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山中陽冷哼一聲,藍色的岩石身體表面周身浮現淺黃色的光芒,隨後環繞著絲絲縷縷淡金色的聖氣。

    這麼多天才見到一具靈骸,方運哪裡會同意,道:「火絡皇者此言差矣,你是皇者,這區區殘缺的四境靈骸對你用處不大,更何況,這是我的好友山中陽先發現。你若真當我是盟友,不如先給我,我也不虧了你,願意用一塊半聖之骨交換。你也清楚,在外界,半聖之骨比四境大妖王靈骸更珍貴。」

    「這靈骸對我無用,但對一同進入葬聖谷的後輩有用。至於半聖之骨……」火絡看了一眼方運身後的戰詩將軍和袋子,繼續道,「且不說用海貝盛裝東西需要消耗極多的聖氣,一旦有足夠的靈骸,半聖之骨在葬聖谷中隨手可得。」

    火絡暗中觀察兩個山脈聖靈,周身的火焰輕動,情緒有些急躁。

    火族的脾氣向來暴躁。

    方運淡然一笑,道:「那獄火還未現世,兩族不應相爭。若是堂堂火族皇者為一具四境大妖王靈骸與我人族翻臉,傳出去讓人笑話。」

    「我火族不怕閑言碎語。」火絡道。

    「這麼說來,火絡皇者是不肯相讓了?」方運問道。

    「怎麼,人族虛聖這是要欺壓火族皇者?」火絡的語氣中浮現怒意。

    「不,我只是在幫你。既然如此,我不管了。」方運說著,身體後退,離開山中陽的肩膀。

    也不見石像般的山中陽有任何錶情,他只是雙臂抱胸,就見百里內元氣震蕩。

    火絡身體的火焰突然濃烈,隨後方運感到附近的天地元氣變得極淡,只有不到原來的十分之一,大部分天地元氣被吸納到火絡上空。

    皇者之威,元氣掌控。

    「愚昧。」山中陽的語氣充滿寒意,隨後就見他周身的聖氣絲縷接連消失,一息后,一座又一座千丈高山浮現在山中陽的身後,很快有一百之數。

    百縷聖氣化百山。

    百座高山原本山頂朝上,直插雲霄,但山中陽輕輕一抬下巴,百山升降,錯落有致,盡皆橫卧,山尖指向火絡。

    火絡還想說話,但山中陽輕輕一揮手,百座高山齊動,接連飛向火絡。

    每一座山都超過十鳴之速,狂暴的力量四散,帶動下方的銅漿河流炸裂兩分。

    百山殺敵,無堅不摧。

    「放肆!」

    火絡大怒,沒想到雙方沒說幾句山脈聖靈就動手,與傳言中一樣,山脈聖靈果然勇而好戰。

    在火絡開口的時候,那狼形的山脈聖靈山中枯突然飛向最近的一座山,不過眨眼間融入山中,出現在火絡的身後不遠的火山邊緣。

    「本皇這就見識一下你們山脈聖靈的力量!」

    火族同樣好戰,火絡不動用絲毫聖氣,伸出巨爪,對準前方百山遙遙一拍。

    天空之上,黑煙四散,萬千隕石拖著長長的火焰砸向山峰,每一顆隕石都有百丈之巨。

    群山與隕石雨轟然激撞,亂石四濺,火焰瀰漫,天空變得比銅漿河流更耀眼。

    與此同時,火絡對準後方的山中枯隨手一揮,下方憑空生出萬丈火河,銷石熔金,火紅刺目,足以焚天煮海,最後如紅色綢帶一樣卷向山中枯。

    百山飛空,最上面的山峰遭到隕石衝擊,陸續崩裂,但最下方的絲毫不受影響。

    那捲向山中枯的火河突然炸裂,岩石之體被燒得通紅的山中枯沖了出來,細看之下體表有少許岩石竟然被生生融掉。

    方運與火絡同時面露異色。

    剎那間,聖氣之山飛到火絡面前,火絡避之不及,竟以虎爪直拍山峰。

    方運感應到山中陽的神念變得非常歡快。

    轟!

    那座聖氣之山炸裂,而火絡這頭火焰巨虎竟然倒飛而去,早就準備好的山中枯揮動狼爪,就見它的岩石狼爪之上覆蓋著由五縷聖氣所化的光芒,結結實實拍在火絡的身體上。

    轟!

    不可一世的火族皇者周身火焰猛地收緊,竟然被生生砸進下方的銅漿河流之中,銅漿四濺。

    山中陽充滿嘲諷的聲音在天空回蕩:「我們最喜歡這種剛進入葬聖谷的皇者!」

    在說話間,山中陽的那些聖氣之山如雨接連砸進銅漿河流中。

    方運輕輕搖頭,這個火絡真是小看了山脈聖靈,他們用天地元氣凝聚的山峰本就不凡,現在全部以聖氣凝聚,再加上山峰本身的重量,讓每一座山峰的衝擊已經遠遠超過普通皇者的一擊。

    更何況,山中陽前不久得到兩次古妖傳承,力量暴增。

    待聖氣之山砸完,山中枯殺入銅漿之中。

    方運站在高空向下觀望,就見濃稠的銅漿河流好似沸騰,數十里寬的河面不斷炸裂,大量的銅漿飛濺,彷彿火山噴發。

    狂風暴雨般的力量籠罩方圓數十里,方運原本只能飛到遠處躲避,但有山中陽阻擋,可安心觀戰。

    與此同時,天空陸續出現一座又一座千丈高山,那些高山完全由天地元氣凝聚,雖然沒有聖氣,但卻勝在數量多,烏壓壓一片,鋪天蓋地,讓此處又暗了許多。

    千山列空,山尖全都對準沸騰的河面之下。

    突然,河面下陷,一身銅漿的火絡狼狽地跳出來,未等在半空站穩,千山齊下,聲如雷鳴,勢如天崩。

    可憐的火族皇者再次被群山生生砸進銅漿河之中,不得不與山中枯在銅漿深處戰鬥,而山中陽繼續以天地元氣凝聚千山。

    方運輕輕點頭,已經明白山脈聖靈的戰鬥方式,先利用聖氣以絕強的力量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讓對方露出破綻,而後再以尋常手段攻擊,萬一無效,會再次使用聖氣。

    論對聖氣的運用,方運相信所有外來者加一起也不如這山中陽。

    藍色巨像一邊凝聚山峰,一邊道:「負岳小友,你以神念觀戰,學習操控聖氣之法。這葬聖谷中,聖氣才是根本,外界所學所知一切,只起到一半的作用。」

    「多謝指點。」方運一直都在以神念觀戰,直接觀察聖氣、天地元氣、山脈之力等等力量,獲益匪淺。

    「你們不要逼本皇!」

    火絡瘋狂的聲音從銅漿河流中傳出。

    火族皇者自有搏命手段,但火絡一時被打蒙,施展不出,更何況區區一具不完整的靈骸不值得它為之搏命,若是死在此處,等於白白浪費了進入葬聖谷的機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