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線金光分雲天。

    劍威煌煌,君臨天下。

    真龍古劍在家國天下中疾馳,速度不斷加快,威力不斷增強。

    大儒之後,真龍古劍首次出擊。

    每提升一個文位,唇槍舌劍的威力便能提升一個層次。

    這是高達七紋的唇槍舌劍。

    這是方運的真龍古劍。

    當劍尖抵達家國天下邊緣的一剎那,真龍古劍的速度突破十鳴!

    還在繼續加速。

    狼淵王大驚失色,兩隻前爪猛地拍向真龍古劍,然後兩條後退猛地蹬空,身體急速向後退去。

    就見兩隻狼爪瞬間膨脹百倍,狼毛凝結成鎧甲,利爪猶如尖刀,如同兩個大磨盤擋在前方。

    噗……

    真龍古劍輕鬆將其洞穿,眼看就要擊中狼淵王左胸處的心核,但狼淵王身體一扭,真龍古劍貼著它的心核左側透體而過。

    狼淵王悶哼一聲,周身突然向四面八方噴出粘稠的紅霧,瞬間滿布方圓五里,把方運的家國天下都包裹在內。真龍古劍在粘稠紅霧中飛行竟然發出金屬交鳴聲,彷彿在無數堅硬的兵器中穿行。

    方運知道這是大妖王幾位難纏的血霧術,立刻操控真龍古劍返回。

    血霧中的狼淵王急速後退,低頭看了一眼胸口。

    即便被文宗唇槍舌劍穿透,堂堂四境大妖王的身體也能迅速癒合,但現在,有整整三種力量在傷口上阻止癒合,而且這三種力量還有強烈的腐蝕性,妄圖擴大傷口,妄圖燒穿狼淵王全身。

    狼淵王現在消耗的氣血,是平時修復傷口的百倍。

    狼淵王很快認出其中的兩種力量,分別是浩然正氣與妖祖星位之力,但一時間沒有認出第三種力量,思索整整兩息后,恍然大悟。

    「方運,你竟然擁有……」

    狼淵王話未說完,就看到一個巨大的手臂直直衝來,手臂因為速度太快,竟然燃起熊熊烈火,發出震耳欲聾的破空聲。

    狼淵王把後面的話咽到肚子里,身後浮現狼族聖像,迎著飛來的巨拳動用聖相一擊。

    轟!

    拳爪之間電火爆裂,刺目的光芒激射,聖氣與氣血之力翻騰,青銅巨人戰骸與狼淵王各自向後倒飛。

    青銅巨人靈骸周身光芒一閃,略顯暗淡,而狼淵王面色通紅,胸背兩處未痊癒的傷口向外噴出兩道鮮血。

    傷口嗞嗞作響,冒著腥臭的白煙。

    狼淵王一狠心,右手在傷口邊緣用力一剜,把小半個左胸連帶左臂以及傷口部分全部挖掉,露出強勁的心核怦怦直跳。

    就見他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並長出新的身體,而新長出的部分的強度遠遠不如原來。

    狼淵王扭頭怒視方運,發現方運竟然追殺過來,與此同時,高空之上,微型昆吾劍如雨下,如流星雨。

    就在狼淵王遭到攻擊的時候,方運已經連續作出三首《昆吾劍》,三把巨劍化為億萬小劍,每一把劍都攜帶風火之力自天而降,每一把劍上都被浩然正氣包裹。

    四境的大儒靈骸也喚出春秋五霸,配合方運攻擊狼淵王。

    狼淵王周身再度冒出氣血雷霆,鮮紅的雷霆如逆流瀑布炸開,阻擋了大部分的小昆吾劍,但由於這些昆吾劍都蘊含家國天下的力量,又蘊含浩然正氣,竟然有一部分落在狼淵王身上。

    小昆吾劍只要碰到狼淵王,必然會刺出一道口子。

    狼淵王臉上浮現難以置信的表情,浩然正氣不是這麼用的,這三首大儒戰詩同時使用浩然正氣,而且還持續不斷,即便是文宗也支持不了多久,可方運就跟浩然正氣不要錢似的無限制使用。

    「你讓本王很意外!」狼淵王臉上帶著少許惱怒,周身突然散發淡淡的金光,氣血雷霆之中聖氣涌動。

    所有的小昆吾劍落在氣血雷霆之上全都崩潰消散。

    方運的力量無法穿透使用聖氣展開防護的四境大妖王。

    但是,狼淵王心中湧起少許挫敗感,堂堂四境大妖王,面對一境的人類大儒,竟然被逼得用聖氣護身。

    「看來,我只能把你當祖神一族對待了,這樣我全力以赴,也不算以大欺小!」狼淵王說完,再次發起攻擊。

    方運目前沒有一擊定乾坤的力量,還有一些力量雖強,但不適合用在這裡,只適合在危險時使用。

    狼淵王短時間內也無法使用神相之擊,雙方都無法一錘定音,陷入膠著之中。

    戰詩光芒絢麗,氣血咆哮縱橫,誰也奈何不了誰。

    過了片刻,狼淵王終於忍不住道:「你這家國天下怎會如此強?大儒的家國天下可不是憑空形成,需要消耗極多的才氣!我感覺你這不是家國天下,而是生生不息的一界。」

    方運微微一笑,狼淵王說的一點沒錯,經歷了激烈的戰鬥,方運終於發現之前給家國天下第二個能力起名為「指引」是個錯誤,因為這種力量遠比純粹的指引強大,還能讓自己的家國天下一直保持巔峰的力量。

    家國天下可以直接吸收文宮中的文曲星光!

    這是只有半聖與一界才能做到的事,連大儒都需要將文曲星光的力量轉化才能形成自己可以吸收的力量。

    這明顯是受到血芒文台與聖魂文台影響才具備的力量。

    為鑄就九座文台所付出的辛苦,終於得到回報。

    不過,狼淵王終究是四境大妖王。

    若是加上青銅巨人戰骸,方運有信心擊敗狼淵王,但青銅巨人靈骸只能偶爾出手,大部分時間都被狼淵王的四境虎族靈骸糾纏。

    狼淵王越打越氣,這一仗打的莫名其妙,自己明明強於方運,可始終拿方運毫無辦法,而且方運的戰鬥似乎越來越流暢,明顯是把自己當磨刀石了。

    不多時,狼淵王開始慢慢後退。

    「怎麼,認輸了?」方運知道自己很難殺死狼淵王,但不能放過這個熟悉新力量的好機會,經過這一戰,對家國天下、浩然正氣等大儒新力量的掌握更加嫻熟。

    現在只是遇到一個四境大妖王可以這麼做,可若將來遇到多頭四境大妖王甚至五境大妖王,根本不可能有這個機會,自然要珍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