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時間,慶國官員突然成了現場的焦點以及嘲笑對象。

    其餘各國各世家的人面帶笑容看著慶國官員,想要看看他們到底如何繼續。

    慶國禮部侍郎項山陵鐵青著臉,道:「方虛聖,糧食產量翻倍,事關重大,若是信口開河,必將動搖人族根基!更何況,您拿什麼證明?」

    「三日內,景國沒播種冬小麥的地區便會獲得來自血芒界的麥種,明年四五月份,冬小麥便會收割,自會成為證明。明年,景國的糧食產量便是證明!倒是你們慶國官員,來我象州有何貴幹?」方運問道。

    項山陵沉默不語。

    教化聖地不僅意義重大,作用也極大,一旦他國天才可以進入而慶國無法進入,那慶國與他國的差距會越來越大,所以項山陵明知道慶國與方運勢如水火,也厚著臉皮來。

    按照慶國原本的計劃,利用糧食和布匹貿易威脅景國,逼方運出讓小杏壇的進入名額,可現在,方運似乎完全不吃這一套。

    項山陵無奈輕嘆一聲,心道幸好早有準備,抬起頭,向方運鄭重施禮,道:「下官唐突,之前的話不過是玩笑,還望虛聖見諒。下官此來,是為祝賀您聖道顯化小杏壇而來,特地帶來慶國賀禮,還望您能笑納。」

    說著,項山陵從飲江貝中拿出一尺見方的鳳紋朱紅漆盒,快走幾步,遞向方運。

    紅色漆盒方一出現,所有人都嗅到一股異香。

    許多人精神一震,全身血液加速流動。

    一個醫家翰林脫口而出道:「這是鯨皇龍涎香,至少經過數千年的海水洗濯!此物用來製作開智靈香或護膽香囊,凡五十歲以下皆有效用,即便在龍族也是稀罕之物。」

    驚嘆聲四起。

    只有極少數鯨妖才能形成龍涎香,龍涎香經過人族加工,能製作成罕見的開智靈香,具有開智啟慧的作用,激發幼童潛力,讓年輕的孩子更加聰明。

    同樣潛力的人,一個人在十歲便完全激發,一個人到二十歲才激發,那先激發的人等於獲得十年的優勢,最終的成就必然比後者高。

    更何況,沒有開智靈香,很多人就算有潛力在以後也無法激發。

    人族世家之中,許多人從小點燃開智靈香讀書,這也讓世家子弟英才輩出。

    品質越好的龍涎香,製造的開智靈香的效用越強。

    普通開智靈香最多作用於二十多歲的人,但這鯨皇龍涎香製作的開智靈香,則能作用於五十歲以下的人,即便是世家也會盡全力爭搶。

    項山陵打開漆盒,露出一塊三寸高的白色之物,不過並非純白,表面還有一些黃色雜質。

    許多人露出垂涎之色,在場所有世家子弟包括大儒與家主在內,小時候也沒點燃過鯨皇開智靈香,當年若有鯨皇開智靈香,現在的實力定然更上一層樓。

    這種東西,遠遠比任何金銀珠寶更加珍貴,鯨皇龍涎香與鎮國詩文一樣,乃是可以傳承給後代的寶物,在『名』方面或許不如最出名的詩文原本,但對家族的傳承來說,遠大於任何詩文。

    這鯨皇龍涎香看似小,實際能製作大量的開智靈香或護膽香囊。有了這塊鯨皇開智靈香,可以保證一個家族代代有大學士問世,傳承數百年!

    方運身後的象州官員瞪大眼睛,開智靈香的作用是激發潛力,教化聖地的作用則是提高最大潛力,對人族頂尖的天才來說,教化聖地用處更大,但對九成九的讀書人來說,鯨皇開智靈香的作用更大。

    如果可以選擇,九成以上的人願意用教化聖地換鯨皇開智靈香。

    其餘各國與世家的人輕輕搖頭,他們都想要這小杏壇的進入機會,但絕不會拿鯨皇龍涎香來換,這一次,慶國對這座小杏壇志在必得。

    項山陵嘴角浮現淺淺的笑容,即便是孔聖世家,也不會捨得鯨皇龍涎香,畢竟,小杏壇不是孔聖杏壇,需要人進入維持,反正都需要人,項山陵相信方運不會因此而阻止慶國人進入。

    「這種品相的龍涎香,太差了。」方運輕輕搖頭,面色冷淡。

    慶國眾官先是一愣,隨後面露惱色,方運的態度遠比輕蔑更讓人憤怒,輕蔑至少說明這寶物不是很好,可方運的態度,是完全不把龍涎香當寶物。

    絕大多數人都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這可是鯨皇龍涎香,即便是半聖在這裡,也不會說這品相太差,這東西若出現在封聖賀禮中,那都是極重的禮物。

    此物不是收藏品可以說好或不好,到了鯨皇龍涎香的層次,只能說好還是特別好,根本就不可能有「差」的概念。

    不過,少數工殿或醫殿的讀書人好像突然想起什麼,面帶微笑。

    姜河川眼中似有笑意。

    「方虛聖,您這是在當眾侮辱我慶國嗎!這賀禮您可以不收,這小杏壇您可以不讓我們慶國人進,但把如此珍貴的神物說成不值一提,您,這是挑釁我慶國!」

    項山陵終於面露怒色,他終於明白,方運是絕對不接受慶國人進小杏壇,那麼,他之前的委曲求全便等於讓慶國丟臉,現在必須要找回慶國的臉面!

    「拿出這種龍涎香當我的賀禮,是對我的挑釁。」方運輕描淡寫回敬。

    「哦?既然方虛聖認為這鯨皇龍涎香不值一提,那定然是有更好更多的龍涎香。您若拿出來,在下心服口服,若是拿不出來,貴國侮辱慶國來訪特使之事,定然要有個說法!」項山陵冷聲道。

    慶國官員同仇敵愾,冷視方運。

    「哦,那我就告訴你,什麼才是真正的龍涎香。」

    方運說著,吞海貝光芒一閃,手中出現一塊不平整的「美玉」,這美玉足有三尺高,是那鯨皇龍涎香的十倍高,體積則超過百倍。

    和那鯨皇龍涎香不同的是,這塊美玉表面沒有任何雜質,潔白晶瑩,而且,散發的不是香氣,是臭氣,非常臭。

    附近的許多人後退數步,所有人急忙用文膽或才氣力量掩住口鼻。

    未等項山陵說話,旁邊的鴻臚寺少卿輕蔑笑道:「若未經海水漂洗,龍涎香的確奇臭無比,但經過海水洗濯后,若是洗成白玉狀,則是初聞有臭氣但會迅速轉化為濃郁的香氣!在下雖非醫家人,但也知道,白玉狀龍涎香斷不會如此臭,方虛聖,您恐怕拿錯了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