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劉氏夫婦愣住了。

    一息后,劉老實發出凄厲的呼喊,衝出屋子。

    「娘……」

    劉老實按著井邊,向下望去,就見劉母仰面朝上,閉著眼,面色安詳,沉入水中。

    「娘!」

    劉老實猛地跳進井裡。

    噗通!

    劉氏腦中一片空白,隨後發狂地沖向井邊,就要把桶帶繩子送入井下救人,但是腳下一滑,桶和繩子沒進井中,她自己卻掉進井裡。

    噗通!

    一家三口全部落水。

    劉老實一手抓著井壁,一手抓著斷氣的母親,而劉氏則死死抓著井壁。

    「救命啊……」劉氏沖著井口外大吼,一邊吼一邊罵,「都怪這個老不死,她死就死吧,還牽連我!你這個廢物,她死就死了,你怎麼跟著死!我……」

    劉氏突然閉嘴,因為她發現丈夫的雙目幽暗,彷彿藏著無盡的憤怒、悲涼和哀怨,還有難掩的失望和絕望。

    劉氏心中一顫,感覺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是,性格倔強的她無法向丈夫低頭。

    「我走了。」

    劉老實緩緩說完,抱著斷氣的母親向水裡下沉。

    劉氏哇地一聲大哭起來,用力抓著丈夫,要把他往上提,同時哭喊:「我錯了!我錯了!你別死,你別死啊!我再也不把錢都送娘家了,我再也不罵你了,我再也不罵娘了,以後我好好給娘治病,你別死,你別死啊……嗚嗚……」

    劉老實與母親徹底沉入水中。

    水花輕動,卻死一般的寂靜。

    井壁上的苔蘚一片深綠,井水幽幽,黑髮飄蕩。

    劉氏獃獃地看著水下,雙目獃滯。

    突然,井口颳起大風,井蓋落在井口之上,蓋住水井。

    一片漆黑。

    「啊……」

    人族各地發生許許多多奇異的事。

    在這個時候,皇宮之中的柳山手托兩張詩頁,毫不畏懼地望著方運。

    方運低頭,繼續書寫。

    三贈柳山遊子吟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方運沒有使用奮筆疾書,書寫的並不快。

    方運寫一個字,在場的人看一個字,眼前不由自主浮現一位慈愛的母親,正手持陣線,在為即將遠行的兒子趕製衣服。母親細細地縫製,生怕縫得不夠牢固兒子在外太久導致衣服破損。

    誰敢說,像小草那樣微弱的孝心,能報答得了像春天太陽養育萬物般偉大的母恩?

    詩成,才氣升騰,四尺三,鎮國!

    異象連生。

    墨香十里,悲意傳遍烏雲之下。

    萬里傳情。

    天空的烏雲響起一個類似方運的聲音,傳遞這首詩,烏雲覆壓全景國,詩聲傳遍二十州。

    聽完這首飽含深情的鎮國之詩,許多人紅了眼圈,許多人留下眼淚。

    孤舟中,城樓上,馬車裡,河岸邊,不知多少遠在外鄉的人,默默流淚,然後嚎啕大哭。

    姜河川以衣袖擦拭眼角淚水,道:「若『此時有子不如無』乃是詠母第一句,那此首《遊子吟》便是詠母第一詩。此詩之情,孝感動天。」

    陳知虛嘆息道:「母親手中線,情牽千萬里,指間一根針,刺透二十年。」

    「前四句,詩如畫白描,無一字情,無一字念,卻情深意重,針針錐心,線纏滿心。」

    「母恩如陽光普照,養育萬物,孝心如青草,恰如其分,恰如其分,再難有詩句勝過。」

    眾多讀書人一邊紅著眼流著淚,一邊點評此詩,甚至有官員捂著臉默默哭著,無論怎麼擦拭都擦不完流下的淚水。

    「娘……」少年景君再也坐不住,哭著衝進幕簾,跪在太后前輕輕啜泣。

    太后以及宮女皆低頭擦拭淚水。

    方運紅著眼,收起筆,緩緩抬頭看向柳山。

    天空震動。

    所有人都感到彷彿有無盡的神雷在天空炸開,隨後一種莫大的偉力徐徐降臨。

    眾人外放神念,向皇宮正上空看去。

    就見烏雲開裂,無盡的聖光從裂縫中灑落,比正午的陽光都濃郁數十倍。

    烏雲裂痕越來越大,光芒越來越寬闊,最後,所有人看到,光芒匯聚之處,浮現一座無字無色碑。

    沒人看清那碑的具體形狀,沒人看清那碑的顏色,沒人看清那碑的碑文,那彷彿不是存在於世間的力量,並非實物。

    孝敬祖碑。

    代表孝道的儒家至高力量顯現。

    在看到孝敬祖碑的一剎那,所有人終於明白之前烏雲之上的力量,並不是喚來《孝經》,也不是喚來曾子意念,而是在呼喚孝敬祖碑。

    孝敬祖碑在人族之中很少顯現,因為孝敬祖碑不僅代表對父母之情,也有對祖宗血脈之情,是人族精神的脈絡,是人族血脈的源流,是真真正正的信仰,而不是愚昧者的妄想,更不是邪神的意志。

    左相黨人看著孝敬祖碑,欲哭無淚。

    現在終於有了一個好消息,這跟曾子意念無關,曾家、子思子世家和孟家不會出手。

    壞消息是,孝敬祖碑是和大夏九鼎同層次的聖道至寶,當年方運以一篇驚聖的《岳陽樓記》喚來大夏九鼎,硬抗蛟聖的聖道偉力,超過普通半聖文寶。

    而更壞的消息是,宗聖對曾子意念出手,得罪的是三個世家,可若對孝敬祖碑出手,極可能得罪人族一半的眾聖世家。

    在古老的傳說中,每一個人族死後,都有一部分魂魄融入孝敬祖碑,只要把自己當人族,都會進入其中,化為無形的力量,守護人族,不讓外界邪神邪信玷污人族信仰。

    孝敬祖碑若毀,人族或許會有很強的力量,但放棄了精神的傳承,那便會淪為行屍走肉,妖蠻的奴隸。

    孝敬祖碑,不是神,不是聖,而是每一個人在天地間留下的實實在在的精神痕迹。

    但是,許多人發現,柳山臉上的焦急之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淡定從容。

    所有人發現了柳山的面色變化,一些人暗道不好。

    的確,宗聖不會攻擊孝敬祖碑,但是,宗聖完全可以用聖道力量與聖道文寶保護柳山,畢竟孝敬祖碑不會不顧一切攻擊一個大學士,真正降下的懲罰有限。

    左相黨人臉上浮現淺淺的笑意。

    朝堂之上,眾多讀書人的心深深沉下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