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許多人露出疑惑之色,實在無法判斷方運手中之物的價值。

    「不是醫家人就閉嘴!」不遠處一個醫家大學士怒道,「慶國為何總出這種不懂裝懂的蠢貨!瞪大你的眼睛看好了,這不是普通的龍涎香,這是聖龍涎香!是鯨聖龍涎香經過幾十萬年的海水洗濯才能如此!這聖龍涎香,就算被海水洗濯億萬年,也依舊發臭,只有稀釋無數倍后,才會有香氣。」

    慶國的鴻臚寺少卿半信半疑看向項山陵,卻發現項山陵的面色極為難堪,這才意識到,當方運拿出聖龍涎香的時候,項山陵就已經知道這種東西的來歷,心驚肉跳。

    「這的確是聖龍涎香,老夫幼時曾見過,而且這塊聖龍涎香品質遠勝幼時所見。」

    眾人循聲望去,心中駭然,說話的竟然是子思子世家的大儒,也算是孔家的大儒。

    能讓孔家大儒說出「遠勝」兩個字,不是一般難得。

    一位在工殿任職的大學士微笑道:「之前不便多言,現在方虛聖拿出聖龍涎香,那在下也就不再封口。早在前兩年,方虛聖就曾拿出一塊聖龍涎香,讓工殿與醫殿聯手製作開智聖香與護膽聖香囊。老夫曾親手參與開智聖香的製作,當然,只是輔助大儒製作!」

    眾人望向這位大學士,赫然是墨家之人,誰都知道普通開智靈香只需要工家與醫家進士便可製作,能讓墨家大學士輔助大儒製作之物,難度不下於大儒機關獸!

    就在眾人震驚之時,這位大學士又道:「至於製作護膽聖香囊的過程,在下無力參與,皆由大儒出手。」

    許多人雙眼瞪大,無法相信這話,這意味著,方運用了品質遠高於手中的聖龍涎香的神物來製作護膽聖香囊,否則不至於連大學士都插不上手。

    項山陵黑著臉,看著方運,這才知道為什麼慶國沒得到方運有聖龍涎香的消息,工殿醫殿絕不可能透露任何聖位神物的消息。

    慶國每一個官員臉上都火辣辣的,他們不停地對比鯨皇龍涎香與聖龍涎香,甚至有人特意去看了看方運腰間看似很普通的藍色香囊,面紅耳赤。

    方運收回聖龍涎香,對準項山陵捧著的鯨皇龍涎香一揮手,道:「景國不歡迎慶國人,本聖的小杏壇,也不歡迎!你們,滾回慶國去!」

    狂風湧現,把項山陵手中的盒子與龍涎香吹翻在地。

    那鯨皇龍涎香四分五裂,滿地灑落。

    龍涎香本不會落地碎裂,顯然因為方運才如此,項山陵臉上充滿羞憤之色,卻也不敢發作,只能外放才氣,仔細撿每一塊細小的鯨皇龍涎香。

    其餘慶國官員則被嚇呆了,這可是鯨皇龍涎香,哪怕只有米粒那麼大,也超過名門望族全部的家當,而且是用銀錢買不來的。

    丟失一顆米粒大的鯨皇龍涎香的罪行,足以讓翰林被貶官!

    項山陵以才氣撿了數息,突然怒喝道:「一群廢物!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撿起神物!」

    慶國眾官噤若寒蟬,文位高的外放才氣撿,文位低不得不彎腰用手拾取。

    眾人本來還在驚訝聖龍涎香的出現,現在看到那麼多慶官官員撅著屁.股滿地找龍涎香,倍感滑稽,尤其是武國的那幫將軍,不客氣地哈哈大笑。

    其餘各國官員輕輕搖頭,眼中流露出厭惡或同情,這次慶國先是用卑劣的手段威逼方運,后以利誘,威逼利誘雙管齊下竟然全部失敗,而且是以這種糟糕的方式滾回慶國,可謂顏面盡失。

    一眾景國官員終於放下心,這意味著景國不僅保住了顏面,也不用擔心慶國利用糧食威脅。

    不多時,慶國再次成為論榜之上各國人嘲笑的對象,有人用「碎龍涎香」四字表示炫耀不成反被羞辱的意思,眾口相傳。

    讓許多人意外的是,慶國官員的行為不僅沒有得到慶國讀書人同情,甚至還被慶國讀書人嘲諷,許多慶國讀書人沒有指責方運,反而都批評慶國官員愚蠢,不應該用糧食來威脅景國。

    小杏壇雖然無比重要,但與九成九的讀書人毫無關係,所以慶國與出訪象州的慶國官員就成了的靶子,慘遭人族各地讀書人蹂躪。

    最悲慘的是景國前任左相柳山,這件事明明與他無關,可還是被許多讀書人拎出來冷嘲熱諷,而計知白也沒有被遺忘,項山陵被慶國自己人說成「最多頂十個計知白,不能再多了,至於那位鴻臚寺少卿,恐怕也就相當於半個計知白」。

    象州文院外,慶國眾官好不容易撿走所有鯨皇龍涎香,一句話也不說,轉身就走。

    慶國官員沒人再提找景國要說法,都在思考回國后怎麼保住官位。

    負責一應事務的景國官員急忙跑到方運身側,快速彙報之前發生的事。

    許多世家或國家已經把賀禮送到總督府,總督府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在忙碌,由京城來的官員和方運的讀書人私兵負責清點賀禮,因為很多賀禮普通人聽都沒聽過,連跟隨方運多年的方大牛都沒辦法負責賀禮清點。

    文院附近已經設立宵禁和關卡,禁止城民進出。

    方運聽後點點頭,隨後傳音與姜河川交流數息,才抬起頭看向各國各世家的來使。

    方運很想馬上修習,慢慢消化小杏壇的所得,但這麼多大儒親自前來,有些大儒甚至參與了寧安之戰,自己必須要親自出面接待。而且,現在只是開始,等過些日子結出聖杏果,必然會召開聖杏文會,到時候自己必須要主持,然後分聖杏。

    各世家各國都想爭取小杏壇的進入名額,再加上分配聖杏,是遠遠比處理政事更複雜的事情。

    方運心中苦笑,但仍然精神奕奕接待各家大儒,而且要一一接見,不可能像對待普通使節那樣一見一大批。

    對於小杏壇名額之事,方運很快有了腹稿,教化聖地至關重要,絕不能讓別人掌控,但又不能完全獨吞,除了一些固定名額,其餘名額由聖院或景國舉薦,最後由自己決定,既節省自己的精力,又能博得一個好名聲。

    接下來,為了爭奪小杏壇名額,各世家各國開始明爭暗鬥,方運只能暫居總督府處理小杏壇之事,一邊等待聖杏結果,一邊等待葬聖谷開啟。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