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人望向方運。

    每個人都知道方運與龍族和古妖有著密切的關係,必然會從兩族得知一些秘密。

    田松石冷聲道:「你們兩人乾脆直說讓方運交出龍族與古妖的秘密,何必遮遮掩掩!堂堂大儒,如此蠅營狗苟,與敗類無異!」

    宗文雄與翁實面不改色,宗文雄道:「敢問田老,身為虛聖,不知恩澤人族,只為一己私慾,是否是人族敗類?」

    「是方虛聖的傳世戰詩詞沒有恩澤人族,還是他的種種革新沒有恩澤人族?哦,的確沒恩澤宗家。」趙景空懶洋洋開口。

    宗文雄面色一沉,這已經是在暗諷宗家不配當人族。

    不等其餘人說話,方運眉目間帶著淡淡的笑意,看向宗文雄與翁實,道:「兩位說的不錯,為了人族,我理當貢獻龍族與古妖的秘密。我敢給,兩位可敢要?」

    宗文雄與翁實立刻愣住,隨後面露遲疑之色,看了看方運,又看了看雷空鶴。

    雷空鶴一言不發。

    兩人對望一眼,竟然不敢接話。

    「可笑。」夜鴻羽輕輕搖頭。

    在場的許多大儒隨之搖頭。

    人族不是妖蠻,到了大儒的層次,除了聖道之爭,幾乎很少會當面撕破麵皮,尤其是兩界山大戰之後,大儒們都很少為各自國家而爭執。

    但是,宗家與雷家等人的行為,已經觸怒了許多真正的讀書人,突破了許多人所能容忍的底線。

    這些人本來與宗雷兩家沒有聖道之爭,但終究是大儒,終究要堅守自己的理念,這已經無限接近於聖道之爭。

    大儒之志,半聖不可摧!

    書生雄心,萬界不可撼!

    若非人族面臨妖界入侵的危機,時間提前一百年,天下讀書人必然會堵住雷家與宗家,逼兩家認錯。

    劉思道目光微冷,緩緩道:「宗文雄,翁實,要麼回答方虛聖,要麼滾出西聖閣!」

    宗文雄與翁實面色泛紅,堂堂大儒豈能受此侮辱!

    先被罵可笑,后竟然被人直斥「滾」,這是人族聖院還是妖界?

    但是,兩人咬著牙,遲遲無法回答。

    兩人雖不清楚方運的具體手段,但大概能猜出來,不要沒事,但若真敢接受方運說的秘密,方運必然會利用兩族秘術讓兩人吃個大虧。

    思忖片刻,宗文雄道:「若是對我並無其他影響,我願意接受。」

    「水滴尚能穿石,接受兩族秘辛豈會毫無變化?兩位放心,接受后,你們不會有任何損失,我甚至保證你們兩人接下來實力會更上一層樓,有望文宗甚至文豪!」方運的臉上依舊掛著極淺的微笑。

    宗文雄與翁實兩眼一亮,因為兩人在岳陽樓前文膽蒙塵,已經無望文宗,現在卻有機會,定然要抓住,但下一剎那,兩人目光一暗,眼中疑色重重。

    宗文雄冷哼一聲,道:「方虛聖不要拐彎抹角,說出代價吧。」

    「也沒什麼代價,只是會成為本聖坐下童子,不會辱沒了兩位。」方運的回答輕描淡寫。

    兩個大儒面色瞬間赤紅,如同一片火燒雲湧向面龐隨後覆蓋全身。

    西聖殿的元氣紊亂,但在下一剎那恢復平靜。

    田松石呵呵一笑,道:「有搶人家肉的狗,就有挨打的狗,自己嘴饞,怪不得別人。」

    「我勸兩位在方虛聖面前少說一些,討不到便宜。」孟靜業道。

    聽到孟子世家的大儒開口,宗文雄與翁實猶如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除非願意接收方運的贈予,否則只能閉嘴。

    方運突然轉頭,目光掃過衣知世,望向雷空鶴。

    「還有誰想知道葬聖谷的秘密?本聖必將恩澤與他!」

    一眾大儒眼中異彩連閃,這話當真霸道,完全不把一位文豪與一位疑似文豪放在眼裡。

    衣知世與雷空鶴仿若未聞,但宗文雄與翁實氣得面色發紫,這簡直太囂張了,半聖之下竟皆不被他放在眼裡。

    但是一想到可能被兩族力量馴化,宗文雄與翁實閉口不言。

    即便可以封聖,兩人也不可能甘心為奴歸化方運。

    無人回答,方運轉回頭,眼帘微垂,靜坐養神。

    「既然方虛聖之事已了,我等繼續談葬聖谷之事。」

    劉思道繼續主持議事,詳談有關葬聖谷的種種事宜。

    葬聖谷不比他處,所以許多大儒彷彿回到學堂,認真聆聽,認真商討,不敢有一絲馬虎。

    葬聖谷內部極其複雜,裡面無比危險,而且目前為止各族一共探索了不到十分之一,絕大多數地方都是未知之地。

    更何況,在一開始進入葬聖谷時,人族有巨大的劣勢。

    因為一旦進入葬聖谷,所有生靈只能發揮本身的力量,即便是大儒也無法手持毛筆使用墨汁進行紙上談兵,只能使用出口成章等不借用外物的力量,即便身上有海貝也不能直接打開。

    要想使用外物,或從海貝中取出東西,必須要消耗一定的聖氣。

    不過,一切力量可以額外附加聖氣,威力會獲得極大的提升!

    在葬聖谷,聖氣是一切的基礎,靈骸則是不可或缺之物。

    各族在剛剛進入葬聖谷時,很難得到足夠的聖氣,所以只能靠自身力量生存,而妖蠻受到影響極少,人族相反。但若是能獲得足夠的聖氣,人族便不會吃虧,因為人族的詩詞與家國天下能拒敵於外,反而會有一定的優勢。

    眾大儒幾乎忘記了外面的時間,不斷在西聖殿內商討葬聖谷之事。

    第二日,眾大儒進入戰殿,每人取了一件文寶。

    大儒層次的文寶非常稀少。

    之後,眾人一直留在聖院,全力為葬聖谷準備。

    方運雖在聖院中,但盡知天下事。

    最令人不安的消息傳來,妖界開始加速在兩界山外屯兵,根據兩界山的大儒估算,在各族正式進入葬聖谷的時候,兩界山外的妖蠻總數會達到第一次兩界山大戰的規模。

    同時還有許多好消息,景國開始了北部大開發,各地號召人族前往寧安之北,免費送地送種子,不出十年,必然能讓景國人在原本荒無人煙的新州安居樂業。

    隨著葬聖谷即將開啟,萬界突然變得安靜下來,再也沒有大事發生。

    對於方運來說,最大的事莫過於那兩顆聖杏樹遲遲沒能結果,恐怕等自己進入葬聖谷后才會結果,自己或許趕不上第一次聖杏文會。不過,方運不想因為自己不在就壞了老規矩,於是給姜河川傳書,若是自己真趕不上聖杏文會,就請他代為召開。

    時間慢慢過去,沒過多久,眾大儒得到一個消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