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負岳身體龐大,少一些血液本不算什麼,而且古妖是出了名的聖血高產一族,但,架不住放血太多。

    十息之後,負岳身體輕動,地核的液態高溫物質瘋狂涌動,如同無數火山噴發,異常恐怖,足以輕易毀滅皇者。

    方運沒有逃跑,眉心反而放光,隨後飛出一張古妖畫卷,落入負岳的身體。

    負岳挺直抖動,方運繼續吸血。

    又吸了十息后,負岳的身體再次顫抖,甚至整座血芒大陸都受到影響。

    方運收起春秋筆。

    由於春秋筆的力量並未殘留在傷口上,僅僅一眨眼的工夫,負岳的身體便癒合。

    地心的震動緩緩平靜,負岳繼續陷入休眠與修鍊之中。

    方運手持吞海貝,看了一眼裡面大量的負岳之血。

    聖血過千滴!

    對於任何世家來說,上千滴聖血都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數字。

    人族眾聖不重身體,所以真正的聖血有限,像古妖這種以身體縱橫天地的一族來說,能形成海量的聖血。

    方運又看了看負岳的脖子。

    眾聖的筋骨肉可以凝聚聖玉,若是骨骼力量完整,則會形成聖骨或聖骸。

    「多謝了。」

    方運謝過負岳,身體快速向地面升騰。

    剛回到聖元大陸,方運就收到西聖閣的傳書,妖界萬亡山之上出現長空裂雲,意味著葬聖谷已經開啟,但這時候是最危險的時候,只有等葬聖谷的通道穩定才能正式進入,現在聖院召集所有即將前往葬聖谷的人族。

    方運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抵達聖院,前往西聖閣,一路上遇到多位大儒。

    人族本代西聖乃是劉勰,而西聖閣的閣老便是劉聖世家的大儒劉思道。

    方運與眾人進了西聖殿,殿內最深處的蒲團上,正坐著劉思道。

    劉思道輕輕點頭,算是見禮。

    方運知道這位劉思道的性情,淡泊名利,少言寡語,即便執掌西聖閣也很少干預各項事務,皆由西聖閣其餘人負責,他大多是時間都在修習。

    在場大儒以目見禮,並不說話,各自坐在不同的蒲團之上。

    方運邁步走向左側第一張蒲團,堂皇而坐。

    方運這是第一次進入西聖殿正殿,暗暗打量。

    四聖殿都一樣,極為樸素,這西聖殿乃是巨大的木製殿堂,兩側牆壁上是兩副巨大的木雕畫,左側記載孔聖的事迹,右側則記載六位亞聖的事迹。

    正殿的最前方則只掛著一幅字。

    四時行焉,百物生焉。

    這是孔聖的一句話。

    孔子說,自己不打算說什麼,也沒有必要說什麼,於是子貢問孔子:「您若是什麼都不說,我們這些弟子能傳述什麼?」

    孔聖便說:「天道說了什麼?四季照常輪換,萬物生長如舊。天道有必要說什麼嗎?」

    孔聖與子貢的對話只有短短几句,但卻被儒家歷代讀書人深研,至今有不同的看法。

    方運看到這八個字,突眼前浮現一界,天地運轉,萬物生長,而這八個大字置身一界之上,如天道高懸,神秘莫測,彷彿世間的一切都蘊含在這八個字之中。

    同時,方運心中升起一股豪氣,自己終有一天也要像孔聖一樣,自比天道,如天道一樣,不言不語,卻掌控萬物。

    這八個字,乃是孔聖親筆所留。

    方運再看一眼,便發現這幅字十分普通,看不到任何力量,甚至感應不到任何特別之處,彷彿是地攤上隨處可見的字畫。

    方運看了看坐在這幅字下的劉思道,與這幅字相映成趣。

    陸續有大儒今日西聖殿,但是和普通會議不同,大殿的氣氛明顯過於壓抑。

    即便當年開眾議的時候,也不曾如此。

    方運挺直身體端坐,心中卻在思索前往葬聖谷之事。

    因文曲星迫近,人族實力大增,許多大學士紛紛突破,晉陞大儒,讓人族高層力量暴增。

    上一次葬聖谷開啟,人族只派出十四位大儒,主要原因是葬聖谷太過危險,人族不想太多大儒折損其中,但根本原因則是人族的大儒太少。

    今日,西聖閣邀請了整整三十四名大儒。

    從文曲星動一直到現在,人族大儒總數增加兩倍!

    這次邀請的大儒中,大多都是在近幾年晉陞大儒之人,而且都已經跨過新晉大儒,至少是修身之境的大儒,已經掌握家國天下的力量。

    到了這種層次的大儒,只要正常修習,徹底掌握自身力量,已經不是普通的同境界大妖王能比。

    一旦擁有家國天下,每一位大儒都有接近聖子大妖王的實力,而更強者,能與祖神一族的大妖王比肩。

    人族便是這樣,聖道越精深,力量越強大。

    不過,大妖王大蠻王的數量遠遠超過人族的大儒。

    越來越多的大儒進入,不多時,方運便感應到加上劉思道,大殿內已經有三十四名大儒落座。

    其中還有許多熟人甚至友人,在學海中結識的笨大儒田松石在列,景國的乞丐皇叔趙景空在列,聽雷大儒夜鴻羽在列,在血芒界與十寒古地並肩作戰的孟靜業在列……

    除此之外,方運也看到幾位並不想見到的人。

    雷家現任家主雷空鶴,宗家大儒宗文雄,翁家大儒翁實。

    時間慢慢流逝,在西聖殿即將關門時,一個紫袍身影邁入正殿。

    無人說話,但方運感到空氣似乎震蕩起來。

    方運並未回頭,但知道來者便是人族文豪衣知世。

    突然,正殿的空氣凝固了。

    這裡只能有一個第一。

    許多大儒微微皺眉,看看坐著的方運,又看看剛進入正殿的衣知世,不知如何是好。

    衣知世面若青年,無一絲皺紋,一頭披肩黑髮自然散落,猶如漆黑瀑布,亦如黑綢盪開。

    唯獨兩鬢如銀。

    突然,正殿出現細微的騷動,所有人都看向衣知世的長袍之下。

    衣知世赤著腳,並未穿鞋。

    那一雙腳有些臟,上面遍布塵土。

    許多大儒眼中異彩連閃。

    赤腳而行,染盡凡塵。

    待凡塵盡消,無垢無穢,雙足如玉,則踏入聖道。

    「呼……」

    眾多大儒鬆了口氣,這意味著,衣知世開始進行文豪的最後一步,已經正式邁向聖道,如果不出意外,最後必然可封聖。

    四時行焉,百物生焉。

    在這八個字面前,無論大儒們心有何事,皆無人開口。

    蒲團過百,人有三十五。

    左側第一是方運。

    衣知世掃視全場,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緩緩走向右側第一張蒲團,坐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