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杏壇,在人族的意義非比尋常,甚至被認定為教化聖道的起源,而且只有晉陞大儒后,才能有資格前往杏壇之中,靜修三日。

    運氣最差的大儒,靜修三日也能聽到當年七十二位賢弟子之一的留音,運氣特別好的,能聽到樹賢人模仿孔聖講學。至於傳說中真正的大氣運者,能親耳聽到孔聖遺音。

    歷史上,只有四位儒家先賢曾聽到孔聖遺音,前三位都成留下不朽著作,並且已經封聖。

    一般來說,只有聽到孔聖遺音,才能算是真正的孔聖弟子,雖然無法跟七十二賢相比,但可列三千弟子之內。

    衣知世是第四位。

    當年文豪之爭時,衣知世的呼聲並不是特別高,因為人族歷來講究長幼輩分,衣知世太年輕,在他之前有眾多德高望重的耆老爭文豪之名,每一位都遠比他更有實力。

    比如雷家的雷空鶴、宗家的宗甘雨、景國陳家的陳銘鼎等等在那時候都勝過衣知世。

    當時,已經沒有人看好衣知世能獲封文豪,年輕成就了他,也在文豪之爭中成為劣勢。

    但是,在文豪之爭的最後關頭,孔家出面,宣布衣知世曾聆聽孔聖遺音,舉世皆驚。

    一人知世壓文宗。

    文豪之爭再無懸念,衣知世也在那之後成為真真正正的半聖之下第一人。

    衣知世門生故舊極多,他們每次遇到有人說方運是聖前讀書人,都嗤之以鼻,因為當世只有衣知世一人曾聆聽孔聖遺音,是孔聖的真正弟子。在他們看來,聖前說是天之門生,實際上遠遠不如孔門弟子正統,儒家之中,位列三千弟子才是正統。

    落瀑谷的每個人都清楚小杏壇是什麼概念,只有最貼切聖道而且有獨特創新的講學,才能引發小杏壇,而且所講的道理之後必然會被發揚光大。

    之前方運曾經傳授繪畫之法與琴技,引發天花亂墜,但遠不如這小杏壇,因為在讀書人眼中,那些只是小道,治國安邦才是大道。

    這小杏壇的異象本身並不浩大,沒有什麼神光,沒有天降才氣,只是兩顆杏樹突然不斷成長,看上去沒什麼。

    可若細細思考,引發神光引發才氣並不困難,可賦予生靈超脫自然的限制,在短時間內經歷漫長的成長,這種力量堪比掌控過去與未來。

    宗家入主東聖閣后,處處阻撓方運,但是,小杏壇一旦現身,別說方運殺過宗家子弟,就算殺了宗家家主,東聖閣只能捏著鼻子來宣布小杏壇為聖地!

    最多延遲三天,超過三天,聖院其他殿院就敢彈劾宗甘雨等東聖閣所有人!

    即便他們是宗聖的子嗣。

    孔廟的孔家杏壇如同一座豐碑,屬於大道聖地,沒有任何人任何家族想要染指。

    但小杏壇這種聖地不一樣,屬於教化聖地,不如大道聖地,每當出現這種聖地,人族各大勢力必然會全力以赴爭奪進入靜修資格。

    比教化聖地低一些的,就是方運曾經在聖院經歷的翰林殿或無窮戰殿等,都屬於修習聖地。

    對於三種聖地的差異,有大儒打過一個比方,把人比作一個桶。

    修習聖地主要的作用是提升自己的實力,相當於不斷往桶里注水,總有注滿的時候。

    教化聖地不僅能往桶里注水,還能慢慢改變木桶的質地,讓木桶越來越結實。

    大道聖地更強,不僅能讓木桶變成鐵桶,還能讓桶更高更大。

    眾聖世家並不缺修習聖地,他們只需要付出很小的代價就能進入任何修習聖地。

    而小杏壇這種教化聖地完全不同,為了保證聖地力量充足,聖地不會一直開放,還會限定人數和開放時間,必須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能進入。

    像孔門杏壇那種大道聖地,進入的條件更為苛刻,只有大儒可以進入一次,不成大儒,哪怕是半聖的親兒子都不能進入,孔家人也不行!

    進入一次還想進第二次?可以,請封聖。

    人族的大道聖地的進入條件幾乎都是如此苛刻,所以各世家根本不會妄圖控制,要麼有資格進,要麼沒資格進,完全沒有操作空間。

    小杏壇不一樣,每個世家的天才都想第一時間進入,而且都不想多人進入,都想一個人靜修至少一天。

    人族讀書人數不勝數,一年卻只有三百六十五天,幾十億人中一年也只有這麼多人能獨自靜修,別說是全人族不夠,別說眾聖世家不夠,就算只讓孔聖世家子弟進入,孔家子弟也會拚命爭奪,因為還是不夠。

    柳山面前的讀書人沉默著,遲遲未說話,有幾個人的面色竟然一直發紅。

    杏壇乃是教化聖地,那麼,從今天開始,無論那些聽方運講學的是什麼身份,恩師是誰,都必須恭恭敬敬稱方運為恩師。

    在聖元大陸,師徒關係僅次於父母與兒女。

    因為聽講的官員親自經歷了小杏壇的成立,其中每一個人不僅可以無償再入一次小杏壇,他們的直系後代中,也可選一人可無償進入一次小杏壇。

    一個書生若是連童生也考不中,只要進入一次小杏壇,不用獨立靜修,哪怕是跟十幾個人或者二十幾個人共同靜修,那麼二十年內也必然會成進士!

    落瀑谷的讀書人之所以沉默,便是明白從今以後,象州官員與方運的關係,比左相黨官員與柳山的關係還牢固百倍千倍!

    若是其中一個象州官員天賦平平,卻有一個天賦極佳的孩子,方運現在讓那個官員去死,那個官員最多猶豫三息便會答應。

    僅僅是為了能讓孩子進入一次小杏壇。

    柳山輕聲嘆息,望著天空雲捲雲舒,悵然若失,緩緩道:「繼寧安之後,象州也姓方了。」

    山谷繼續沉默。

    寧安不過是一個縣城,即便潛力再大,受制於人口等因素,成就終究有限。

    象州不同,象州曾被慶國壓制數十年,但人口過億!

    若是象州的潛力被完全激發,最多三十年,象州讀書人便會充斥景國各州各衙門!

    皆為方運門生。

    從現在起,無論將來景國如何,無論象州是被慶國吞併還是被武國奪取,都不會像當年那樣被壓制。

    因為,象州不是任何一國的象州,是方運的象州!

    巴陵城文院中的小杏壇,能撐起半個國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