    在柳山接過詩頁的一剎那,他的雙臂突然緩緩下沉,好像突然接到極其沉重的東西。

    一張普通的詩頁斷不能讓大學士手肘下沉。

    一紙重千金!

    每一個盯著柳山面孔的人,都清晰地看到,柳山臉上閃過一抹悔意。

    隨後,那張看似非常不凡的詩頁彷彿成了風口,吹得柳山全身衣衫凌亂,銀髮飛揚。

    大量的天地元氣湧入紙頁之中,在所有人眼裡,那一頁紙彷彿從一座山峰變成一座連綿不斷的山脈。

    柳山的兩臂再度輕輕下沉半寸。

    左相黨人無不變色。

    一般來說,文位超過翰林的很少文比朱公殺子,畢竟對失敗的一方懲罰太大,所以普通讀書人進行朱公殺子時,詩頁就算承載的一些天地元氣,也不會太多,畢竟是臨場所作,不能用舊作。

    可現在的作者是方運,是巔峰大學士,是人族虛聖詩祖,是長江之主,他所能調動的天地元氣遠遠強於同層次的大學士,在與蠻族對戰之時就顯現得出來。

    柳山雙臂雖微微下垂,但昂然挺立,朗聲道:「第二篇!」

    方運再次提筆書寫。

    二贈柳山別老母。

    書生赴考京城去,老母愁看淚眼枯。

    慘慘屋中秋風夜,此時有子不如無。

    在方運書寫的過程,眾人細細觀看,前兩句是講述一位母親望著兒子前往京城參與科舉的背影,哭幹了雙眼。而後兩句則是說,在這秋天的夜裡,老母一個人在孤零零的屋裡,這時候有兒子就跟沒有兒子一樣。

    當方運寫完之後,才氣自然顯現,高達三尺一,乃是鳴州之詩。

    金鑾殿中所有人一言不發,甚至連最小的景君都在細細琢磨這首詩。

    這首詩的前三句非常一般,無非是「淚眼枯」三字比較精妙,但最後一句「此時有子不如無」,所有人看到后,心臟猶如被重重捶擊,胸口發悶,呼吸不暢。

    少數人甚至紅了眼圈,其中甚至有一位翰林,顯然是想到自己的母親。

    「此時有子不如無,堪稱詠母孝詩第一佳句。」姜河川第一個開口。

    許多人點頭,姜河川身為文相,管轄景國教化大事,他的評價不僅能代表景國,甚至能代表全人族。

    方運收起毛筆,道:「百善孝為先,論心不論跡,論跡寒門無孝子。」

    所有人愣了一下,隨後露出恍然之色,這句話總結得非常有道理,孝敬父母、長輩和祖先,是所有美德與善良中的第一位,但孝敬之道應該主要看重孝心,其次看重孝行,若是只論孝行不管孝心,那所有貧窮之家的孩子都是不孝子,因為他們不能像有錢人家一樣讓父母過上舒適的晚年。

    一些大學士與大儒甚至陷入深思,之前倒是有人提到過類似的言論,但並沒有方運總結的這麼好,這句話很好地讓人明白,孝也是要考慮實際情況,不能一竿子打死。

    還有一些人皺起眉頭,左相黨人則面露喜色,方運先是以一首詩罵柳山「此時有子不如無」,現在又說「論心不論跡」,而柳山明顯有孝心,而且也有孝行,只是孝行並非完美無缺而已,即便那句「論跡寒門無孝子」不是幫助柳山,反而是攻擊柳山這個大富大貴之家的人都不能孝敬父母,可只要有前一句「論心不論跡」,還是能為他開脫。

    所有人都發現了這首詩與方運解釋的矛盾之處。

    但是,所有大儒並沒有擔憂,反而柳山臉上的眉毛緊緊皺起,彷彿擰成一股繩,雙目中有怒濤翻騰,陰雲密布。

    左相黨人用餘光發現柳山的面色不對,大驚失色,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突然,天地間回蕩著一個宏大的聲音,像是方運所說,但又有一些不同。

    「百善孝為先,論心不論跡,論跡寒門無孝子。」

    聖道之音。

    左相黨人面色灰敗,剛才只想著如何幫柳山開脫,卻忘了這句話涉及孝道至理,能為《孝經》和《孔子家語》中的許多有關語句註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