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讓他們等著。」

    方運並不理會外面的人,即便傳書源源不斷。

    隨後,方運緊閉雙目,開始修習。

    其餘人一見方運如此,恍然大悟,這裡可是教化聖地,而且是聖地初開,雖然積聚的聖道不如將來強大,但卻更接近原始的聖道力量,對文位低於大儒的人來說反而比以後更佳。

    於是,文院的所有官員開始修習。

    時間慢慢流逝,文院外的人越來越多,而慶國的禮部左侍郎、鴻臚寺卿與鴻臚寺少卿全部抵達,這意味著,現在慶國已經沒辦法進行高規格的外事活動,無論是國君還是閣老,若是出訪離不開鴻臚寺的兩位大員。

    這更意味著,慶國已經把來訪巴陵城提高到國家的層次,只不過礙於禮節最高只能派出吏部侍郎,若是不顧禮節,慶國恐怕會派出輔相甚至右相出訪巴陵。

    不僅慶國派出禮部侍郎,其餘八國同樣派遣禮部侍郎抵達,像啟國等幾個大國,甚至還加派了其他同級別的官員,以示看重又不會壞了禮教。

    畢竟,尚書與閣老沒有先訪一州之地的先例,只能以國事之禮拜訪完國君后才能前往巴陵城,那會嚴重拖延抵達象州的時間。

    景國朝廷則直接派出姜河川,現在姜河川已經是景國國君之下官職和文位最高的官員。

    各世家則清一色出動大儒前來,一些衰落的世家的家主甚至親自前來。

    教化聖地,很可能決定一個世家的興衰。

    至於其他虛聖家族或豪門,有大儒者則派遣大儒,無大儒則家主親來,名義上是祝賀,實際上他們知道已經失去爭奪小杏壇的資格,不過是想儘力一搏爭取機會。

    文院之外本來聚集著巴陵城幾乎所有讀書人,在各國使節與世家大儒抵達后,他們不得不嘆著氣遠離,在遠處觀望,國家世家來訪之人的跟班都是進士以上,普通讀書人已經無法在此地立足。

    當小杏壇的消息傳開后,巴陵城本地人歡欣鼓舞,小杏壇這種聖地只要沒在聖院,即便封鎖再嚴密,也會影響數百里,從此以後巴陵城的孩子定然會更加聰慧。

    更何況,任何聖地都是當地的驕傲。

    被慶國欺辱多年失去的自信,再一次回到巴陵城人的身上。

    不過,各國各世家來人完全沒想到,方運竟然就這麼晾著他們,躲在聖地中修習,但來都來了,不可能就此離去,只能在文院外等著。

    巴陵城的低級官吏請各國各世家暫時離開文院門前,前往其他地方下榻,但所有人生怕錯過方運出來,全都堅持不走。

    由於巴陵城大部分官員都進了小杏壇,群龍無首,跟著姜河川從京城來的官員立刻開始發號施令,在文院門前建立了許多茅廬竹屋,請眾人居住。

    很快,文院門前竹屋林立,成為巴陵奇景,甚至成為論榜上的趣談。

    其餘各國與各世家的人著急,但景國的讀書人不著急,這裡乃是景國的第一座教化聖地,景國讀書人必然近水樓台先得月。

    姜河川與景國官員位於文院正門最近的竹屋之中,說是竹屋,但更像是草廬竹棚,三面有竹牆,正面朝向文院的一側沒有牆也沒有門,敞開著。

    竹屋之內,景國官員高談闊論,談笑風生,如同是盛大的節日。

    姜河川一直面帶微笑,很少說話,但眉目間喜意昂然,每個官員都看得出來,這位老先生一直在遏制自己的激動,畢竟小杏壇對景國的幫助太大。

    如果是方運擊退蠻族重塑了景國的魂,那這座小杏壇就等於為景國注入了新鮮的血。

    眾人正聊得愉快,三名身穿慶國文位服的人帶著一些官員出現在竹屋前,正是慶國的禮部侍郎、鴻臚寺卿與鴻臚寺少卿。

    景國眾人臉上的笑容消失,面色一沉,緊盯著三人。

    為首的禮部侍郎項山陵向景國眾人一拱手,淡然一笑,道:「項某見過諸位文友……」

    「誰是你文友?」一個隨行的景國將軍冷麵道,景國眾人會心一笑。

    兩國的關係早就已經跌入低谷,若非兩國都需要對方,已經徹底斷交。

    慶國對方運以及景國的所作所為,換做當年足以讓兩國開戰,至少割地一州才能平息景國的怒火。

    「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更何況慶景兩國至今還是友邦,並非敵對,諸位如此敵視我等,未免有違禮節。」項山陵依舊微笑以對,盡顯外事官員的圓滑。

    「哦?你們慶國是想向景國宣戰嘍?」那將軍一句話又引來景國官員微笑,巧妙地繞過禮教,並做出強硬的反擊,最後把問題拋給項山陵,關鍵是故意不跟項山陵談正事。

    項山陵臉上的笑容消散,道:「在下不與粗鄙之人交談,只與君子論國事。河川先生,學生此來,是談兩國要是,並非做言語之爭。」

    眾景官一聽項山陵自稱學生,這便是服軟,也不再追究。

    姜河川輕輕點頭,手捋銀色長須,問:「項侍郎,所談何事?」

    項山陵一拱手,道:「我慶國願以糧食換取小杏壇名額。」

    姜河川面色如水,而其餘景國官員呆坐不動,即便是方才那個諷刺項山陵的將軍此刻也啞口無言。

    項山陵身後的官員則面有得色。

    不需要慶國人解釋,在場的每一個景國官員都明白了慶國的目的。

    慶國是人族第一產糧大國。

    在平常時期,景國的糧食完全能自給自足,因為江州與象州也是魚米之鄉,可是,景國與蠻族持續作戰,糧草消耗急劇增加,而勞動力不斷減少,許多土地已經荒蕪。

    雖然現在景國北方多了許多土地,但開荒並不是一個冬天就能完成,至少三年後,景國的糧食產量才能恢復正常。

    而且,景國人口損失嚴重,現在需要鼓勵生育,而生育的前提是溫飽,飢餓、天災和戰亂是導致生育率下降的元兇。為了鼓勵生育,景國必須要購入大量的糧食然後以低價賣給百姓,保證百姓吃飽。

    景國是可以向其他國家購買,但成本會提高許多,而且蠻族不僅襲擾慶國,與三蠻交界的各國這些年都消耗了不少的糧草,再加上為第二次兩界山大戰備戰,各國真正能賣給景國的糧食也不會太多。

    三年內,慶國會用糧食扼住景國的喉嚨。

    民以食為天。

    景國官員咬牙切齒地看著慶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