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哪怕是號稱百官之中脊樑最硬的御史們,此刻也無一人站出來指責方運。

    方運幾乎憑藉一己之力將權傾朝野的柳山逐出朝堂,做到滿朝文武都做不到的事,何人敢反對方運?

    金鑾殿中,太師椅上的方運格外醒目。

    方運微微一點頭,道:「今日起,本王卸任景國所有官職。」

    百官俱驚,景君愕然。

    所有人都沒想到,方運在鬥倒柳山最巔峰的時候,急流勇退。

    許多人面色變幻,心中思索。

    在景國,方運除了官職,還有王爵之位和封地,還有太師等一系列加銜,即便卸任兩州總督等實權官職,也不會影響方運的威望。但是,沒了實權官職,那方運以後在景國說話做事會陷入兩個極端,在一些事上一句話也不能說避免干涉朝政,而在另一些事上可以隨意開口,不用顧忌百官和皇室的感受。

    關鍵之處是,誰也不清楚方運是否還在引蛇出洞。

    這時候,幕簾之後傳來太后的聲音。

    「請方虛聖三思,您乃中流砥柱,如山之崑崙,堪稱天柱,景國失之,大廈將傾。」

    那年少的景君立刻站起來,滿面愁苦,道:「恩師,您難道要棄學生而走嗎?」

    一些官員目光閃動,一時間也不知道太后和景君是真心挽留,還是假意。

    柳山丁憂,不用方運開口,皇室必然會不惜一切代價打擊左相黨,之後,真正能與皇室對抗的勢力,只有一個派系,那便是被眾人私底下稱之為濟王黨的新派系,又稱寧安黨。

    除卻寧安黨,朝堂之中雖然派系林立,但大都比較鬆散,像軍方,實際有大大小小十餘種勢力,而文官和文院系也不少,不過在之前統稱保皇黨。

    可現在所謂的保皇黨已經不存在,各派系絕對無力對抗皇室。

    唯有寧安黨例外。

    此刻的寧安黨,論官員遍布之廣的確遠不如當年的左相黨,但論未來趨勢與真正的力量,還在左相黨之上。如果方運想要強行接掌左相之位,那必將成為力壓皇室的權臣。

    所有官員都清楚,隨著左相黨煙消雲散,方運必然會成為皇室提防的對象。

    半聖或許不會奪一國之權,但大儒卻不一樣,歷代許多奪國者都是大儒,萬一方運覬覦君權,最多經營五年,便可輕鬆到手。

    除了太后與景君開口,文武百官竟然無一人開口,因為即便是在場的大儒們,也不清楚方運與皇室雙方到底誰是真心,誰是假意。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柳山離開,皇室不願意見到任何一個權臣,可方運若辭官,對景國極為不利。

    金鑾殿的氣氛空前詭異,

    方運微微一笑,彷彿早就聊到這種情況,起身離座,緩緩向外走去。

    但是,太后失聲道:「方虛聖,切勿離開!」

    那景君呆了一息,竟然提起黃袍,噔噔噔快步從台階上跑下來,最後用雙手抓著方運的衣袖,用力向後拽。

    「恩師,請您萬萬不要丟棄學生。」景君帶著哭腔哀求,眼圈微紅。

    許多讀書人被這一幕感動,孩子雖小,但也是一國之君,能如此哀求,可見何等誠意。

    姜河川輕嘆一聲,道:「方運,留下吧,現如今的景國,不能沒有你。」

    「方虛聖,您這是唱的哪一出?柳山離開是大好事,歷經蠻族之戰,景國百廢待興,最需要的便是您。您在寧安與象州的功績我們看在眼裡,記在心中,您若能執掌朝政,景國必然蒸蒸日上。咱是粗人,不藏著掖著,要不您定個時間,五年後辭官,如何?」

    周君虎一席話讓一些官員哭笑不得,這話哪像是朝堂上該說的。

    陳知虛道:「方虛聖,您似乎忘了,柳山丁憂之後,或可捲土重來!」

    方運停下腳步,景君輕輕鬆了口氣。

    官員們在心裡琢磨,暗道這位大元帥果然不一般,雖然不參與政斗,也很少上朝,可這一番話乃是真知灼見,直擊方運最擔心之處。

    「如若柳山還能歸來任職,諸位會不會太無能了?」方運毫不客氣反問。

    眾多官員苦笑,曹德安無奈道:「他畢竟是柳山,除了您,這全景國誰能壓住他?壓不住。丁憂之後,他極可能晉陞大儒,萬一捲土重來,景國危急。」

    賽志學道:「之前景國大儒稀少,所以只允許大學士擔任左相、右相和輔相,只有文相由大儒擔任。但現在文曲賜福人族,大儒與大學士數量暴增,我景國也會和那些大國一樣,大儒執相位,大學士掌管六部九卿以及各州。柳山一旦回返,若憑執道者之身重爭左相之位,我們應當如何?」

    方運道:「再簡單不過,直接讓他帶景國之兵前往兩界山!」

    「您敢,我們不敢啊!」

    眾多官員輕輕點頭,沒人敢小瞧柳山,當年柳山勢力並不顯赫,也沒有顯露執道者身份,完全憑著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左相之位並自建一黨。一旦柳山成為大儒,攜執道者之威,即便被朝廷委任閑職,一旦景國陷入危機,也可能拉攏現在朝堂上的官員,最後壯大。

    姜河川道:「不僅柳山是隱患,蠻族同樣危險。沒有您,我們,不知能撐多久。」

    金鑾殿出奇地沉默。

    幾乎每個官員都從姜河川的語氣中品出異樣。

    其實,在陳觀海化身被狼戮化身擊敗后,所有人都有了深深的危機感,姜河川雖然不提陳觀海,但字字涉及陳觀海。一旦陳觀海聖隕,景國無半聖,那麼蠻族會再次南下,景國皇室最多堅持一年便會徹底退位。

    若是有方運這個虛聖在,大可以拖幾年,或許能拖到方運或其他人封聖。

    方運淡然一笑,道:「本王雖不在景國任職,但依舊是景國人,依舊是景國的濟王,依舊有太師的虛銜。蠻族南下,本王豈會置之不理?」

    大元帥陳知虛道:「名不正,則言不順。不如這樣,我卸任大元帥之職,由您擔任,持筆從戎,如何?」

    「妙!」曹德安笑著點頭。

    「不錯!」

    眾官紛紛支持陳知虛。

    按理說,權臣掌軍最讓人忌憚,可景國軍方的將軍有許多是半聖世家子弟或姻親,即便方運擔任大元帥,也沒有奪權的可能,反倒是擔任左相更讓人擔心。

    .

    推一本朋友的小說《美食大帝》

    在強者如雲的大玄幻世界,有這麼一家小店,以黑店為名,所烹飪的菜肴極少,可每一道菜肴的價格卻非常驚人,即便如此,卻依舊使得無數強者趨之若鷲。

    一道食材,只做一種料理,至於怎麼做,完全要看店主的心情,而他,則是被無數的強者稱之為美食大帝。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