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諸位請坐。」方運道。

    眾人這才老老實實坐下,一部分人甚至只敢坐半個屁股,其餘人則正襟危坐。

    敬如神,畏如聖。

    接下來,方運開始處理象州的政務,一開始只涉及州衙門和各府衙門,後來涉及到各縣衙,最後甚至還指出一些鄉鎮或街道的問題。

    所有官員越聽越敬佩,尤其是一些雜家官員,差一點當眾膜拜。

    雜家的最高目標是「兼儒墨、合名法,於百家之道無不貫通」,但後來發現這條路極為難走,呂不韋之後,雜家的主攻方向變更成為官。

    對於政務的處理,每一個雜家讀書人心中都有一種驕傲,他們甚至認為,無論是儒家還是法家,包括其餘各家在內朝堂之上都遠不如雜家。一些雜家甚至還認為,儒家非常適合教化,也非常適合負責禮儀,但並不適合為官,因為儒家要把自己當聖人,要把官員當聖人,這絕對不可能實現。

    雜家始終認為,儒家對政道有錯誤的理解,應該從人的角度看待官員,從人的角度約束官員,從人的角度要求官員,若是用聖人的角度來看待、約束和要求官員,這就是徹頭徹尾的災難,甚至成為儒家的遮羞布,最終會引發極為嚴重的危機。

    一些雜家大儒私下曾經說過,幸虧人族有聖院,也幸虧儒家有力量,若是儒家失去力量,那官僚們必然會為一己私慾使用最卑劣、最醜惡、最殘暴的方式推翻儒家包括「仁政」在內的一切束縛,讓官為官,而不是讓官為聖。

    實際上,雜家佔據人族各國朝堂已經證明一個事實,雜家人更適合從政。

    這些年,在科舉或各方面的考試中,減少儒家眾聖官員為政的內容,反而增加歷代雜家半聖的從政觀點。

    不是儒家無法掌控教化,而是儒家已經承認在從政這方面不如雜家,與其讓人族陷入危機之中,不如用緩慢的方式革新。

    革新者可為聖,官員只是人。

    在外敵侵略人族時,抗擊外敵可為聖。

    在國家四分五裂時,一統全境可為聖。

    在安定之後外部威脅減弱時,能滿足人族溫飽私慾者可為聖。

    在國家安定之時,不能以抗擊外敵與國家大亂時的眼光來看待人族,但也不能因此否定大亂之時那些真正的英雄與聖人。

    在國家大亂時,那些靡靡之音無病呻吟,無論吹捧得何等天花亂墜,也比不上一個士兵,一件兵器,一台機關。

    雜家官員本以為方運可能會用儒家的手段來處理政務,可實際上,方運拋棄大部分「仁政」的思想,同時也擯棄法家的嚴酷,還把雜家的糟粕通通扔到垃圾堆中,用更有效更高明的手段來解決一切。

    到了後來,無論方運說什麼,所有官員都一個字一個字記住,不僅記住文字,還記住方運的語氣和表情。

    很快,一些官員面露迷醉之色。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一個老進士官員的文膽終成二境。

    但是,無人驚訝,繼續聆聽方運的為政之道。

    不一會兒,天降才氣,一位中年進士晉陞翰林。

    無人祝賀,但每個人喜氣洋洋,甚至連晉陞翰林之人自己也滿不在乎,眼中只有方運。

    不知不覺,巴陵城文院外面匯聚了城中所有讀書人,許多讀書人甚至急得抓耳撓腮。

    自從去年的中秋文會之後,巴陵城便成為人族有名的勝地,許多被海眼傳送過來的讀書人還留在這裡,各國讀書人也把遊學的終點定為巴陵城。

    一開始,這些讀書人只想等著參與董文叢召開的文會,可隨著文院內官員文膽文位晉陞之人越來越多,讀書人們再也忍不住了,自發前往文院。

    不為別的,只想知道方運又用了什麼手段在增強他人力量。

    隨後,這個消息在論榜和人族流傳,許多大儒甚至不惜消耗才氣與戰功,直接將神念降臨在巴陵城上空,想要聽方運說了什麼。

    可惜,除了方運前面的官員,即便大儒也聽不到一個字。

    但是,這些大儒卻面露驚色,有幾個大儒甚至失去了思考能力。

    人族每一處文院廣場兩側,必然種著兩排杏樹。

    當年孔聖講學之地很多,如泗水院、洙水院等等,但有一處地方卻是孔聖最喜之處,人稱杏壇之地,之後孔家在杏壇原址建立了現如今的孔廟。

    那裡之所以稱之為杏壇,是因為在孔聖講學之前,周圍就有四棵杏樹,甚至有一棵孔聖親自種下的檜樹。

    孔府學宮之中有一些大樹因為曾聆聽孔聖或眾聖講學,甚為奇異,被尊稱為樹先生,連樹葉都有不凡的力量。

    但跟那四棵杏樹比,樹先生只是平平,至於那棵檜樹,被奉為樹賢人!

    在傳說中,那顆檜樹因為經常受孔聖力量滋養,滿腹經綸,已經可口吐人言,按理說應該是樹妖,可無論是孔家還是檜樹本身都不承認是妖,只認定他為孔門第七十三賢弟子。

    孔聖弟子三千,賢者七十二。

    四顆杏樹雖然不如樹賢人,可也非凡異常,每顆樹十年只結一果,名為孔杏,每一顆都被奉為孔家寶物,歷來是大儒必爭之物。

    現在,文院廣場兩側正中的兩棵杏樹,出現了異象!

    其餘杏樹與之前並無區別,但那兩棵杏樹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芽、長葉、開花、結果、落葉、發芽……不斷重複一棵杏樹的四季輪迴。

    這兩棵杏樹,彷彿被時光之力籠罩,得歷史長河眷顧,快速成長。

    普通杏樹可達三層樓那麼高,這文院中的杏樹要高一些,有四層樓高,但現在,那兩棵杏樹高達十丈!

    並且還在繼續成長,繼續升高!

    杏樹的落葉與杏子都掉落在地面,都被樹根快速吸收。

    「小杏壇……」

    許多大儒喉嚨里滾動著同一個詞語。

    這是至少要半聖才能創造的地方,從無例外!

    而且,不是每一個半聖的講學之地都能形成小杏壇。

    加上這裡,人族至今只有十六處小杏壇而已,其餘十五處皆是聖人講學之地,而且皆曾多次講學。

    小杏壇,必然會被聖院和人族尊為聖地!

    方運一大學士之身,開創一片聖地!

    那些看到這一幕的大儒頭暈目眩,這可不是那種單一的醫家或兵家聖地。

    百家各派皆尊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