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密密麻麻的血色藤條猶如繩子一樣捆綁住兩頭大妖王,一片片鋸齒交錯的樹葉不斷切割。

    兩頭大妖王如同溺水的野獸一樣,不斷嘶嚎,好像全然忘記自己是大妖王,吐一口氣就可以滅殺幾裡外的妖侯。

    方運飛到兩頭大妖王的三裡外便停下,臉上閃過一抹笑意,不再向前,靜靜地看著兩頭大妖王咒罵。

    兩頭大妖王大概罵了上百息,突然,兩道血色光柱自兩頭大妖王身上衝天而起,瞬間炸開,化為無數把利刃,如暴雨一樣劈向方運。

    氣血化形,殺意瀰漫,撕空裂天。

    氣血之刃還未抵達方運面前,方運數根頭髮斷裂,文位服表面出現極為細微的裂痕。

    方運與大妖王之間的大地,浮現無數刮痕,並以極快的速度向方運所在的方向蔓延。

    雙方之間的空間都彷彿被無數利刃切開。

    但是,在血色光柱形成前的一瞬間,方運就開始張口誦詩,上品文心巧舌如簧讓戰詩一息而成,方運周身立刻浮現大學士防護戰詩《詠崑崙》,周身被微型的崑崙山脈環繞,巍峨壯觀,浩大威嚴。同時文膽之力引而不發,覆蓋在皮膚外。

    一柄柄氣血之刃劈在崑崙虛影上,發出震耳欲聾的爆鳴聲。

    血光飛濺三百尺,方運與崑崙虛影已被淹沒。

    不過一息后,崑崙虛影表面處處有裂縫。

    隨後,方運再度吟誦防護戰詩。

    方運一共吟誦了整整五首大學士防護戰詩。

    最後一柄血色長刀分開崑崙虛影,但刀身卡在其中,在半空抖動一息后,炸成血光。

    方運輕輕點頭,道:「不愧是單于大妖王,即便被血齒藤纏繞,依舊有擊殺大學士之能。」

    說話間,方運看了看血齒藤。

    那些血齒藤位於氣血化形的最中心,受到的攻擊最強烈,但卻毫髮無傷,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兩頭大妖王停止了叫喊,沉默著。

    血齒藤的鋸齒樹葉孜孜不倦地切割它們的身體,但彷彿永遠無法殺死它們。

    血齒藤有著遠遠強於大妖王的力量,兩頭大妖王的身體被死死束縛住,連一根指頭都不能動。

    過了好一會兒,那頭年長的狼族大妖王道:「方虛聖,我們與你素來無冤無仇,你若能放走我們,我們向祖神與妖界立下誓言,從此以後無論在葬聖谷還是在其餘地方,絕不與您為敵。」

    「哦?求饒的大妖王?」方運有些好奇。

    「我們從來不向無能的人族求和,但您是虛聖,人界之子,如當年眾聖之於孔聖,求和並不丟臉。」

    方運眼中似有微光閃過,隨後道:「你應該是狼亢吧,我聽說過你的事迹,你統轄上億妖蠻,豈會甘心如此。」

    「不甘心又如何?和被你與血齒藤聯手殺死相比,活著離開葬聖谷是更好的選擇。」狼亢的語氣十分平淡,和之前瘋狂的樣子完全不同。

    「你……」一旁較為年輕的狼族大妖王的聲音里充滿了疑惑。

    方運笑了笑,道:「無論你們是引誘我靠近、放走你們還是其他,都只是妄想。我現在的確可以殺死你們,但我不想把力量浪費在你們兩個身上,因為接下來我可能遇到勁敵,反正你們兩個逃不掉,就安安靜靜躺在血齒藤里,等待死亡吧。」

    方運說完,轉身飛往劍刃峰,三境大妖王的力量很強,只要外放颶風之體,自己需要好一陣才能將其殺死,萬一出現意外得不償失,去取那塊聖氣團並尋找山脈聖靈才是重中之重。

    「方虛聖!我知道一個秘密!一個只有我們妖族才知道的大秘密!只要……」

    「狼亢!我敬你是長輩,你若敢暴露我妖族秘密,我先殺你!」

    方運的格物、致知、誠意和正心四境都曾經歷過,修為非同一般,立刻聽出來兩頭大妖王都沒有說謊。

    還沒有哪頭大妖王能欺騙人族的大學士。

    方運立刻轉身回飛,停在三裡外后,對血齒藤發出命令。

    就見血齒藤立刻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捆著那頭年輕的大妖王飛向遠處,剩下的留在原地。

    「狼亢!你若是泄露我妖族秘密,眾聖不會放過你全族!妖界意志必然讓你斷子絕孫,讓你的後裔淪為奴隸,成為其他各族的玩物……」

    那頭年輕的大妖王不斷罵著,可惜他離狼亢越來越遠。

    不過是,方運傳音道:「你我暗中交談。」

    隨後,狼亢開始氣血傳音:「方虛聖,你我分別對人界眾聖與妖界眾聖起誓,只要你放了我,我便告訴你這個大秘密,而且,以後見到你我會遠離,絕不與你為敵。」

    「我想知道你要說什麼秘密。」

    狼亢沉默許久,道:「這個秘密太不一般,此次進入葬聖谷的大妖王中,只有不到兩成知道。你我必須立下誓言后,我才可能告訴你。」

    「無論你告訴我多大的秘密,我也不可能放你走,除非,你給我聖氣源、聖骸或足夠的神物。」

    「你看我像有的樣子嗎?」狼亢自嘲道。

    方運思索片刻,道:「不久之後我便成大儒。你告訴我這個秘密,我給你一個機會,待我成大儒,你我公平一戰。你若勝了,便可離開。」

    「你們人類最喜歡拿我們妖族當磨刀石,不過我答應!只要你回來,我便告訴你那個大秘密,隨後你我公平一戰!」狼亢道。

    方運道:「你先告訴我秘密,我可先行立下誓言。」

    狼亢道:「不!我若告訴你,你完全可以到我死後再晉陞大儒,到那時你並不需要冒險公平一戰。所以,只有你成大儒回來,我才可能告訴你。」

    「那你可以告訴秘密關於什麼,如果你隻字不提,那我懷疑你只是在拖延時間,等待其他皇者救援。」方運道。

    過了好一會兒,狼亢才道:「關於神賜,以及……」

    狼亢突然停下。

    方運眼睛一亮,神賜是葬聖谷的寶物大噴發,歷史上一共出現四次,每一次都有大量寶物現世,甚至影響萬界格局。不過,隨後方運盯著狼亢,因為聽狼亢的語氣,後面比神賜更重要。

    「說下去。」方運的好奇心徹底被勾起。

    「那四個字,不成大儒或大妖王,聽不得。」狼亢有些傲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