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刻,方運心中思緒翻飛,好像只有自己願意,便能踏平織雷山,同時升起前所未有的慾望,不出幾年,自己便能封聖稱祖,君臨葬聖谷,只手滅萬界。

    但是,僅僅一息之後,方運臉上紅白連變。

    「我只是大學士!」

    方運心中默念一句,心中紛亂念頭便緩緩下沉,似是消失不見。

    方運雙目明亮,面露恍然之色,當獲得與自身不匹配的力量,竟然是如此狀貌,同時也有一絲喜意,此番使用聖氣,便可一心二用,一邊戰鬥,一邊暗中修習。

    此刻,如以半聖化身之能修習聖道。

    方運已至大學士巔峰,大學士力量學無可學,若是繼續研讀修習,學到的只可能是大儒之道。

    「妙!」

    方運心中暗道一聲,令神念在文宮中修習,隨後消耗兩絲聖氣,一手神來之筆,一口出口成章。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紙上是《白雪歌送蠻皇》。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蠻皇去,萋萋滿別情。」

    口中誦的是《賦得古原草二送蠻皇》。

    這兩首曾在寧安之北阻擋億萬大軍的阻敵詩,而今降臨織雷山。

    雖無聖頁,但有聖氣,化虛為實。

    方運身後,浮現學海文台,文台表面聖光蕩漾,同樣吸收聖氣力量。

    雷霆之地風雲突變,雪山聳立,草原鋪滿,就見漫天大雪之中,萬物凍絕,唯有茫茫野草不屈天地,與風雪融合,爬滿山頂,扶搖之上,欲捆綁雷霆之龍。

    這融入聖氣的阻敵詩非同小可,出現又快,雷龍一頭撞進山中,四處張望,置身茫茫雪中,面露怒色。

    它見大量野草升騰,以下犯上,更是大怒,猛地一揮爪,雷霆如瀑,壓滿雪山。

    轟轟轟……

    在巨大的轟鳴聲中,山崩草枯。

    僅僅一擊,方運最強的阻敵詩便煙消雲散。

    但是,這兩首詩阻攔了五息的時間。

    山中陽讚歎道:「論力量之妙,人族詩詞是當之無愧的第一。至於我們各族,力有餘巧不足。」

    雷霆之龍看到方運逃遠,勃然大怒,猛吸一口氣,對準方運前方張口大吼。

    雷龍諭令,萬雷景從,方圓三千里內的所有雷霆盡數聚集在方運上空,隨後環繞著方運落下,瞬間形成一處方圓三百丈的雷霆囚牢。

    雷霆囚牢的牆壁由無數落雷組成,密密麻麻,交織攢動,閃耀明亮,封閉八方與天空。

    「不好!一起攻擊!」

    所有人猛烈轟擊雷霆囚牢的牆壁,絢爛的光華爆開,如虹似彩,前方的雷霆牆壁變得稀薄,他們正要再次攻擊一舉破開,但不過眨眼間,天空再降雷霆,將稀薄處填滿。

    「壞了……」

    方運想起龍族曾經記載,這雷霆囚牢是匯聚方圓數千里的所有雷霆之力,除非有人能滅盡千里雷霆,否則會被困死其中。

    「我若成皇者,豈會怕區區雷牢……」山中陽恨聲道。

    「可惜這織雷山的地面經過雷火淬鍊,無比堅實,我們即便想從地下逃跑都不能。」

    「此地離奉顱山脈太遠,山中聖也無法救援。」

    「無路可逃,只能以力破之。」

    山脈聖靈們一咬牙,開始消耗聖氣,拚命攻擊。

    方運也將聖氣注入戰詩詞中,並且融入真龍古劍中,開始接連不斷攻擊。

    雷霆囚籠參天高聳,足有三千丈,雷霆之龍懸浮在高空,輕蔑地看著方運與山脈聖靈,如同貓戲老鼠一樣,並不急於動手。

    眾人用力猛攻,各消耗一團聖氣后,依舊拿這雷霆囚牢毫無辦法。

    對於方運來說,最大的收穫便是對聖氣戰詩詞有更深的了解,待以後與人戰鬥如虎添翼。

    至少目前為止,沒人捨得消耗一整團聖氣用以練習。

    經過反覆攻擊,方運發現雷霆囚牢並非十全十美,那雷龍雖然強悍,但不過是憑藉天賦,以量稱雄,有失巧妙,那些山脈聖靈無法覺察,但方運憑藉人族的智慧卻不難發現。

    隨後,方運暗中與山脈聖靈商議,稍作演練后,突然出擊,在雷霆囚牢之上轟開一個大口子。

    眾人大喜,正要突破重圍,哪知天空響起一連串怪叫,雷霆囚牢中突然一變,億萬雷霆自天空轟擊。

    「糟糕,雷龍出手了了!」山中陽一邊對抗漫天雷霆一邊叫喊。

    眾人困於囹圄,在狹小的地方難以躲避,只能硬抗雷霆,再無餘力突圍,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大洞被雷霆緩緩填滿。

    方運無奈輕嘆,一手抓住吞海貝,體內聖氣瘋狂湧入其中。

    剎那之後,一件似車非車、似椅非椅的物件落在半空,此物質地似木,褐色紋理清晰,表面光滑如玉,上有黃色華蓋垂下,虎皮坐墊,蛟皮靠背,簡潔中透著華貴。

    這木車看似簡陋,但卻散發著獵獵殺意,車座之中好似蘊藏一尊凶獸,隨時可能號令萬軍,蕩平一界。

    方運端坐於上,神定八方,目視九界。

    十頭山脈聖靈暗暗稱奇。

    方運消耗整整四個聖氣團,喚出武侯車,隨後又把整整一個聖氣團送入武侯車中,與武侯車內的殘缺的大儒真文《桃花源記》合為一體,驅動武侯車。

    真正強大的武侯車,當以大儒真文驅使,而聖氣更在其上。

    方運如坐金鑾殿,道:「這雷霆囚牢勢大,兼有天威,雷龍未必能不斷製造,我們只要破除,便是天高任鳥飛。接下來,你們按照先前的手段破壁,我以武侯車阻擋數息,而後一起突圍!」

    「好!」

    武侯車扶手表面隱隱有光,彷彿是玉雕成木,方運輕輕一拍,武侯車得聖氣充盈,頂上華蓋泛起點點銀光,如煙如雨,似是一方星空,徐徐上升,漫天雷霆竟無法擊穿。

    方運車中座,托起萬道雷。

    十頭山脈聖靈一身輕鬆,大喜過望,立刻全力出擊,在雷霆牆壁上破開一處大洞,隨後與方運一起沖了出去。

    「嗷……」

    雷龍發出惱羞成怒的嚎叫,再次伸出巨爪,雷霆噴薄。

    沒了雷霆囚牢的圍困,眾人一邊對抗雷霆一邊逃跑,離織雷山出口越來越近。

    就在此時,夜鴻羽雙眉一挑,發現遠方雷中有異動,沉默數息,調轉方向,疾馳而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