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雙目緊閉,兩耳不聞身外之音,一切與外界的聯繫都被切斷。

    神念凝聚成的身體立於文宮之中,抬頭仰望,半透明的身體散發著溫潤的寶光,雙目之中放射出淡淡的星光,與文宮星空中的星辰交相輝映。

    方運的神念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因為自身明明感知到彷彿有一種浩然堂皇、偉岸無量的大威能大偉力降臨,就在文宮之外,甚至連文宮星辰也為之輕動閃爍,可卻看不到。

    略一思索,方運的神念也閉上雙目。

    在閉上雙目的一剎那,方運心神一震,因為發覺自己彷彿置身於一片透明的光罩之中,光罩之外,則是無窮無盡的火焰,火紅勝血。

    在這一剎那,方運感到自己要被活生生燒死,但是,那無形的透明光罩將所有火焰隔絕在外。

    方運深一口氣,很快感覺這片火焰並沒有焚燒萬物的力量,反而像是一種秩序的力量,看透一切卻沒有炫耀,知曉萬物卻毫無威脅,明明有著令人俯首的力量卻透露這一種親近,但這種親近之中還藏著疏遠。

    這是一種充滿矛盾的力量。

    方運十分詫異,仔細地去感知,終於發現,這些火焰竟然與自己的兵家文台氣息有些相似,隨後,方運腦海中閃過無數念頭,最後難以置信地看著前方的火焰。

    這些火焰,散發著與智之聖道相似的氣息。

    人族聖道眾多,儒家為最,仁義禮智信位於眾聖道前列,其後有勇、忠、節等等諸多聖道。

    儒家重仁義,而兵家則重智與勇,方運的武廟文台則偏重智。

    方運置身於火海之中,無比疑惑。

    隨後,方運發現這些火焰其實是在不斷移動,只不過自身被火焰包圍,並未覺察出來。

    方運發現火焰是在不斷遠離,越來越遠。

    那火焰的飛行速度極快,不多時,方運便發現所有的火焰離開,自己與火焰之間出現空隙,距離越來越大。

    火焰太多,即便在快速遠離,也如同一面頂天立地的巨大火牆,不見上下,不見左右。

    那彷彿無限的火牆還在不斷遠離方運。

    又過了一會兒,方運愣住了,因為在火牆離得足夠遠的時候,邊緣出現了變化,才發現這不是火焰,也不是火牆,而是一顆太陽。

    一顆噴吐環繞著無量火焰的巨大太陽。

    當這顆太陽遠離后,視線之中的太陽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眼前,不再是火焰。

    前方,仿若大日海洋。

    自己,彷彿是大日之海海底的沙子,靜靜仰望上空由太陽組成的汪洋大海。

    這海,是熾烈的;這洋,是沸騰的。

    每一顆太陽都比聖元大陸外的太陽更加巨大、更加光明、更加熾熱,每一顆太陽都彷彿都是一界的起源,每一顆太陽都在按照玄妙的軌跡運轉,形成一條條火焰組成的星空軌道,布滿天空。

    方運有些眩暈。

    聖道顯化,大日之海!

    方運從未感到自己如此渺小。

    方運用盡全力想要去看清那一顆顆太陽,可奇怪的是,明明能感知到無窮的大日,但每當盯著一顆大日看的時候,眼前就會無比模糊,無法捕捉到清晰的形象。

    每一顆大日,都彷彿在餘光之中,讓人如同置身於夢裡,總是無法真正看清。

    方運反覆嘗試,最終放棄看清大日,只能用本能來感知這大日之海的形象。

    這些大日之海明明似乎都在毫無目的在天空運轉,可無論何時去看,都會發現視線所及的大日之海如同悠揚長鳴的樂曲,每一顆大日都如同音符樂聲一樣和諧,組成了完美無瑕的樂章。

    令人心曠神怡。

    此時此刻,方運總感覺偶爾會有大日靠近,觸手可及,但每當伸出手,卻發現自己只能觸及透明的光罩,無法真正碰觸近處的太陽。

    方運平復心情,意識到自己已經觸摸聖道邊緣,隨時可位列大儒。

    方運臉上浮現喜悅之色,並非是因為自己實力提升一步,也並非是圓了一個夢想,僅僅是接近聖道,自然歡喜。

    方運深吸一口氣,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被眾多大日吸引,有的引力強,有的引力弱。

    或者,是自己在吸引聖道大日。

    「這便是聖道之地、大日之海,傳說,度過這片太陽之海,便可以獲封祖位,身化聖人,自辟一道。」

    方運微笑望著上空,望著無數的太陽,心中彷彿有無盡的力量涌動。

    天地輕震,所有太陽加速飛馳,離方運越來越遠,方運則感到自己在不斷後退,好像每一步都能跨越一片星域。

    慢慢地,視線之中的大日越來越多,離得越遠,眼中的大日越來越密集,最後,方運眼中流露出驚色。

    無數的太陽好似凝聚成一座金色的太陽之山,中間有一條由無盡太陽組成的巨大階梯,從山腳直達山頂。

    那階梯,至大光明。

    方運這次醒悟過來,自己之前應該在階梯之上,根本不是大日之山在遠離,而是自己被遠遠拋離那座偉岸之山、光芒之地。

    突然,巨型階梯浮現無數高大的身軀,每一具身軀都彷彿能擒日捉月、掌控一界,每一具身軀都在攀登那至大光明的階梯,但在在這一刻,他們全部停下腳步,徐徐轉身,回望方運。

    剎那間,世間顛倒,萬界扭曲。

    每一雙眼睛,都彷彿是光明之地最幽深的黑暗。

    那每一張面孔,都好似是光輝之下最污穢的血肉。

    方運悶哼一聲,眼前的世界破裂,神念回到文宮之中,呆坐良久,悵然若失。

    大日如沙人如塵,不見杏花見乾坤。

    許久之後,方運微微皺眉,自己完全記不得那些偉岸身軀的具體形象,即便他們曾經回望自己。同時,也完全忘了那巨山的山頂的形貌,好像根本就不曾看見。

    「沒聽說觸摸聖道見至大光明……」

    方運輕輕搖頭,自己所見與大儒即將晉陞時完全不一樣,至於封聖后能看到什麼,任何典籍並無記載,甚至也沒有誰猜測,那是對眾聖的不敬。

    不多時,方運緩緩睜開眼,鼻子輕動。

    深秋時節,半城黃葉,杏花芬芳。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