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象州古德縣,劉老實悶悶不樂地回到家。

    正關門,裡面響起劉氏尖刻的聲音:「這麼晚才回來,是去嫖哪家的婊子,還是去找你那個倒霉媽去了?」

    劉老實右手死死抓著門栓,手指幾乎扭曲,足足過了五息,他才緩緩鬆開手,轉過身,看了一眼自家婆娘,緩緩向西屋走去。

    「怎麼不敢說話了?」劉氏雙臂抱胸,輕蔑地看著丈夫。

    劉老實陰著臉,也不理妻子。

    劉氏心中無名火起,怒道:「站住!你把老娘當什麼了?今天給了你兩文錢還在不在,拿出來我看看!」

    劉老實停在西屋門口,無奈道:「買包子吃了。」

    「哪家的包子,什麼餡的?」

    「當然是張包鋪的,我喜歡吃他家包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劉老實不耐煩道。

    「哈,天大的笑話,今天我特意去市場問了,你根本沒買包子,而是買了四個大饅頭!你挺能吃啊,一中午吃四個饅頭,還不就菜,難不成在路邊抓把草就著吃的?」

    劉老實臉上騰地升起一片潮紅,他猛地回頭質問:「你還上街盯梢?」

    劉氏譏笑道:「我就是今天看你跟丟了魂兒似的,出門前問這個問那個,聽說我不往北面去才放心。你不就去北面見你娘去了嗎?有什麼不敢說的?我嫁給你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好日子沒過上幾天,你有點閑錢都送你娘那裡去了,也不見你給我們娘家送點。」

    劉老實氣得滿面通紅,一錘門框,道:「工坊發的錢都是你去領,你不去,我一文錢也領不到,你一天只給我兩文錢,除了吃飯,我拿什麼給我娘?我拿什麼給你娘家?每當你娘家壞了點什麼東西,哪次我沒去修?你少沒事找誰。」

    劉氏冷聲一笑,道:「那我問你,你欠保悅堂的藥費怎麼回事?」

    「你不要太過分!」劉老實低吼一聲,邁步進屋。

    劉氏兩眼一瞪,衝進西屋指著劉老實罵道:「我過分?你再罵我一句試試?老娘撕不爛你那張臭嘴!嫁到你們家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嫁妝嫁妝沒多少,好處好處沒多少,家裡的錢都用來養那個老不死了!要不是兩年前我趕她去舊屋,咱這家早就成了破落戶!」

    「你別說了。」劉老實的聲音突然變得低沉。

    劉氏一聽劉老實服軟,洋洋得意道:「別說了?你也知道理虧啊?你算算,咱家的錢有多少被你老娘糟蹋了?你自己好好算算!全城的大夫葯堂見著你可親了,簡直把你當財神爺供著,哪個大夫葯堂不知道你!那個老不死的上輩子也不知道積了什麼德,什麼葯都吃過,我連味兒都聞不著!那老不死的,整天半死不活,可比誰都能活。你也挺厲害,每天給你兩文錢,你硬是讓那老不死的活了兩年,還有葯堂賒葯給你,你們可真是夠熟的。從明天起,只給你一文錢。」

    「你敢!」劉老實猛地轉過身,怒視劉氏。

    劉氏滿不在乎笑道:「我有什麼不敢?有老婆孩子不知道養,整天苦哈哈的,就知道養老不死的,我有什麼不敢?」

    劉老實眼中又怒又悲,大聲罵道:「你還要不要臉了!自從你嫁了我,你什麼時候吃過苦?從過門第二個月開始,每月的工錢都被你掌著,你倒好,說你爹娘養你這個女兒不容易,每月扣下一半的錢給他們,逢年過節還買肉買布買水果,從來沒有一個年節缺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回三百天娘家!剩下的錢里,你分出三份,一份說是存著,到現在我也沒看到存哪兒了!一份你說自己用,剩下的那些才留在家裡花銷,能有多少給我娘治病?用在我娘身上的錢連半成都不到,你還有沒有良心?」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劉氏暴怒,雙手插在腰上,形貌如虎狼。

    「我就說了!再說一遍還是這樣,你能把我怎麼樣!我受夠了,今天我就把我娘接回來,你要是再敢打罵她,我就休了你!」劉老實說完快步衝出去。

    劉氏氣得頭暈腦脹,大聲罵道:「你個沒良心的!你要是真把那老不死的弄回來,我就死在你們家門口!」

    劉老實頭也不回,消失在門外。

    天空陰雲密布,電閃雷鳴,有風無雨。

    不多時,劉老實背著一個老婦人進了大門,繞過照壁,就見劉氏坐在井邊。

    劉氏急忙起來,破口大罵:「你個老不死的,害我們家沒夠,你怎麼還有臉回來?我們好好的家,讓你鬧得雞飛狗跳,你怎麼不去死!你不死,我們家就沒好!一開始我們家這口子什麼都聽我的,自從你病了以後整天挑撥,他眼裡就再也沒有我!你個老不死的!」

    劉氏說完衝上去要抓撓劉母。

    劉母頭髮乾枯稀疏,臉上滿是褐色的斑塊,呼吸微弱,看到兒媳衝來,魂兒先嚇掉一半。

    「滾!」

    劉老實抬起腿,一腳踢中媳婦的肚子。

    劉氏哪裡想到丈夫會踢自己,猝不及防,身體向後倒去,重重摔在地上。

    劉老實愣了一下,緩緩把母親放下,看母親站好,衝上去扶妻子。

    劉氏傻愣愣地任由丈夫扶起來,過了一會兒,突然拚命撓向劉老實的臉,一邊撓一邊哭號。

    「你這個畜生!你竟然打老婆!你這個沒良心的,你竟然打我!我辛辛苦苦還不是為了這個家,你竟然打我!」

    劉老實急忙用手臂擋著臉,不斷向裡屋退。

    劉老實退進裡屋,劉氏氣喘吁吁扶著門框,紅著眼睛道:「你現在給我把那個老不死的背回去,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你要是敢再讓她回來,我就讓你進不了這個家門!」

    劉老實躲在屋裡,滿面傷痕,一言不發。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最後問你一句,是選我和孩子,還是選那個老不死的!你今天不選,我就死給你們看!」

    劉老實找到銅鏡,仔細看臉上的傷口,不時用手碰觸,口中發出嘶嘶的聲音。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劉老實眼中悲色漸濃,無論妻子在外面如何吼,他都聽而不聞。

    就在此時,院子里傳來噗通一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