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論榜之上,紛紛擾擾,巴陵城內,暗流涌動。

    各世家與國家為了爭奪小杏壇的名額用盡一切手段,對於那些翰林之上的讀書人和天才來說,小杏壇便是更高層次的科舉。

    若非聖院禁止使用科舉名額交易,所有國家都願意用科舉名額來換取小杏壇的名額。

    小杏壇能增加各大勢力的大儒人數,而科舉最多也只能選拔進士,有大儒之資的人,必然能成進士。

    幾家歡喜幾家憂。

    在得知慶國特使被趕走後,整個慶國都顯得凄凄慘慘,尤其是那些文位高於進士的讀書人,在文會上,在論榜上,在傳書中,經常發泄對宗家與慶君的不滿。

    聖地之所以有「聖」字,就是因為其非常重要,有助於封聖。

    慶國讀書人已經達成共識,是慶君和宗家斷送慶國讀書人一條晉陞的通道。

    宗聖世家的人和雷家人一樣,根本就沒有去巴陵城,因為兩家人都知道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一些人還在論榜不斷發布攻擊方運的言論,說方運如何如何,說小杏壇應該分享給全天下所有讀書人。

    少數人開始響應,但大多數人則嘲笑宗家人與雷家人狗肉上不了席,然後許多人紛紛要求雷家與宗家散盡家財不然就閉嘴。

    不過,也有一些人覺得自己很冤枉。

    宗家的宗午德傳書給顏域空。

    「老顏啊,你也是慶國人,對於以後進不去小杏壇,有什麼想法?反正我想死!」

    「你們宗家進不去教化聖地還是我們顏家進不去?」顏域空反問。

    「話不能這麼說!別的聖地是別的聖地,方運的小杏壇可是新的,裡面的聖道力量雖然不強,但非常清晰,或許你我能暫時觸摸聖道,這就意味著,你我成大儒只是時間問題。」

    「那你就找方運開後門。」

    「要是慶國人能去方運的小杏壇,我說什麼也要厚著臉皮找他,可現在,他前腳把慶國特使趕走,後腳放我進去,對他不好,我也成了叛徒似的。」

    「君不正臣投異國,父不正子奔他鄉。叛徒還是進入小杏壇,你可以選一個。」

    「那你呢?」宗午德問。

    「我生是慶國人,死是慶國魂,不過等成大學士會到小杏壇拜訪方運。」

    「我呸!你連我這個叛徒都不如!」

    聖杏結果需要一定的時間,多則三五載,少說一兩個月,各勢力也不急,不斷爭奪進入名額。

    至於目前能進入的名額,方運都安排給與自己交好的友人。

    其中,每位大儒可以獨自進入一天,大學士則需要三人共用一天,至於其下的讀書人,分別是十人、二十人或三十人共用一天。

    不過,與方運關係最好的人則可以享受額外待遇,比如張破岳雖然只是大學士,卻可獨自一人進入一天。

    方運把小杏壇的東南角用新的杏樹圍成一個獨立空間,同樣能獲得杏壇的力量,但與外界隔開。

    方運選擇了一個恰當的時間,讓楊玉環、奴奴和敖煌進入一天。

    若是這個消息傳揚出去,必然會引發軒然大波,甚至會惹惱所有保守讀書人,但是,現在只有方運一人知道此事,誰也沒辦法拿住他的把柄。

    事後,楊玉環無比感激方運,但方運卻微笑著說這都是應該的。

    楊玉環進入后還好一些,默背眾聖經典,吸收小杏壇中的力量,可奴奴與敖煌卻不一樣,進去就睡覺。

    在眾人爭奪小杏壇名額的時候,重陽節悄然而至,方運沒有參與任何文會,而是孤身一人悄悄前往孔家。

    第二日,方運從孔廟離開,也沒有被人發現。

    論榜之上只有少數人聊起那日孔家家主請方運去孔廟之事,紛紛猜測方運去孔家做了什麼,但大多數人對此不聞不問。

    那是涉及人族第一家族和目前的人族第一天才,既然雙方不願意宣揚,那就應該避而不談。

    從重陽節回來后,方運便進入長江入海口的文星龍爵宮內修習了整整十二日。

    之後,方運開始正式為進入葬聖谷做準備。

    方運先把楊玉環等親近之人全部送到血芒界,並且與血芒意志溝通,請血芒意志保護楊玉環等家人,隨後,方運帶著楊玉環去見噬龍藤,並讓楊玉環拿出一滴龍聖之血給噬龍藤。

    噬龍藤最喜龍族,吃掉龍聖之血后十分滿意,把楊玉環也當成朋友。

    方運巡察血芒界,做好一切后,身體被血芒意志的包裹,與大地相溶,快速下沉。

    足足過了幾十息,方運終於來到血芒界的核心。

    血芒界乃是一顆巨大的星球,地核之中的溫度遠比太陽表面更加熾熱,一切都被融化,即便皇者也無法長久逗留。

    但方運就在其中,與在地面上毫無區別,一切危害他的力量都被隔絕。

    在方運的下方,則是負岳。

    此刻負岳縮小到體長一百里,正在吸收地核的力量,同時向外發散出另一種奇特的力量,讓血芒界不斷增強。

    半聖負岳的身體無比強大,即便身體沒有外放任何保護力量,在這溫度超過七十倍沸水的環境中,體溫也沒有升高一絲。

    方運站在負岳的脖子上,整個負岳都被熾熱的奇特岩漿狀物質包圍,無法看清全貌。

    但是,方運可以感受到,無數的星辰虛影正環繞在負岳周身。

    方運低下頭,也只能看到負岳脖子上三尺見方的地方,一片黑乎乎的皮膚,但卻要比天下的任何鋼鐵都堅硬。

    「負岳啊負岳,這次我去葬聖谷,凶多吉少,為了能活著出來,向你借點東西。此番進入葬聖谷,我必然去古妖一族的血墓陵園,一定能遇到適合你用的神物寶物,到時候連本帶息一起還給你。」

    方運說著,手中出現一支半透明的刻刀。

    春秋筆投影。

    春秋筆的本體,是亞聖文寶。

    這支曾經由孔聖親自持有的刀筆,落在負岳頸后。

    負岳那堅硬的皮膚猶如豆腐一般分開,大量的鮮血向外湧出,猶如血色噴泉。

    方運的吞海貝懸浮在半空,如同怪獸一樣貪婪地吸收負岳的血液。

    那些血液進入吞海貝后,出現變化,不斷縮小分開,最後化為一滴滴金光燦燦的聖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