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愣了一下,隨後抬頭看去,兩棵巨大杏樹樹冠相接,如兩把巨傘在上,組成繁花與樹葉的穹頂。

    「小杏壇?」

    方運掃視身前的眾人。

    所有人竟然離開椅子,席地而坐。

    臀及後腳,雙手置膝,上身挺直,是為正坐、跪坐,而非下跪。

    時代變遷,除非在特殊時刻,聖元大陸很少正坐,但有一些時候例外,比如祭拜孔聖,比如半聖講學,比如拜師聆聽教誨。

    方運輕輕點頭,瞬間明白,自己之前講述了太多超越時代的理念,雖然沒有形成聖道,但已經與聖道引發共鳴,加上之前的積累,所以自己隨時可以晉陞大儒,同時形成了傳說中的小杏壇。

    方運心中喜悅,小杏壇的意義之大,非比尋常,許多半聖窮其一生都沒有形成過小杏壇,以致於有半聖為此耿耿於懷。

    若能立下小杏壇,對聖道幫助極大。

    曾經許多大儒做過分析,認為杏壇本質上是聖道顯化力量外溢,正好被杏樹的力量吸收,若杏壇長期存在,便等於不斷強化講學者的聖道。

    方運掃視那一雙雙亮晶晶的眼睛,此時此刻,他們每一個人的內心都無比純粹,彷彿回到了童年時代,遇到喜歡的老師,激發人族最強大的能力,求知,學習,改變,進步。

    方運微微一笑,道:「本王將不再擔任象州總督,或許不久之後遷居他處,但若能留下小杏壇,也不枉我一番苦心,讓我記住,這巴陵城的土地,曾承載我的汗水。」

    董文叢一低頭,道:「恩師,學生曾與其他人商議,巴陵又稱岳陽,又出了《岳陽樓記》,巴陵可改名為岳陽。」

    「本王已經不理政事,此事你們自己商定。」方運並無同意或反對。

    「學生知曉。」

    方運點點頭,突然感覺有人看向自己,扭頭看向文院廣場的一側,目光掃過,只是一片空蕩蕩的土地以及一棵尋常的杏樹,並無人影。

    方運微微一笑,似是心中明了,道:「本王雖卸任總督,但爵位仍在,依舊是景國官員,諸位若有要事,自然可傳書商談。至於這小杏壇,我會動用力量移到廣場側面的見微林中。」

    哪知董文叢道:「恩師,這廣場巨大,兩棵杏樹及周邊圍成之地不過佔十之二三,我看不如讓杏樹環繞杏壇,隔絕內外即可。這小杏壇居中,方顯威儀,置於一側未免有偏。以後文院開考,學子從正門入,從兩側繞過小杏壇,而後匯聚於聖廟前,並無任何阻礙。」

    方守業道:「以學生之見,杏壇與杏林居中,如象立蟻群,更能激勵學子。文院與聖廟是人族的驕傲,而這小杏壇,則是咱們景國與象州的驕傲!這,畢竟是象州第一聖地。」

    眾多讀書人紛紛點頭,這裡的的確確是象州的第一處聖地,而且是教化聖地,從此以後,象州在人族的地位將會不斷提升。

    「也罷。」

    方運說著,手握濟王印,行使虛聖特權,就見聖廟輕動,天空之上灑落清光。

    巴陵城方圓百里內所有長勢茂盛的杏樹徐徐上升,附近的泥土緩緩分開,露出樹根與根須,每一根細小的須子都完美無缺,沒有半根留在土中。

    大量的杏樹飛到文院廣場上空,徐徐下落。

    地面的石板自然分開,泥土下陷,這些杏樹的根須落在泥土之中,泥土緩緩合上。

    一棵又一棵杏樹落下,大量的杏樹組成樹牆,隔絕裡外。

    不多時,文院廣場上多了一片方方正正的杏樹林,正好把兩棵聖杏樹圍住,組成封閉的空間,形成小杏壇。

    隨後,大量迷霧從普通杏樹上冒出來,冉冉上升,最後如同巨大的蓋子,蓋住了整片小杏壇。

    從外面看去,文院廣場多了一處迷霧重重的杏林。

    杏林與迷霧之內,依舊是小杏壇,可見天空,可見樹冠,一片明亮。

    方運放下濟王印,緩緩深呼吸。

    杏壇之中突然颳起輕風,大量的聖杏花輕輕搖曳,無盡的微光花粉在半空飛舞,向方運飛去。

    這些花粉沒有進入方運的鼻子,而是進入了他的眉心。

    每一粒花粉,在文宮中都化為一朵杏花。

    杏花滿文宮。

    大量的杏花落在各處,然後緩緩融化。

    所有文心燈火的火苗變得更大更明亮,才氣之雲更加凝實,文宮牆壁更加堅固,文台充滿靈性,而變化最大的是文膽。

    就見文膽表面落滿了杏花,乍一看好像是文膽生花。

    方運的文膽看起來晶瑩如水晶,但是,這顆文膽和所有人的文膽一樣,表面上無比光滑,但若是放大數萬倍,則會在文膽之上看到清晰的划痕,甚至有裂縫。

    那些划痕或漸漸變淡,或漸漸加重,消散之後會有新的划痕,加重后則會行成裂縫。

    文膽是文宮最強大但也最脆弱之物,方運每形成一個念頭,都會如同一物碰觸文膽。

    若念頭無暇無垢,則錘鍊文膽。

    若念頭紛紛亂亂,則會在文膽之上留下極淺的痕迹,不久之後便會消散。

    若念頭摻雜負面,比如痛苦,比如猶豫,比如為惡,比如懷疑等等等等,都會留下清晰的痕迹,若是相似的負面念頭不斷形成,最終會在文膽之上撕開極小的裂痕。

    這些細微的痕迹與裂縫是不會迅速導致文膽開裂甚至碎裂,但是,只要這些痕迹裂縫在,一旦出現相似且非常突然的念頭,則可能引發文膽開裂。

    每一道痕迹,每一條裂縫,都藏著致命的危機。

    更何況,文膽與唇槍舌劍息息相關,這些細微的痕迹與裂縫都會影響唇槍舌劍的威力。

    現在,那些杏花落在上面,不斷融化。

    每一朵聖杏花融化后,外放的力量都會修補一些細微的痕迹與裂縫。

    方運雙目緊閉,其餘人羨慕地看著方運,這就是杏壇之主和外人的區別,在場所有人只能吸收極少的聖杏花的力量,就算再用力吸,其餘的聖杏花粉也不會飛進他們的文宮。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清楚,自己吸收的聖杏花粉跟方運比起來,相當於殘羹冷炙,不過,沒有人有怨言,因為僅僅坐在這裡,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大機緣,即便是大儒進入也會非常珍惜。

    待方運吸收足夠的聖杏花粉,董文叢道:「恩師,文院外聚集了各國各世家的特使,明為賀喜,實則爭奪這小杏壇的使用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