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霆之龍緩緩張開嘴,露出人性化的笑容,長長的雷霆龍鬚如同天神之鞭在半空抽打扭曲,發出刺耳的聲音。

    方運以純正的龍語道:「爾等偽龍,不知天數,不明龍族律法,若執意妄行,必遭天譴!」

    說完,方運周身散發出文宮蟠龍的氣息,展現文星龍爵的身份。

    那雷霆之龍竟突然暴怒,仰天一吼,雙目之中閃過一絲絲血紅色,暴怒之極。

    方運沉下臉,沒想到那暗害自己之人竟然如此狠辣,連自己文星龍爵的身份都被利用。

    雷霆之龍深吸一口氣,對追方運一拍龍爪,周身雷霆炸裂,如億萬電蛇飛舞,併發出同一個聲音。

    「死……」

    天空之上,聖威之眼再次震動,就要降下雷霆,毀滅萬物。

    就在此時,一個清越響亮的聲音自天邊傳來。

    「聽聞山中有驚雷……」

    「聽」字出現的時候,聲音遙遠如天際,但在「雷」字卻彷彿在耳邊。

    雷龍一驚,扭頭看向聲音源頭。

    就見不遠的地方有一位紫袍大儒腳踏平步青雲,黑髮如墨,面色蒼老,雙目之中雷霆隱現,正高誦詩句。

    那人上空有一把雷光閃爍的古劍,藍白雷霆環繞,劍身不大,卻有分雷裂天之勢。

    突然,那劍吸收一縷聖氣,陡然加速。

    轟轟轟……

    這方天地間突然萬雷無聲,只有那古劍飛行所發出的震耳欲聾的聲響,如雷神踏雷霆戰車巡視一界。

    那劍所過之處,雷霆紛紛避讓,天空雷雲卻彷彿被莫大的力量牽引,自高空降下,如雲雷瀑布,傾瀉而下,如大氅,如披風,列陣於後,為古劍壯行。

    那人再次吟誦。

    「以雲作海化龍飛……」

    雷霆之龍發覺那古劍飛向自己,如同受到驚嚇的野獸,全身雷霆爆開,扭動龐大的身軀。

    天空中的聖威之眼竟然也徐徐轉動,看向那人。

    「我以一劍試問之……」

    聽雷古劍突然發出一聲響徹天際的清鳴,如鳳朝天,驟然加速,化為一線白光。

    遙遙看去,天地盡頭處,如黎明時分,一線白光壓烈日,微光卻煌煌,孤壓漫天雷。

    雷霆之龍未等反應過來,就聽一聲輕響,身體竟然被剖開,一分為二。

    一半在天空不斷爆炸,瘋狂扭動,另一半則生機全無,靈性全消,如同枯葉一樣從天空落下,掉在地上。

    聽聞山中有驚雷,以雲作海化龍飛。我以一劍試問之,半分瑟瑟半分垂。

    威勢滔天的聖威之眼如鏡子落地,碎裂成片,最後化雷消散。

    聽雷古劍回返,沒入夜鴻羽眉心。

    方運獨坐武侯車,織雷山中看斬龍。

    方運起身,面帶微笑,施禮道:「見過鴻羽先生。」

    夜鴻羽紫袍染血,面容漠然,微微點頭,低頭看了一眼方運附近地面的山核,又看了看方運身後的武侯車以及殘缺的牛妖靈骸,接著目光落在徐徐消散的雷龍身上,最後又望向方運。

    「何人引雷龍?」

    方運輕嘆一聲,便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但有些事並沒說盡,比如說了第九文台但未說名字,說了遇到大妖王卻沒說能控制血齒藤。

    夜鴻羽神色嚴肅,不苟言笑,聽到方運用幾百團聖氣都無法凝聚第九文台後,不禁為之動容,斷臂處衣衫輕盪。

    方運一邊訴說,一邊取走地面的所有山核,放於武侯車上。

    夜鴻羽則伸手一抓,取走雷龍死後留下的一物,如水似玉,電光閃爍。

    聽方運說完,夜鴻羽眺望遠方,沉思良久。

    方運道:「先生來此地可是為了以劍試雷?」

    夜鴻羽點點頭。

    方運則道:「我知一地甚為奇特,長八百里,谷中雷霆漸次增強,傳說山谷盡頭有誅聖之雷。」

    夜鴻羽雙目一亮。

    「不過那裡附近有雷龍盤踞,先生倒是不懼,怕是能以方才之能一劍斬滅。但在下難以深入,所以只能畫一副地圖,贈予先生。」方運道。

    夜鴻羽點點頭,表示理解。

    方運問:「不知先生一路上可曾有什麼發現?」

    夜鴻羽沉吟片刻,道:「老朽也算幸運,進入不久便得一處聖氣團,用以洗鍊身體,增強聽雷古劍,扶助神念,文膽終成三境。之後便劫難重重,一路所遇妖蠻異族甚多……」

    夜鴻羽快速講述一路經歷,無論是斬殺妖蠻還是遇到古妖,都一一明說。

    「我以為先生會先去我人族血墓陵園。」方運道。

    夜鴻羽淡然道:「我欲以雷霆煉古劍,事成之後再去尋血墓陵園。」

    方運知道人族所繪製葬聖谷地圖不全,從織雷山到人族血墓陵園之間有大片空白,若是直線行走必然會遇到凶地甚至絕地。

    「先生救我一命,理當報恩,不過種種限制,還望見諒。」方運說著,向夜鴻羽打出一道神念。

    神念之中便是簡略版的地形全圖,凡涉及古妖與龍族的機密皆被模糊處理,但是,卻比人族地圖上多了許多路徑,那些道路本身只能算普通秘密,算不得機密,即便其他古妖或龍族被救,也可用以報答來援。

    夜鴻羽接過神念,臉上浮現一抹訝色,有了這路線圖,對於他這種境界的大儒來說簡直如魚得水,去想去之處極為便捷,能把三五天的路程縮短為一天,在葬聖谷中比幾十聖氣團都寶貴。

    夜鴻羽反手打出一道神念,道:「進入葬聖谷前,我與幾大家族有交易,得到一些私圖,價值遠不如你所提供路徑,算是答謝。」

    方運毫不客氣接過,快速與自己原地形圖一比,又填補了兩項空白之處。夜鴻羽給出的地形圖不僅僅是路徑,和方運的地形全圖一樣,詳細標準何處有何物,甚至還有一處是諸葛世家的前人埋骨之處,若是前往,能得兩具靈骸,其中一具是文宗靈骸,相當於五境的大可汗。

    不過,夜鴻羽所給出的地形圖中,有幾處過於老舊,其中那處諸葛世家的埋骨之處是四百年前的地形圖,與龍族地形圖有異。

    若是夜鴻羽已經去了那處,地形圖不應該未修改。

    方運道:「你怎麼沒去諸葛世家所在的埋骨之處?離這裡不過一兩天的路程。」

    夜鴻羽輕輕搖頭,道:「那裡地形有所變化,已經被納入一處凶地,我路過時只看了一眼便離開,直抵這織雷山。」

    「那裡只是裂月湖的邊緣,而且裂月湖周邊水系豐沛,地形改變是常事,靈骸若是未被人發現,我定可找到!」方運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