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沒有去看狼淵王,而是看著在半空倒飛的聶守德,眼中滿是失望。

    聶守德在倒飛許久后才恢復力量,覺察到方運的目光,滿面羞愧。

    「不想死就滾遠一點,不要逼本王撕毀協議。」狼淵王的聲音如洪鐘大作。

    聶守德看了方運一眼,轉身逃走。

    方運面色鐵青,沒想到自己竟然被人族大儒出賣,而且不是雷家人,也不是宗家人。

    方運深吸一口氣,平復心中的情緒,看向狼淵王,外放出半徑兩里多的水泡狀家國天下。

    那狼淵王愣了一下,哈哈大笑。

    「方運啊方運,都說你天縱奇才,沒想到你的家國天下竟然如此小,絕對是我見過最弱的家國天下。若我所料不錯,你應該是強行突破,導致修身境有缺,連聶守德那個老東西都不如。」

    聶守德腳踏平步青雲,半路上回頭望向方運,看到方運那半徑連三里都不到的家國天下,愣住了。

    「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看來你也不過如此。一個連我都不如的人,死也就死了,怪不得我……」聶守德如釋重負,消耗聖氣加速,衝進群山之中,徹底消失不見。

    面對狼淵王的嘲諷,方運臉上浮現極淺的冷笑,身後兩頭殘缺的靈骸沒有動,但青銅巨人戰骸與大儒靈骸則行動起來。

    青銅巨人戰骸直撲狼淵王身側的虎族靈骸。

    狼淵王不去管青銅巨人戰骸,直直殺向方運,飛到五里之時,便突然高舉右前爪,就見上空浮現一個巨大的狼爪,足有方圓十數里那麼大,狠狠落下。

    排開天光,四方幽暗。

    如天塌地陷,如陸崩海沸。

    半聖之下最強力量,神相之擊。

    方運微微眯眼,沒想到這狼淵王竟然如此兇狠,一出手便使出最強的力量。

    不要說方運只是修身層次的一境大儒,即便是五境的文宗單憑自身的力量都無法阻擋這種層次的攻擊。

    這一擊,甚至勝於雷霆之龍全力出手。

    方運神色泰然,緩緩抬起右手。

    「筆來。」

    就見一支白光湛湛的毛筆浮現在手中,筆桿直挺,筆毛如鋒。

    一絲淡淡的聖氣在三都筆周圍縈繞,聖骨文寶筆。

    方運手持文寶筆輕輕一揮,就見條條瑞氣白光衝天而起,不過眨眼間,在上空交織出三座碩大的半透明城市。

    人族最強也是最長的大儒防護戰詩《三都賦》的力量顯現,魏蜀吳三國都城一層疊一層,形成彌天之力,立於神相巨爪之下。

    「車來。」

    武侯車再度現身,落於方運身後,方運順勢坐下。

    武侯車吸收聖氣與殘缺大儒真文的力量,上空的如傘華蓋輕輕旋轉起來,外放出一把三里巨傘,護住家國天下,位於魏蜀吳三都虛影之下。

    「負岳!」

    方運身後清光沖霄,古妖文台衝天而出。

    聖氣團進入吞海貝,一滴負岳之血飛出,落在古妖文台之上。

    古妖文台之上本是眾星之巔的形貌,上有百帝部落居處,但目前只有兩座山上有古妖形象,分別是負岳之山與貪風之山。

    那滴負岳之血落在負岳之山中,山上的負岳虛影驟然升起,名急速擴大,最後位於武侯車巨傘之下,家國天下之外。

    那文寶筆與武侯車都是外力,但這負岳虛影乃是源自文台,屬於方運自身的力量,就見負岳後背之上浮現少許乳白色的柔和光芒。

    浩然正氣。

    原本信心滿滿的狼淵王眼中露出一抹驚色,陡然降速。

    咔嚓!咔嚓!咔嚓!

    魏蜀吳三座都城被神相狼爪輕易擊潰,但落在武侯車的巨傘之上時,出現明顯的停頓。

    除卻當年諸葛亮親自製作的半聖文寶武侯車威能無上,其他武侯車也都是最頂尖的大儒文寶,在聖氣與《桃花源記》殘篇的增強下,防護能力遠超《三都賦》

    就見巨傘表面出現無數裂縫,隨後轟然崩潰,神相狼爪頓了頓,再度下壓。

    那負岳虛影卻極為奇怪,在背後如刀鋒般尖銳的山峰龜殼碰觸神相狼爪的同時,神相狼爪的力量竟然被莫名削掉一成力量,完全毫無道理,看得狼淵王突然停住,心生恐懼。

    什麼力量能莫名其妙直接抹除大妖王最強力量?

    家國天下之力。

    隨後,神相巨爪剩餘的力量與負岳虛影轟然相撞。

    神光四散,氣盪千里,狂風不息,方運被兩種力量爆發的力量砸落在地,半空中的狼淵王更是被衝擊得連連後退。

    光芒消散,家國天下表面白光流轉,卸掉所有的衝擊。

    狼淵王站在三十裡外,滿面陰沉,徐徐飛向方運,再也沒了先前的氣勢。

    在狼淵王看來,自己直接使用神相之擊,即便不能殺死方運,也能將重創其靈骸和本人,但萬萬沒想到方運竟然甚至不需要藉助靈骸便接下這可怕的一擊。

    雖然短時間內三都筆無法使用,武侯車失去防護力量,古妖文台也會沉寂,但方運終究擋住了大妖王的最強一擊。

    「好,不愧是人族奇才,我終究小瞧你了。可惜,我若再邀請一頭大妖王,形成雙神相之擊,你現在必死無疑。我在短時間內雖已不能使用神相之擊,但聖相之擊還在!」

    狼淵王說完,激發體內血脈力量,身後浮現一隻巨大的狼聖頭顱,融入它的狼爪之中,遙遙拍向方運,就見十里巨爪一出,憑空生雲。

    大量的白色雲氣環繞方圓十里的巨爪,猶如蒼天之爪。

    這便是人族最頭疼的戰鬥方式,妖蠻的強攻,根本不用任何謀略,就是硬碰硬,直到一方失敗。

    大儒靈骸出手,就見它手中竟然握著方運贈與的大儒文寶筆,以聖氣為依託,書寫防護戰詩詞。

    方運卻沒有書寫任何防護戰詩詞,而是消耗餘下大部分聖氣團,喚出墨女、硯龜和新的大儒文寶筆,同時讓霧蝶從文宮這飛出。

    書寫戰詩《昆吾劍》。

    我有昆吾劍,求趨夫子庭。

    白虹時切玉,紫氣夜干星。

    鍔上芙蓉動,匣中霜雪明。

    倚天持報國,畫地取雄名。

    方運在大學士時寫出此詩,方運已是大儒,現在寫出,卻成為不折不扣的大儒戰詩。

    因為當年此詩出世時,為這首戰詩提供力量的是幻魔果形成的大儒方運。

    這是雙文位戰詩。

    聖品奮筆疾書的力量顯現,一揮而就。

    與此同時,方運使用無上文心一心二用,以神來之筆書寫同樣的戰詩詞,與自己書寫毫無二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