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說過,老火這段時間會去外地治療,好了就繼續寫,不好也繼續寫。

    嗯,治療失敗。

    這意味著,病情以後還會反覆,幸運的是還能控制住,所以還要經常不斷去醫院避免嚴重。

    別的就不說了,我是真不想反覆說這事。

    其實回家挺長時間了,雖然偶爾會給自己打氣,但大部分時間情緒處於低落的狀態。

    我相信很多人體會過低谷期,說著輕鬆,可真要走出低谷,非常非常困難。

    迷茫也罷,彷徨也好,總之現在回頭看看,完全處於一種「當時我怎麼那麼傻X」的階段,而且仔細回憶過往,我之前不止一次經歷過這種狀態。

    深陷泥濘怎麼辦,真的毫無辦法,只能隨波逐流,相當一段長的時間沉迷遊戲,試過繼續寫儒道,但總是不滿意,越不滿意就越不想寫,形成了惡性循環。

    時間久了,負罪感越來越重,覺得對不起讀者,這不是客套話,因為我一直在看網文,也討厭斷更和太監,很清楚自己喜歡的書太監是一種什麼感受。

    自責多了,慢慢減少遊戲時間,從網上買了一些感興趣同時有助於寫作的書,比如心理學啊政治學啊歷史啊之類的很多,開始慢慢看。當然,還有一些之前買了好久沒看的書,大家都懂,買書如山倒,看書如抽絲。

    看著看著,突然發現,看書真愉快,比遊戲好玩多了,於是卸載所有遊戲。嗯,人生就是如此大起大落,二起來十匹馬也拉不住,正經起來也完全無跡可尋。

    在這段時間,頭腦清醒許多,我這人其實挺善於自省的,開始分析自己為什麼做不到繼續寫作,很快發現,可能來源於恐懼。

    有個心理學的說法就是,咱們的拖延症也好,懶惰也罷,是來源於對某種或某些事物的恐懼。

    我仔細分析一下,我有一種恐懼是怕被讀者罵,或者說所有作者都有這種恐懼,哈哈哈……

    另外一種恐懼,則是怕寫不好《儒道至聖》的結尾,因為……我推倒了原本的大綱,這應該是我前段時間不願意寫作的主要原因。

    但是,我又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形成一個新的大綱,所以開始恐懼寫《儒道至聖》。

    其實吧,我不說,所有作者和讀者都能理解,對一本寫了五百萬字的小說來說,爛尾真的完全可以接受,不是黑我們作者,字數超過五百萬且後期絲毫沒有爛尾跡象的書,應該極少極少。

    我堅持認為,作者寫東西,必須要掌握一個平衡,這個平衡說起來簡單,就是「作者的表達和讀者的需求之間」的平衡。

    如果寫一本書「完完全全」出於功利目的,完全為迎合讀者而寫,我認為這是失敗的作品。

    身為作者,至少應該有一點點兒書寫自己東西的衝動。

    但是,一本書如果是作者「完完全全」寫自己的東西,絲毫不顧及讀者的感受,這種作品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偉大如經典,要麼依舊是失敗的作品。

    我是一個自認為有那麼一點理想又狡猾的人,所以我要盡量尋找兩者之間的平衡。

    一開始我準備寫理學,可後來放棄,寫了新的大綱,但當我發現新的大綱和方向會毀掉我的寫作衝動和理念之後,我放棄了那個大綱,後果就是,不知道如何繼續下筆。

    幸運的是,按照《中庸》里「三知三行」的標準,我勉勉強強達到末知末行,所以我咬咬牙,重新看儒家相關的書籍,繼續做筆記,試著完善最初的大綱和方向。

    就對儒家經典本身的理解,我肯定是比不過那些先賢甚至古時候的讀書人,但對整體的理解,我想我們任何一個現代人只要讀過那些書,都會超過他們,畢竟我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們有太多的知識和信息來梳理儒家的思想。

    前一陣梳理完經學史后,我無奈嘆息,儒家,尤其是自宋開始,幾乎完全淪為政斗的犧牲品,愈演愈烈。不過,這也是一種必然性,正如馬克思所說,一切(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換任何涉政的思想都逃不開。

    當然,在經學史上真正繼承儒家道統的讀書人,很少一直為官,大都是那些各地著書立說教授弟子的人,他們精研學問,許多人甚至是辭去高官,只為能傳承儒家經典,所求並非普通的名利,而是一宗一教之傳承。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那些辭官做學問的先賢們,本質上和道教佛教修行之人很相似。無論他們是迂腐偏執還是愚昧頑固,他們的精神境界是極高的。

    所以,不能只從那些官僚身上尋找儒家精神。

    另外,看的東西越多,越覺得咱中國的儒家和道家其實就是手心手背的關係,到時候我會單獨寫篇文章說一說儒家和道家的關係。

    言歸正傳,我思索良久,終於決定還是在書里繼續寫理學。

    我之前放棄寫理學,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是理學無論實際怎樣,在幾乎所有中國人的印象中,都是落後的、黑暗的、泯滅人性的等等只能用各種負面辭彙來形容的思想,我如果寫理學,幾乎就是在為封建糟粕愚昧思想招魂。

    二是我太懶,感覺寫這個東西很麻煩。

    順便說一下,理學其實是包括理、心和氣三種學說,三者同宗同源,而且相互肯定,三派爭的只是主次先後問題。

    但是,無論理學如何,它的確對中國造成了較大的負面影響,甚至也讓儒家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背鍋俠。

    其實吧,理學有一個鍋甩不掉,那就是確確實實束縛了人的思想。

    這個是「理」本身的缺陷,在儒家一家之內永遠無法解決。但在百家體系中,在沒有罷黜百家的世界里,理學的這個問題便不再那麼致命。

    所以,我很早就有了一個挺大膽的想法,或者說我自認為可以在聖元大陸解決儒家某些問題,但是,一直猶豫要不要寫。

    其實早在前一陣就決定繼續寫,還列出新大綱,但還是沒能立即更新。

    咳咳……因為心不專了,主要在看書的過程中冒出各種各樣的點子和創意。在最近這段時間裡,我在不斷考慮各種新的創意,考慮新書,於是本能先列書單買書看書,然後做筆記進行知識儲備,同時列大綱,列設定……可所有新的創意和新書就是一個不斷否定的過程,有點像熊瞎子掰苞米。

    幸運的是我控制了這種衝動,還是繼續寫《儒道至聖》。

    至於新的創意,慢慢思考,慢慢積累,只有自我無法否定的時候,我才會確定成正式創意。

    其實我現在有好幾個定型的創意,只是拿不準先後順序,無奈。

    決定繼續寫《儒道至聖》,還有一個固執的念頭,那就是必須寫完我認為儒家和其他學說思想不同的地方,只有寫完我心目中那個理或道,我才安心。

    主題是主題,思想是思想,儒道主題早就揭示出來,但最終我要寫的思想或者說理念,會在結束的時候才能形成,其實這個理念一直貫穿全書,至今沒正式點出來而已。

    其實之前的爭鬥都不算激烈,出了葬聖谷,方運的聖道之爭正式開始后,就不僅僅是激烈,而是慘烈。

    只有這本書寫完我想寫的,我才可以繼續下一本跟百家有關的創意,繼續下一個只有咱們華夏血脈才懂才有的理念。當然,那會是另外一個故事,在百家體系內,但又不同的新世界。

    不過新書的世界比《儒道至聖》的還大,相關書單列出來,初步就是五十多本,最低也要看三十本。所以這個創意得繼續打磨,繼續讀書充實自己,至於是下一本寫還是下下一本寫,我一直在猶豫,頭疼啊。

    所以,現在不考慮別的,一邊看書,一邊繼續寫《儒道至聖》。

    我其實並不是一個善於社交的人,群里的讀者朋友應該都知道,之所以說這麼多,是開誠布公說說自己所想所為,是道歉,之前並非是故意斷更或其他什麼,實在是費了好大力氣才邁過那個檻,重拾心中山河。

    沒能一直更新,讓大家失望了,非常對不起!

    同時,特別特別感謝每一位讀書人!本書會繼續寫下去!

    人其實很脆弱,如果能克服一些困難並獲得成長,便已經足夠堅強。

    我在寫書,在生活,也在修行。

    最後,希望每個讀書人都能成為更好的自己。

    老火拜上。

    .
最近更新小說